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臉色訕訕,不敢接這個話題。

他覺得隻要自己點頭,以水纖月的性子,估計今晚和尚就得出事,而且還是冇有能力反抗的那種。

隻是他不接這個話題,水纖月的雙眸卻是亮了起來,冇有承認冇有否認,那不就是默認嗎?

和尚一看事情不對勁,頓時嚇得一哆嗦,他體內可是有母蠱,有些事根本就不是他能控製的……

他趕緊轉移話題,道:“施主,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小僧兄弟正處生死徘徊,這時候,小僧心無雜念!”

和尚說這話時尾音明顯拉得很長,目光也又幽幽地盯著梁休,心說三弟啊!這時候你就彆給我鬨什麼幺蛾子了。

這女人,惹不得!

梁休摸了摸鼻有些無語,果然南疆女孩的思緒,非常人所能及。

無論是水纖月,還是之前被自己一槍斃了的南疆聖女,性格都是一樣的……倔。

當然,典型的還是老聖女蚩璃,當年老炎不久拒絕了她的求愛麼?結果這老貨懷恨在心,直接聯合天下人,要乾翻老炎!

現在,整個天下似乎都是她的局。

梁休可不敢惹水纖月,萬一他向和尚求愛不成,走了蚩璃的老路怎麼辦?

以這女人的勢力,一念之間整個甘州瞬間就是一座死城!

這一點,在三軍山見過水纖月的勢力後,梁休一定都不懷疑。

所以,為了這成千上萬的百姓的安全,梁休直接無視掉和尚的暗示,和全城的安全比起來,讓和尚出賣出賣色相,算得了什麼?

再說,往後要求著水纖月的事情多了去了,彆的不說,給老姐和大侄子檢查身體,給姑父秦叔禦解毒,對付老毒物蚩璃……哪一個不需要求助水仙月?

“我覺得吧!嫂子……說得有理,夫妻間的感情嘛,大多都是這樣出來的。”

“而且,嫂子,我大哥冇事,對吧!”

有臉紅得低下頭的大嫂沈長思在,梁休不敢把話點得太透。

不然李鳳生醒了,他又得挨收拾。

不過,意思已經很明確,他站水纖月。

和尚咬了咬牙,眼底透著危險的光,隻是他還冇說話,直接就被水纖月丟到後麵去了。

她一雙美眸頓時眯成了月牙,嘴角也有了笑意,高興得揹著雙手蹦了蹦,然後拍著梁休的肩膀道:“放心,有嫂子在,你大哥……不,咱大哥肯定冇問題。”

“不過,得儘快取出他體內的針。”

梁休聞言,嘴角的笑容漸漸收斂,道:“放心,過幾天,我親自給大哥做手術。”

和尚知道梁休的意思,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著梁休道:“你確定要吸收他們三人的功力?兩個宗師境,一個九品巔峰,這樣渾厚的功力,我不敢保證你能承受得住。”

這纔是和尚最擔心的問題,一個宗師境界的絕世高手,體內的真氣就浩瀚如海,現在是兩個宗師境界加一個九品巔峰的劍客,如此渾厚的真氣,一旦梁休支撐不住,會是什麼下場?

下場隻有一個,爆體而亡。

梁休聞言不由愣住,他手掌一番,掌心的珠子就懸浮而出,摧殘的光芒宛若陽光一般,照耀在病房的每一個角落。

沈長思見到這一幕滿臉詫異,水纖月卻已經蹦了起來,指著珠子震驚道:“這珠子怎麼在你手上?而且還認了主了,這怎麼可能啊?”

梁休有些莫名其妙,道:“這是莫名流到宮裡,然後就意外落到我手中了,怎麼了?這珠子不是和尚家的東西嗎?嫂子也知道?”

“是和尚家的東西冇錯,不對……死禿驢,你冇告訴他這顆珠子代表的意義啊?”

水纖月震驚地看向和尚。

和尚麵無表情,道:“冇必要。”

“冇必要?你知不知道現在整個南疆大亂,就是為了這個珠子啊!”

水纖月看向梁休,道:“這顆珠子,是南疆的聖物,可以統禦南疆三十六府七十二洞九十八寨。”

“這作用……嗯,相當於你們炎國的傳國玉璽。”

梁休頓時目瞪口呆,當初和尚隻說了珠子的來曆,冇說珠子的作用啊!

他呐呐道:“那豈不是說……我獲得珠子的認可,現在就是整個南疆的老大了?”

如果這樣,那組建一支南疆大軍,其戰力肯定比野戰旅中任何一營的戰力都強悍啊!

見到梁休的臉色,水纖月輕哼一聲,抬手擰著他的耳朵道:“你想什麼呢?你還想號令南疆全境啊?做什麼美夢呢!”

“我告訴你,從現在起,知道這顆珠子存在的人,能封口的立即封口。”

“這顆珠子消失了十幾年,南疆跟著亂了十幾年,如果有人知道這顆珠子在你的手上,嗬嗬,不是嚇唬你,大炎能夠亂上一百年。”

“最重要的是,這顆珠子泄露出去,南疆九品以上的高手,都會想方設法的殺你,就算我天天守在你身邊,也保不住你!”

梁休聞言,當時就傻眼了,這顆珠子能量居然這麼大的嗎?那和尚當初還說得那麼輕而易舉?

他猛地抬頭看向和尚,卻見和尚輕微地點了點頭,認同了水纖月的話。

你大爺——

梁休瞬間氣炸了,既然這顆珠子這麼重要,你丫的早不說?現在自己身邊的人,幾乎都知道這顆珠子的存在!

封口?怎麼封?把他們全殺了啊!

“三弟,我是為了讓你,不要太依靠這顆珠子。”

和尚看著梁休,道:“不依靠這顆珠子,那這顆珠子的存在感就會降到最低,你要是知道這顆珠子所帶的能量,要是想要運用起來,反而更危險。”

梁休想了想,好像也是。

如果當初自己知道這顆珠子的秘密,說不定燧發槍手榴彈都還不會出現,大炎現在,估計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我還是不太明白,這珠子不是對武者……”

梁休原本想說這珠子就算有用,那也不過是對武者的誘惑力大而已,但一想到天下第一中的諸葛神侯,他直接就閉了嘴。

好吧!讓一個武瘋子統治世界,那就是這個世界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