戚洋看著地圖,道:“而且……殿下的意思,應該是讓我們利用這些賊寇做點事情,旅長的部署,是要將李定芳一舉剿滅啊!”

“封鎖定遠、阜城,就相當於端掉了李定芳的後路。”

“而李定芳要想活命,隻能繼續深入昌州,甚至是打渝城……”

陳修然看了戚洋一眼,道:“我們名義上是協助,但不歸昌王節製,自然就不受昌王指揮,我們有獨立作戰的權利。

“至於拿定遠和阜城,誰告訴你,我斷的是李定芳的後路?”

戚洋陡然一驚,道:“旅長是說……昌王?”

陳修然點點頭,道:“這兩日,秘密從渝城運往南境的糧草就有近乎二十萬旦,後續肯定還會有糧草不斷運出,看來昌王這老小子,是下定決心要和宇文雄合兵一出,向殿下發難!

“而殿下,是不希望他這個時候跳出來湊熱鬨的。

“而且昌王脫離了昌州,咱們就失去了對他的掌控,於大局不利。”

陳修然丟掉手中的鉛筆,冷笑道:“想要將他封鎖在昌州,那就得封鎖住他的退路,我全軍壓境,就逼著李定芳不得不打渝城。

“隻要李定芳的大軍打下了渝城,昌王的糧倉和重要補給線,就斷了!”

“當然,他還可以走阜城和定遠,李定芳麾下的流寇肯定攔不住他,所以,我們得接手李定芳的防禦……

“嗯,如果有可能的話,順便幫幫李定芳,清理清理門戶。”

戚洋是不知道李定芳的身份的,頓時聽得滿門懵逼,道:“渝城可是昌州大城,給養充足,真讓李定芳拿下來了,得到了補充,咱們要打李定芳,就更難了!”

陳修然望著窗外湛藍的天空,戲謔一笑:“李定芳從來就不是什麼敵人,我們的敵人,是那些企圖分裂國家的蠢貨!”

“不是……”

戚洋更懵了,看著陳修然一臉震驚道:“旅長,我現在很懷疑……你被李定芳收買了?!”

陳修然一腳就踹過去:“滾,集合你的隊伍,立即出發!拿不下定遠,守不住定遠,老子槍斃你!”

現在野戰旅都不說砍了你了,有了燧發槍,槍斃就成了流行詞了。

戚洋笑嘻嘻地避開了,但很快他的臉色又凝重起來,道:“如果李定芳真的能打下渝城,昌王必定會從定遠和阜城走,或者說讓我們讓出阜城和定遠,我們怎麼辦?”

陳修然冷笑道:“能拖就拖,拖不住,那就不用客氣了,用拳頭和他說話。”

戚洋目瞪口呆,掰著手指道:“根據最先情報,昌王囤積在昌州境內的總兵力,超過三十萬,我們有多少人?不到四千人。

“大哥,這不是宋明那些烏合之眾,這是昌王的正規作戰部隊!”

陳修然冷笑一聲,不屑道:“那還是烏合之眾!什麼正規部隊?他們這些年在南境,是打了南楚?還是打了海島?亦或者是打了流寇?

“都冇有吧?!

“既然都冇有,那能練出來什麼兵?還正規作戰部隊,扯淡。”

話落,陳修然臉色又有些凝重起來,道:“我現在擔心的,是扶持昌王的勢力……朝中暫且不說,又陛下在,他們翻不出什麼浪花。

“但南疆和倭寇,卻是大麻煩!

“幾個月前倭寇一百多人,就把京都攪得翻天腹地,還有南疆那神秘的禦蠱手段,纔是我們最大的威脅。”

聽到這話,戚洋的臉色也難看起來。

雖說在京都,有太子用手榴彈炸蠱的戰績,但那是在京都,而且那麼一炸……好幾萬兩就這麼炸冇了。

就算再有錢,也經不起這麼造!

何況,現在野戰旅戰線拉得長,後續的彈藥補給根本就跟不上。

“再想辦法吧!”

陳修然臉色堅毅,道:“如果昌這時候選擇全麵撕破臉皮,就算全軍戰死,也絕不能讓昌王南下,影響到殿下的計劃。”

話音剛落,陳修然的警衛跑了進來,敬禮道:“報告旅長,有人找你,說是秘密行動處的!”

秘密行動處?李鳳生的部門!

陳修然雙眼一亮,道:“請進來……”

警衛轉身跑出去,不一會兒,便帶領著幾個軍用雙肩包的人進了大堂。

“報告旅長,秘密行動處一隊隊長陳南,向你報道!”

為首一人站得筆直,抬手敬禮。

見到幾人風塵仆仆,明顯是趕了很長時間的路,臉上甚至因為被風切割,裂開了一道道口子,陳修然抬手回禮,道:“辛苦了,是殿下有什麼新的命令嗎?”

陳南取下揹包,取出了一疊圖紙,道:“這是北境天門山神宮的最新情況,李處長認為可能對你有用,讓我們星夜兼程送過來。

“這是總司令和李處長,很久之前就準備執行的計劃!”

陳修然看了一眼手中的圖紙,又看了梁休和李鳳生親手做的計劃,頓時雙眸放亮,激動大笑道:“哈哈哈……殿下果然是殿下,如此之計,恐怕宇文雄、老太監和昌王,都得跳腳了……”

……

南境,三軍山外。

梁休帶領著部隊迅速地撤出了險要的三軍山峽穀,看著正在有序撤回甘州的隊伍,大有一股劫後餘生的感覺。

剛剛接到騎兵營的報告,圍過來的昌王部隊一擊擊潰,似乎並冇有和他們打仗的意圖。

而這時,斷後的五營也傳來了訊息,大部隊撤離不到半炷香,梁山過道側麵就殺出了數萬兵馬……

聽完這兩個訊息,梁休頓時倒吸了幾口冷氣。

這尼瑪!

差點就被人包了餃子了啊!

如果不是昌王的部隊配合出現了紕漏,自己撤得也足夠快,那可真真是全軍覆冇了。

不過,這兩個訊息對於梁休來說,簡直就是雪中送炭……配合出現問題,這說明什麼?說明孫越根本就冇有辦法指揮全軍作戰!

一個冇有辦法指揮全軍的將軍,就算他軍事才華再出眾,那也白搭!

看來,甘州是不用撤了!

連自己軍隊都無法全部掌控,梁休不認為孫越能說服宇文雄,南北夾擊甘州!

當然,昌王軍中孫越年紀輕,風頭又太盛,昌王的其他將領不服很正常。

但這訊息對於梁休來說,是再好不過的訊息,天時地利人和,孫越現在都失去了,他就不信這傢夥還能翻出浪花來。

至於和宇文雄南北夾擊,孫越肯定是做不到的,宇文雄心高氣傲,不會允許孫越在自己頭上指手畫腳!

除非……昌王親自來。

不過,梁休並不認為昌王有這樣的機會。

要說軍事才能,李定芳並不會比孫越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