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熱武器冇有出現之前,梁休相信,這顆珠子對所有有野心的人來說,有著致命的誘惑。

但梁休覺得熱武器出現後,這顆珠子的作用就不大了,特彆是以後燧發槍還會不斷改良,有一天武研院研究出鋼槍,那這顆珠子就差不多是擺設了而已。

靠這顆珠子不斷吸收彆人的功力,最終成為了宗師天下無敵了又怎麼樣?一顆子彈分分鐘送他去見閻王。

當然,至少目前是不能暴露的,威脅太大了。

“放心吧!知道這顆珠子的人,都是我最親近的人,不會有問題。”

梁休收回掌心的珠子,對於這一點,她是有絕對的信心的……唯一缺少一點信心的,就是眼前的大嫂二嫂。

不過雖然水纖月和沈長思是新加入團隊的,但梁休相信有和尚和李鳳生在,她們是不可能背叛的。

畢竟,她們愛他們都快瘋魔了。

和尚看向梁休,道:“還是那句話,你想清楚了嗎?兩個宗師加一個九品巔峰的高手,渾厚的真氣你要是承受不住,會爆體而亡。”

“要是不行,我建議還是一個一個吸收吧!”

梁休揚了揚手掌,道:“和尚,你忘了?這珠子可是還有一個過濾的功能,真氣都需要除雜的……”

水纖月聞言,看向梁休的目光,頓時就像是在看一個白癡。

“你難道不知道,九品巔峰往上的高手,真氣都已經至純至淨了麼?”

梁休怔住,還有這樣的說法?

難怪和尚擔心自己會被撐爆了呢!要是九品往上真氣組建組建至淨至純的話,那珠子的過濾作用就不大了。

如果這樣的話,那就隻能一個一個的吸收了。

但是,這樣恐怕會很花費時間……

他需要吸收真氣之後,融合到自己的真氣中,然後變成自己的東西,加強自己對精神力的控製,否則要是給李鳳生的手術中,自己忽然精神力透支過大昏厥了,那可是會出大事情的。

“三弟,如果有危險的話,你要先以自己的安全危險。”

沈長思站了起來,也看向梁休道:“我相信你大哥要是此時清醒的話,也絕對不會允許你為了救他,而鋌而走險的。”

和尚臉上難得的出現認真之色,道:“我親自給你護法!”

“哎喲,我去!”

梁休當時就無語了,無奈道:“話說,我隻是吸收一下幾個敗類的功力為己用而已,怎麼搞得跟生離死彆一樣?”

“還有啊!這事咱們知道就行了,真要我身邊那幾個女人知道,她們得直接把我打暈打包帶走。”

“放心吧!我有分寸,不會亂來的。”

梁休看向和尚,道:“你現在是軍中唯一一個宗師境高手,你得坐鎮營中,否則,我不放心,我在意的人和在意我的人,都在這裡了,可不能被昌王和宇文雄,一鍋端了。”

水纖月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道:“宗師又怎麼樣?他還不是乖乖得聽我的話?放心吧!有我們在,整個營地不會跑進來一隻螞蟻。”

想到水纖月那高深莫測的手段,梁休頓時嚥了咽口水道:“嫂子,這外麵都是我的兵,你得高抬貴手啊!彆讓那些蠱兄找我兄弟麻煩。”

水纖月白了梁休一眼,道:“你的那些蠱兄,還瞧不上你那些兄弟呢!”

“哈哈,那我就放心了,我得開一個會,就準備閉關了!這期間,營地的安全就交給你們夫妻兩了。”

梁休大笑,離開時還不忘舔水纖月一句。

和尚冇有理水纖月的糾纏,跟著梁休出了病房,和他並肩而行:“我就站在你閉關的門外,要是出了什麼事,你第一時間叫我。”

既然梁休不準他隨同,那他就選擇守候。

梁休冇有拒絕,隻是回頭看了一眼病房,道:“好啊,二哥,問題是……你得搞定嫂子再說!”

和尚妖異的臉有些發僵,隨即又雙手合十,輕哼道:“一個女人而已,小僧做什麼,需要她指手畫腳嗎?”

話是說得強硬,但梁休明顯感覺到……和尚的底氣明顯不足。

他拍了拍和尚的肩膀冇有在說什麼,回到帥帳後,立即命令傳令兵,將徐懷安等多位野戰旅中重要的將領,連同青玉和蒙雪雁一起,秘密地召了回來。

梁休親自主持召開了一次軍事會議,將防備宇文雄的人物,交給了徐懷安,同時,又讓徐懷安組建一支小隊,去接應後勤物資。

防備昌王的任務,梁休交給了赤鱗軍將領常鋒。

常鋒這幾天受到很多南境各州郡的信函,各州刺史都想帶著州郡的兵馬馳援甘州,但這件事說出來後都被梁休拒絕了。

說實話,他現在對南境的兵馬,冇有半點的信任。

就拿走馬鎮來說,昌王十幾萬大軍險些將他給合圍了,那些州郡的兵馬卻還像是瞎子一樣,要說冇一點問題,梁休打死都不信的。

他可不想接受這些州郡兵馬進來,天知道這些人有多少是昌王的人?到時候後院起火,那就扯淡了。

常鋒自然知道梁休的擔心,也就冇有再繼續提這件事。

開了軍事會議之後,梁休去見了青玉和蒙雪雁兩位小娘子,和兩人溫存了一會兒後,他就進了常鋒尋找的密室,東林十三、劍一幾人就被羈押在裡麵。

隨著厚重的石門緩緩關上,整個房間就昏暗了下來,梁休看著東林十三和劍一三人,輕笑道:“好了,現在可以開啟我們的四人世界了,你們三個,誰先來?”

三人都被厚重的鐵鏈綁在牆上,和尚還親自給三人封了穴,不然憑藉大宗師的手段,鐵鏈還不一定能束縛他們。

譬如劍一,人家已經練到了人劍合一的境界,就算不用劍,指尖依舊可以為劍,一道劍氣斬斷鐵鏈不是問題。

聽到梁休的話,東林十三抬頭看了梁休一眼,聲音冰冷道:“你想做什麼?”

“早說了啊!本太子要吸了你們。”

梁休掌心一翻,掌心的珠子就浮現出來,將整個昏暗的密室照得亮如白晝!

見到這顆珠子,三人臉色頓時大變:“天魔教的魔珠?為什麼會在你的手上?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