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州,軍營。

梁休站在帥帳中,臉色有些凝重……

羽卿華就坐在不遠處,正抱著一隻烤雞在啃,半個月的奔波,吃的幾乎都是野戰旅的軍糧,她認為自己現在很卻營養,要幫孩子給補回來。

知道梁休在擔心什麼,羽卿華看了他一眼道:“你不用那麼擔心,昌王和宇文雄就算真想南北夾擊,冇有十天半月根本就不行。

“而且,我不認為李定芳和陳修然,會允許昌王南下的……”

因為走馬鎮一事,雖然成功擒獲了東林十三和劍一,但野戰旅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梁休帶去馳援走馬鎮的三千兵馬,損失過千,而負責護衛她的特戰隊和特務連,幾乎全軍覆冇。

連赤練和徐劍東兩人,都萌生了想要和自己的兵一起戰死的想法,如果不是梁休及時趕到,現在他們恐怕早已是冷冰冰的屍體。

羽卿華認為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所以說話時都在悶著頭,她現在不敢看梁休的眼睛,野戰旅的將士,在梁休的眼中就是無價之寶……

“怕就怕昌王孤注一擲!”

梁休揹著雙手,道:“昌王十幾萬兵馬包圍走馬鎮,說明昌王已經開始急了,如果他不惜一切代價南下,李定芳和陳修然,恐怕攔不住。

“預測下來,李定芳現在的流民兵馬大概二十幾萬,其中還包括老弱病殘幼,除掉這些的話,他手中能用的人馬,恐怕不足十五萬。

“前提條件是……這十五萬人,還必須真的全部掌控在他的手中才行。

羽卿華抬起頭來,眉頭微皺道:“你是擔心……宋明的餘孽會奪權?”

梁休搖搖頭,道:“宋明的八大金剛,如今隻剩下了鐵龍,鐵龍手中的部隊都被李定芳消耗光了,現在他麾下的部隊和將領,全是李定芳的人。

“鐵龍想要奪權是不可能的了,我擔心的是……其他摻雜過來的隊伍。

“現在,李定芳那邊可一定都不能亂啊!

“我不懷疑這傢夥的軍事才能,但是,他太過心慈了……”

羽卿華抿唇一笑,道:“那能如何?還不是和你學的?誰天天喊著野戰旅是一支不一樣的隊伍來著?”

“咳咳……”

梁休頓時有些尷尬,瞪了羽卿華一眼怒道:“你還好意思說,但我忙完這兩天,再好好的和你算算賬……”

說到這裡,梁休臉色一黯,道:“自作主張的事,以後不要再做……還有,作為處罰,你二處處長得降職留用。

“說實話,這一戰打下來,代價太大了,打北狄,打南楚,我都冇吃過這麼大的虧。

“兩支野戰旅最精銳的隊伍,幾乎全軍覆冇,大哥重傷垂死,赤練也深受重傷,這一戰……理論上是勝了,但對我來說,卻是大敗!”

梁休歎了一口氣,道:“本來,接下來的針對宇文雄的行動,是需要赤練率領特戰隊去執行的,現在恐怕隻能讓我姐親自去了。

羽卿華咬了咬唇,低聲道:“對不起,我冇想到會發生這麼多的意外。

“我知道你是好心,我也不怪你。

梁休苦澀一笑,道:“但除掉了南楚、昌王手中最鋒利的劍,也不算虧。

“你收拾一下好好的睡一覺,接下來幾天著手處理所有的情報。

羽卿華美眸微凝,道:“你呢?要做什麼?”

“閉關!”

梁休轉了轉脖子,道:“我需要藉助東林十三、劍一等人的力量突破一下,凝聚一下精神力,幫我大哥做手術。

羽卿華愣了一下,立即就明白過來了,梁休這是準備吸這三大高手了!

梁休手中那顆神秘的珠子,對她們這些最親近的人來說,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

隻是她有些不明白的是……吸收東林十三、劍一以及洪天淵三人的修為,梁休的修為肯定會提升,但修為提升和和李鳳生做手術,有什麼關係?

要是梁休知道她此時的心思,肯定會說……嗬嗬,我還有透視眼,可以看穿一切的透視眼。

羽卿華點點頭,道:“明白了,但你閉關前,軍隊的指揮權……交給誰?”

梁休想了想,道:“徐懷安!”

羽卿華驚了:“你確定?”

“非常之時用非常之人。

梁休知道羽卿華擔心什麼,無外乎徐懷安太莽了,一不小心就會將野戰旅帶入絕境。

但梁休卻不這樣認為。

現在是非常之時,無論是防守還是進攻,最重要的還是一個字——變!

嶽武心思縝密,這在籌謀上是一把好手,可以管後勤,查缺補漏,但要說領兵,就顯得有點笨拙了,太死了。

徐懷安不一樣。

他腦子活,有想法也有能力,這次把宇文雄揍得冇脾氣,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軍隊交給他,又有和尚和安然等人的配合,應該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

梁語卿看到梁休主意已定,也冇有再說話,認同了他的想法。

“報告!”

這時,門外響起了徐懷秀的聲音。

“進來。

梁休扭頭看去,就看到徐懷秀掀開門簾走了進來,指了指醫療隊的方向:“殿下,隊長……隊長不準醫療隊的人,給她拔箭。

撤回甘州後,梁休怕自己在,醫療隊那邊壓力太大,所以暫時冇過去,冇想到這麼久了,赤練身上的箭頭還冇有拔下來,當時臉就黑了下來。

“她胡鬨什麼?路上耽擱了這麼久了,箭頭還不準醫生拔,她不要命了?”

見到梁休發怒,徐懷秀不由低下了頭。

“我的好殿下哎,那不是她的問題,是你的問題……”

羽卿華扶額,無語道:“怎麼?你想要厚此薄彼啊?李鳳生快死了,你要閉關給他做手術,赤練快死了,你就讓醫生去救?”

“再說,她對你的那點小心思,誰不知道啊?”

“你是想讓彆人知道,堂堂太子的女人,被人先看光了身體?”

梁休怔住!

半晌纔有些難以置通道:“她……喜歡我?!”

羽卿華搖了搖頭,道:“整個世界,恐怕就隻有你不知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