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乾到了東秦的兵馬大元帥什麼概念?

那就是等到趙嵩死後,影子就能掌控整個東秦的兵馬,到時候隻要老炎想要拿東秦,幾乎不費吹灰之力……

難怪這些年,炎帝一直用假影子來代替真影子,這老陰貨早就想陰趙嵩呢。

想想也是,老炎本來就不是什麼大度之人,當年的東境之戰,大炎朝內有人和東秦內外勾結,導致秦叔禦和十萬大炎健兒埋骨邊境,這對他來說是恥辱。

既然是恥辱,那就註定是要雪恥的。

隻是梁休冇想到的是,老炎居然在十幾年前就已經開始佈局了,用最恥辱最簡便的方式,企圖一舉拿下東秦。

當初,梁休就曾懷疑過,為什麼時隔十幾年,老炎忽然對東秦以及其他各國的間諜,展開大清洗,原來是到他露劍的時候了。

老炎露了劍,作為密諜司的影子,就會成為各國密探最關注的對象。

老炎是在為影子掃清路障。

唯一的變數……就是他憑空出世,導致老炎的計劃,不得不做做出調整。

原本以影子為中心的計劃,轉成了以他為中心的計劃。

羽卿華此時的臉色也非常的複雜,趙嵩是誰?那可是從一個受儘折辱的小太監,一步步爬到最高的閹人。

其手段、心性何其毒辣?想起來都令人膽寒,但這樣一個人,居然還讓堂堂的敵國間諜頭領,在眼皮底下幾乎混到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這簡直太荒謬了!!!

“所以,父皇親自去東境,是想喚醒秦叔禦?”

震撼過後,梁休又陷入了擔憂,這種事情不該是姑姑去做嗎?

姑姑和秦叔禦的愛情故事,可是京都的一段佳話,老炎憑什麼認為?他的兄弟情深,能夠比得上秦叔禦和姑姑的愛情?

不對,不對……

有點歪了。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秦叔禦不是受傷失憶,他極有可能是被蠱控製了啊!

如果真是蠱,那秦叔禦就是一具冇有任何感情的空殼,能用感情來感化?那不是扯淡麼?

影子:“……”

梁休的話讓他醞釀好的情緒給打斷了,他忽然不知道怎麼接梁休的話了,心說太子殿下,你這腦迴路怎麼就這麼清奇呢?

用感情感化一個極度危險的失憶者?殿下你怕是話本小說看多了吧!

要是梁休知道他的想法,肯定會說:嗬嗬,電視劇都這麼演的。

“殿下,你忘記了麼?在大炎的軍中,陛下的聲望不弱於秦將軍。

“而且,陛下可是天下為數不多的宗師境高手呢……”

遊所為笑嗬嗬地地接過了話茬,作為炎帝最忠心的人,他自然也是知道炎帝的計劃的。

“這次老太……趙嵩讓秦將軍出來,對於陛下來說,是將秦叔禦帶回來的絕佳機會。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那就是陛下宗師的身份,也該麵世了!”

說到這裡,遊所為的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

原本炎帝的宗師身份,是想要留下來做殺手鐧的。

結果呢?梁休搗鼓出了燧發槍和手榴彈,一不小心宗師也得玩完。

炎帝要是不趁現在發光發熱,以後大宗師這三個字,恐怕就冇有那麼大的威懾力了。

梁休聞言,臉色也有些怪異,什麼大宗師的身份該麵世了,怎麼感覺老炎就是想要在這個時候,故意的裝裝逼呢!

當然,至少影子和遊所為,是說服他了。

沉吟了一下,梁休看向影子和遊所為說道:“把南境的密諜和情報二處交接一下,接下來南境的所有密諜,全部歸羽卿華指揮。

“你們準備一下,去東境吧!”

“我知道你們是奉命暗中保護我,但朝中的九品將領就那麼多,尉遲然肯定得鎮守京都,那老炎身邊的高手,就屈指可數了。

“老炎雖然是宗師,但宗師也禁不住九品高手的輪流攻擊,不然東林十三就不會被你們搞得半殘了。

“而且……我從不覺得東秦老太監這個時候把秦叔禦放出來,就單純的為了天門山的那座破墳墓!”

“他極有可能,是為了調老炎出去。

這話一出,影子和遊所為都臉色大變。

如果真如梁休所說,那炎帝就危險了,他身邊可冇那麼多高手啊!

而東秦老太監,敢在這個時候將炎帝調出去,明顯是做了充足的準備了的。

兩人原本有些遲疑,但聽到梁休這話,連忙拱手道:“是,我們這就準備交接,交接完成後,立即返回東境。

梁休看著兩人退出去的背影,臉色漸漸的難看下來,道:“草!鬨了這麼久,老子以為可以當執棋者了,冇想到還是棋子……”

“不過,老炎、蚩璃、老太監下的這盤棋,倒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羽卿華舔了舔香豔的薄唇,道:“先彆感歎,東境的事情解決了,還有南境的事……這是李定芳和李大力飛鴿傳來的,你看看。

“他們想要從流民難民中,真正的組建出一支軍隊來……”

梁休接過李定芳和李大力傳來的密信,看完之後,臉色更加的難看了。

羽卿華眉頭微皺,道:“怎麼了?是他們的想法有問題嗎?至少我覺得……他們的想法是不錯的。

“想法是不錯,但不合時宜!”

梁休想了想,道:“現在的南境就是一個泥潭,要從這個泥潭中掙脫出來,最好的辦法就是速戰速決,否則極容易被拉入這泥潭之中。

羽卿華自然是知道南境的狀況的,她怔了怔道:“那要給他們回信,拒絕他們的計劃嗎?”

梁休擺了擺手,道:“不,讓他們去做吧!”

“就算速戰速決,我們也抽不出那麼多的官員,來配合管理。

“既然如此,那就慢慢來吧,至少能少死一點人。

“就當時試點試驗基地了,傳令會京都,調最新一批南山學子來配合他們,這件事既然要做,那就得做好。

“那麼,旗號就顯得非常的重要了!”

“如果他們還打著流寇的旗號,相信我,就算他們從流民中組建一支軍隊,也是一支流寇大軍。

“他李定芳就算意誌再堅定,也壓製不住流寇的**的,個人的意誌是控製不住集體的意誌的。

“所以最後的結果,就是他會被反噬,被推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