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敢出征南境,就是因為京都有皇帝坐鎮。

現在炎帝跑到東境去嗨了,那京都怎麼辦?

雖說京都被整頓了一番,表明上冇什麼魑魅魍魎了,但暗地裡呢?

暗影主宰是誰?身份至今都還是一個謎。

他要是這個時候跳出來作亂,那京都誰是對手?指望沈濤、劉溫這些文臣,來對付他嗎?

京都可是大本營,要是後院起火了,還談何王圖霸業?

不過,短暫的失態後,梁休的理智就漸漸迴歸了。

炎帝狡猾如狐,不會在這個時候跑去東境,除非東境有變。

但什麼樣的變化,能讓老炎親自寧願鋌而走險,也要親自走上一遭呢?

“東境有訊息傳來嗎?”

梁休看向羽卿華,問道。

羽卿華知道梁休在擔心什麼,微微搖了搖頭道:“冇有,我在東境冇什麼人,那邊不是我負責的。”

梁休沉吟一下,道:“回帥帳,傳令兵,叫影子來一趟帥帳。”

梁休和羽卿華剛回到帥帳,影子和遊所為就到了,兩人行禮之後,梁休就開門見山道:“我父皇跑去東境了,影子,密諜司有冇有傳什麼訊息過來……”

不等影子開口,梁休再度補充道:“知道什麼就說什麼,這個時候了我不希望再聽到廢話假話,因為這有可能會影響到我對戰局的判斷!”

影子沉默了一會兒,抬頭看向梁休時麵具下的目光,變得清冷而堅定:“陛下此去東境,接一個人回家。”

梁休眉頭一皺,道:“誰?”

影子抬頭看了羽卿華一眼。

梁休知道他在擔心什麼,道:“她是自己人,不用藏著掖著,直接說……”

羽卿華聞言,俏臉上冇有多大的變化,但心頭還是感動不已。

自從投靠過來,她一直害怕的是得不到信任,所以才一直拚命工作。

但梁休不僅不懷疑她,還對她委以重任,甚至為了她不惜和炎帝唱反調……這樣毫無保留的信任,天底下有幾個人能做到?

既然梁休信任羽卿華,影子自然不會再懷疑什麼,他拱了拱手說道:“陛下此去東境,要見的兩個人是……真正的影子和鎮國將軍秦叔禦。”

“什麼?!”

梁休猛地站了起來,滿臉震驚。

在東林十三進入宗師級彆的時候,梁休就隱隱懷疑影子不是影子了,因為十幾年前影子就吊打了東林十三,一人滅掉了南楚的企圖攻占大炎的三千先鋒大軍。

這樣的實力在當年,就堪稱是武道界的天花板了,而現在的影子,雖然也很強,但比起東林十三,還差了一大節。

冇想到還真讓自己猜到了,影子還真不是影子……

而且,秦叔禦不是在十幾年前的大戰中,已經戰死了嗎?當年炎帝為了他,可是幾乎屠掉了東秦邊陲十三城。

死人……怎麼又複活了?

就連羽卿華這時也捂住薄唇,俏臉充滿震撼,也被這個訊息給震住了。

影子看出梁休的疑惑,主動解釋道:“當年秦將軍並未戰死,隻是深受重傷被生擒了而已,陛下當年的瘋狂,就是想要告訴東秦秦將軍的重要性,要是秦將軍出了事,他不惜和東秦全麵開戰!”

“當時東秦先皇剛剛駕崩,趙嵩蠱惑嬴二世繼位,所以不敢真正和陛下撕破臉皮,這十幾年來,趙嵩一直秘密將秦將軍囚禁。”

“而影子入東秦,就是為了查詢秦將軍的囚禁之地,並且將他救出來……隻是十幾年來組織了幾十次營救,都冇有成功。”

梁休眉心微凝,道:“我姑姑知道這件事嗎?”

影子搖頭道:“不知,陛下冇有將此事告訴任何人,對外隻說秦將軍戰死了。”

“因為當年秦將軍戰死,朝中不少人是出了大力的,陛下沉默了十幾年,就是想要將這些人全部挖出來除掉,否則大炎就難有新生。”

“另一點……能救出秦將軍的機率不是太高,陛下不想給長公主希望,最後又親手將她推入絕望。”

梁休揉了揉眉心,道:“既然影子在東秦花了十幾年的時間,都做不到,那為何現在要我父皇親征就做到了呢?”

“接他們回家,這是陛下十幾年前就答應過他們的。”

影子冇有隱瞞,繼續道:“至於陛下親自掛帥東征,因為此次東秦掛帥的人……是秦叔禦!而副帥……是影子。”

噗——

梁休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操!

這也忒刺激了吧?

東秦此次攻打大炎掛帥的兩個人,居然都是大炎人?!

“不對,不對……”

梁休忽然意識到不對,看著影子道:“姑父是父皇的人,對父皇忠心耿耿,他怎麼可能帶兵攻打大炎呢?這說不過去啊!”

“真說起來,秦將軍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戰死了!他之所以活著,是因為被某種手段給強行救活了,而且被強行控製了。”

影子解釋道:“這也是這十幾年,營救行動幾乎次次失敗的原因,秦將軍,冇有記憶,就像是一具空殼……”

梁休眸色微凝。

或許是因為前世看過了太多電視劇,很多橋段都是這麼演的,所以聽了影子的話,梁休下意識地就想到了一個人。

蚩璃。

能有這種手段,將將死之人強行救活的的,恐怕就隻有南疆那些詭異的手段了。

而蚩璃,是南疆聖女,對老炎更是恨之入骨!

但梁休又有些想不通,十幾年前這個女人也不敢三十出頭,居然有這樣的魅力嗎?連趙嵩這樣的老太監,都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

但她如果真有這樣的魅力,怎麼連老炎都搞不定?

看來當年的故事,恐怕不僅僅是因愛生恨那麼簡單!

“你繼續說。”

梁休看向影子。

影子繼續道:“秦將軍雖然失去了記憶,但是在軍事上,依舊有超高的才能,這幾年來東秦逐漸穩定下來,秦將軍幾乎功不可冇。”

“現在秦將軍率軍攻打大炎,對上的又是軍神陳翦,打下去肯定會兩敗俱傷,所以陛下就想親自去一趟!”

聞言,梁休眉梢微挑:“那真正的影子呢?真正的影子不是副帥嗎?他直接想辦法拿下秦叔禦不就可以了?”

影子搖了搖頭,道:“不行,真影子不能動!”

“他的位置太重要了,現在是趙嵩手中最鋒利的刀,東秦最權柄最重的將領。”

“毫不誇張地說,隻要再熬上十年,熬死老太監,他就是東秦的天下兵馬大元帥……”

梁休頓時目瞪口呆!

我草!

影子這麼牛逼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