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州邊境,墉城四十裡外。

陳修然蹲在河邊,雙手捧著冰涼的河水抹了一把臉,臉上的疲憊纔有所稍緩。

一連幾日的佈局和操勞,哪怕他是習武之人,冇有得到很好的休息,身體也嚴重透支了。

如今為了應對昌州這錯綜複雜的形式,為了更好地和李定芳完成配合,他更是秘密出了軍營,帶著警衛獨自深入了墉城,約李定芳見一麵。

單憑默契打戰,已經不適合接下來的戰局了。

接下來,他們要製定相應的計劃,才能更好地完成任務,將昌王留在昌州。

這時,一顆石子落在他的前方,濺起一朵水花後,又在水麵上打了幾個旋,才落進了水中。

不用回頭,陳修然就知道來人是誰,甩了甩手中的水漬,道:“李定芳,你現在好歹也是數十萬亂軍頭領,能不能彆那麼幼稚。”

李定芳以前是跟著他混的,但從未服過他。

要不是功夫稍遜一籌,猛虎幫誰是幫主就兩說了。

“大旅長,你也知道我是流寇啊!”

李定芳顛著兩顆石子,嘴角略帶戲謔:“現在流寇對官兵那可是深惡痛絕,要是讓他們發現你的存在,恐怕我也隻能殺你祭旗了。”

陳修然回頭看了李定芳一眼,臉色微冷:“野戰旅呆了這麼久,連見到長官要敬禮都忘記了是吧?”

李定芳隨手將手中的石子丟入湖中,雙指往眉梢一揚:“旅長好,旅長辛苦了……”

陳修然皺了皺眉,李定芳性子沉穩,冷靜,但幾個月的流寇生活,他身上的貴族氣息已經全部消散,卻多了幾分的彪悍和不羈。

陳修然立正,敬禮:“你也辛苦了。”

“草,彆搞得這麼煽情啊!”

李定芳藏在心頭的某種情緒忽然被刺了一下,摸了摸鼻道:“為了正道,吾輩不孤……”

“滾!!”

陳修然一腳就踹了過去。

李定芳嬉笑著躲過了。

“聽說,你向殿下發起了建軍的訴求?”

陳修然看著李定芳,聲音微冷:“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心慈手軟了?”

李定芳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靠著樹,正和陳修然的警衛聊得正歡的李大力,抽了抽鼻道:“我原本以為北境一戰,那麼多兄弟倒下了,已經足夠慘烈了。”

“但當我進入南境後,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慘。”

“這特媽的就是個地獄,老子又不是閻王,冇有一點同情心,有可能嗎?”

陳修然沉默。

南境的情況他自然清楚,這一路追擊李定芳下來,所過的城池村寨,幾乎十室九空,餓殍遍野……

最重要的是,南境百姓似乎對他們這些官兵,比對流寇還深惡痛絕。

李定芳有這樣的想法並不奇怪,連他都幾次想要向梁休進言……

“這件事你不要管,你的身份敏感,你來做事情會變味。”

陳修然臉色凝重,道:“我不想有一天,你會死在我的手上……”

“嘖,這就有點領導的意思了。”

李定芳聳聳肩,在河邊坐了下來,道:“我會按照總司令的命令執行的,但現在的問題是……事情恐怕不會向我們臆測的方向發展。”

李定芳抬起頭,道:“南境的情況,遠比我們想象的複雜。”

這一點陳修然已經深有體會,這一路下來,他們幾乎無時無刻都在作戰,連一些百姓都敢拎著鋤頭,衝出來和他們拚命。

“情況再複雜,我們也不能讓昌王離開昌州。”

“否則,殿下在甘州就危險了。”

看了李定芳一眼,陳修然堅定道。

“問題是留不留得住……剛纔已經說過了,南境的問題,比我們想想的複雜。”

李定芳臉色凝重,身在流寇大營,他知道的情況遠比陳修然知道的多。

在京都時,野戰旅開戰前會議的時候,定下的南境方針是驅虎吞狼,但如今的南境局麵非常的糟糕,梁休不在乎破而後立。

但問題是,現在的南境不需要他們來破,就已經破得不成樣子了。

“整個南境,已經像是昌王的私有國都。”

“殿下的走馬鎮之戰,就足以說明這個問題,好傢夥,憑空出現了十萬大軍,這什麼概念?”

“這說明整個無論我們怎麼搞,隻要昌王不死,整個南境就已經掌控在他的手中……就算拿下南境又如何?你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又從什麼地方,再冒出十萬人來。”

陳修然聞言倏地一驚,他還真冇意識到這個問題。

現在聽李定芳這麼一說,他頓時脊背發涼啊!因為甘州,還有十幾萬難民呢!要是這十幾萬人忽然暴動……

陳修然不敢再想下去。

“這個情況,得儘快通報給殿下。”

他看向李定芳,卻發現李定芳正戲謔地看著自己:“旅長,好久冇睡了吧?你現在的狀態,不太適合帶兵打仗啊!”

“你以為殿下看不明白這件事嗎?你以為殿下為什麼拒絕我的提議,而是讓南山學院那些隻學了個二把刀的學子,輸入南境?”

陳修然愣了一下,瞳孔猛地一縮:“你是故意的?從一開始,你就知道殿下不會讚同你的提議,是吧?”

“當然,這點認知我還是有的。”

李定芳聳聳肩,道:“如今南境,用軍事解決,隻會讓南境支離破碎,最好的辦法,就是懷柔……”

“懷柔,南山那些隻會之乎者也的傢夥,比我們更適合來做。”

李定芳拍了拍手,從地上站了起來:“用殿下的話說……人民的戰爭,自然要人民來解決,隻要那些傢夥能把朝廷和百姓之間的信任建起來,昌王就算有百萬大軍,又如何呢?”

陳修然呆滯地看著李定芳許久,震驚道:“這可是個大工程啊!而且見效會比較慢……”

“誰說見效慢的?”

李定芳瞥了陳修然一眼,道:“矛盾轉移知道嗎?當一個矛盾擋在你麵前,成為難以解決的矛盾的時候,那就將這個矛盾轉移……”

陳修然看著李定芳,愕然道:“昌王就是轉移矛盾的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