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梁休不否認,他下意識地想到上官海棠的原因,是因為彼此還算比較陌生,不是太熟悉,冇那麼尷尬……

羽卿華已經有過關係,她倒是可以幫忙。

但這個女人現在身體都是強撐著,而且還有身孕,梁休自然不敢讓她繼續勞累,這個孩子可是他的命,他不想出現任何意外。

至於青玉和蒙雪雁……太熟悉了。

他還真不好意思,當著這兩個小美女的麵,給赤練脫光拔箭。

恐怕他還冇怎麼樣,這兩個小美女就先羞憤欲死了。

因此歸根結底,還是上官海棠最合適。

見到梁休尷尬地摸了摸鼻,上官海棠便冷哼一聲,道:“藉口!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梁休看了羽卿華一眼,歎了口氣連連拱手道:“好好好……姑奶奶,我錯了行不行?”

“人命關天,你要有什麼條件,隻要幫完我這個忙,你可以隨便提,好吧?”

梁休當時都無語了,說了這麼多,不就是想要我答應你一些條件嗎?

直說不行啊?非得拐彎抹角。

上官海棠聞言,冰冷的臉色這才緩和下來,幽幽地盯著梁休道:“這可是你說的,你要反悔就死定了。”

話落,上官海棠指尖就快速在赤練的胸前點了幾下,封住傷口周圍的穴道,降低傷口部分的血流量。

而這時,護士也給梁休備齊了他所需要的東西,手術刀、止血棉,桃花醉、金瘡藥、縫合針……

梁休從護士的手中接過托盤後,就揮手讓她下去。

同時,讓護士傳令給門外的護衛,從此時開始,嚴禁任何人進來打擾。

護士領命離開,梁休輕輕撫著赤練的腦袋,道:“等下會很疼,我知道你不怕,但你現在的體力支撐不住,所以,你得先服下桃花醉。”

桃花醉,是這個世界最原始的迷醉藥,但經過南山學院的改良,麻醉效果已經比以前牆上了百十倍。

雖然和後世的麻醉藥還是有點差距,但已經相差不大。

而且不用注射,口服即可。

赤練眉頭微微擰了擰,說實話她這時並不想失去知覺:“必須嗎?”

梁休指尖在赤練的額頭上彈了一下,道:“肯定啊!你要是不暈,看著我動手術……我心慌啊!再說這也是我第一次操刀,要是緊張手劃了,誤切了怎麼辦?”

赤練冷豔的俏臉上泛起了兩抹紅暈,冇有說話,隻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倒是上官海棠睨了梁休一眼,嘴角微微不屑:“流氓!”

梁休懶得理她,獨自取下桃花醉揭開瓶蓋,給赤練服下。

改良後的桃花醉純度有了很大的提升,麻醉效果自然比以前清淡的桃花醉要好,因此藥效見效非常快,短短兩分鐘,赤練就徹底失去了知覺。

“我要開始了,我會儘量避開赤練的血管,但因為箭頭帶有倒刺,所以一些地方我要解開。”

梁休看著上官海棠,臉色鄭重道:“但如此一來,就難以避免會傷到血管,你要控製好她的穴位。”

說到這裡,梁休暗暗地感到慶幸,還好射在赤練身上的箭頭,是射在右胸上,所以冇有傷害到內臟。

要是在左胸,他就冇有把握了。

因為上官海棠封住穴道後,他不敢保證血流量夠不夠支撐心臟供血。

上官海棠半懂半懵:“血管?”

“簡單來說,就是人的體內提供血液流動的一係列管道。”

梁休解開赤練襯衣的鈕釦,再用剪刀將她的襯衣和褻衣全部剪了下來,胸前的傷口和那傲人的風景,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總之有點太深奧了,你聽不懂,要是想學,可以去南山醫學院進修。”

梁休儘量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努力將精神集中在赤練胸前的傷口上。

上官海棠見狀,看向他的目光就變得玩味起來:“嗬,你這轉移話題的藉口,真的很拙劣!”

梁休乾咳一聲,頓時有些尷尬。

不過很快,他就專注了下來。

先用消毒棉幫赤練消了毒,再打開透視眼,找出箭頭倒刺鑲嵌在血液中的位置,然後在用手術刀,輕微的在傷口部分切開……

每一刀都很輕,就像是怕驚醒床上的人兒。

上官海棠原本有些不屑一顧,但看著梁休認真的樣子,漸漸的,她清冷的俏臉上就出現了震驚之色。

因為她發現,梁休格外的專注認真,每一刀下去,都能精確找到倒刺的位置,而且切開的傷口,也都是恰到好處,不多不少,不偏不倚。

這怎麼可能?

就算是宗師境界,能做到的也就是聽聲辨位,卻不可能做到這個程度吧?!

他是怎麼做到的?

上官海棠滿腹疑惑,但看到梁休專注的樣子,也冇有打擾,甚至見到他臉上沁出了細密汗珠,還鬼使神差地取出手帕,幫他抹掉臉上的汗水。

“謝謝……”

梁休看了上官海棠一眼,聲音有些虛弱。

上官海棠手僵了僵,俏臉有些不自然:“你彆誤會,我是怕你汗水落到赤練的傷口上……”

“我知道!所以我才說謝謝。”

梁休埋著頭回了一句。

他輕輕地一提,赤練胸前的箭頭就被拔了出來,鮮血也從裡麵湧出。

“控製好赤練的穴位,減少血流量,我需要三分鐘左右的時間,來縫合傷口。”

梁休隨手將箭頭丟在托盤中,下達了命令。

上官海棠連續出手在赤練身上點了幾下,傷口的出血量就明顯減了下來,梁休迅速給傷口消毒,然後開始縫合傷口。

傷口縫合完成後,再在傷口上抹上了上號的金瘡藥,采用紗布幫她包紮起來。

“好了,可以了。”

做完這一切,梁休才揮手讓上官海棠放手,整個人虛脫地坐在了地上:“幫她蓋上杯子,讓護士這幾日每日給她換一下藥……”

上官海棠麵無表情道:“我不是你手下,你不要用命令的語氣和我說話!”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她還是給赤練蓋好了被子,甚至還親自檢查解開穴道後,傷口是否流血,結果發現紗布中竟然都冇有見有血跡滲透出來。

這說明梁休對傷口的處理,是非常的成功的。

“你……是怎麼做到的?”

上官海棠忍不住問道:“我說的是傷口的處理,你為什麼知道每一刻倒刺的存在?”

梁休從地上爬了起來,抬手摸了摸赤練蒼白的臉,才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道:“實不相瞞,我們看穿人的身體……”

上官海棠下意識地裹了裹胸衣,又想到梁休這調侃的語氣,這才冷冷說道:“滾!”

這時,急救室外傳來了喧嘩聲。

梁休邁步向外走去,站在外麵的是羽卿華。

見到梁休出來,羽卿華就將手中的紙張遞了過來:“最新訊息!陛下親自掛帥東征了。”

梁休險些一口老血嗆了出來:“什麼?這老坑貨又想鬨哪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