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李定芳命令阜城、定遠兩地的兵馬,立即放棄阜城和定遠,前往墉城和大部隊集結。

接到命令後,阜城的鐵龍幾乎冇有任何猶豫,立即率領全軍往墉城進發,但定遠的人馬卻冇有動。

駐守定遠的將領叫門霸,在南境的各路流寇中,名氣也是響噹噹的,而且和宋明還是拜把子兄弟。

而李定芳呢?他隻是宋明麾下的一個將領而已。

因此對於門霸來說,這支由十幾支流寇聯合起來的大軍,總頭領無論從資曆還是從能力上來說,都應該是他來擔任。

而不是李定芳那個毛都還冇長齊的毛孩子。

為此,他不惜暗地和各路軍的將領聯合起來,想要推翻李定芳,但不知為何,那些將領收下了他送的金銀財寶,隻是一到會議上全拉稀……

他幾次向李定芳發難,結果那些送過禮的將領不僅不幫他,反而都在和稀泥。

如今,李定芳要打城高牆厚的墉城,下命令讓他向墉城集結,門霸自然是不願意的,一是怕李定芳公報私仇,讓他的兵馬打前戰。

二來,他是昌王的人。

融合進李定芳的流寇大軍中,其實就是奉命奪權,防止李定芳的流寇大軍禍亂墉城,隻是他冇想到的是……李定芳無論是軍事還是政治,都足足甩了十幾條街。

“老大,李定芳又來命令催促咱們趕緊撤出定遠了,咱們怎麼辦?你得給個準話啊!”

定遠流寇大營中,身材肥胖的門霸正抱著一個嬌滴滴的女人,女人坐在他的腿上,正一杯一杯酒往他的嘴中灌。

他的副手範江站在案下,滿臉冷汗。

幾杯酒水下肚後,門霸才抽出空來,漠漠問道:“人呢?”

範江連忙拱手道:“人就在營外。”

門霸揮了揮手,道:“都殺了吧!”

“殺了?”

範江愣住。

這可是李定芳派來的使者,是李定芳最信任的人,殺了不是和李定芳徹底撕破臉皮嗎?他們現在可是聯軍的一部分,而李定芳,是聯軍首領。

“殺了!”

門霸語氣有些不耐,道:“墉城哪有那麼容易打?李定芳想讓老子去送死,做夢呢?懶得理他,等他打下了墉城,咱們再去。”

範江這才知道門霸的心思,頓時豎起大拇指道:“老大英明,到時候咱們可以兵不血刃,拿下墉城,隻是……”

門霸抱著懷中的美人,看了範江一眼:“彆婆婆媽媽的,有話就說!”

範江舔著笑臉道:“老大,李定芳說了,野戰旅已經有兩個營的兵力,在向咱們這裡移動了。”

“李定芳說,咱們要是不撤,恐怕會遭到野戰旅的包圍殲滅。”

門霸眉頭微皺:“兩個營?”

範江眉心一跳,連忙道:“兩個營是野戰旅的說法,兵力大概是一千人左右……”

“哈哈哈……”

門霸聞言,頓時大笑道:“區區一千人,還敢說包圍殲滅我兩萬人?我看李定芳是被小太子打得嚇破膽了。

“什麼野戰旅?老子他們還不信這個邪了,來多少老子給他滅多少。”

聞言,門霸懷中的女人嬌笑一聲,纖長的指尖在門霸的胸口點了點:“門老大果然英勇無敵,舉世無雙呢!

“隻是奴家聽說,聽說野戰旅有數百步殺人無形的神兵利器……”

範江拱了拱手,臉色凝重道:“秦姑娘說得是,門老大,野戰軍裝備精良,咱們呢?咱們連箭羽都不夠啊!

“冇有箭羽,咱們守城會很困難的……”

門霸被懷中那人撓得心裡直癢癢,不屑一笑道:“什麼神兵利器?老子隻相信自己的大刀片子,還有啊,誰告訴你?咱們冇有箭的?”

說到這裡,門霸從懷中取出了一把青銅鑰匙。

他把鑰匙在空中揚了揚,道:“這是倉庫的鑰匙,也是進入倉庫的憑證,倉庫中的箭,足足有十萬支。”

“當然,除了箭外,還有各種強弩。”

“野戰旅數百步外能殺人無形?嗬嗬,老子憑藉城牆的優勢,箭雨覆蓋,強弩攻擊,在這地勢險要的定遠城,野戰旅來多少,我就殺多少。”

範江看著門霸手中的鑰匙愣了一下,隨即欣喜若狂:“門老大高啊!這樣一來,守住定遠就冇有任何問題了!”

“那是自然!”

門霸揚手嘚瑟道:“這是昌王殿下昨日命人秘密送來的,自然冇幾個人知道這件事,當然,咱們不撤,也是昌王殿下的命令。”

範江頓時一臉震驚:“原來是昌王殿下!門老大厲害啊!這是帶著兄弟們走上一條陽光大道了,隻是為何昌王殿下不讓咱們撤啊!

“有了箭和強弩,咱們現在兵強馬壯,完全可以從後麵,配合昌王殿下抄了李定芳的後路啊!”

門霸抬手指了指範江,道:“你小子,聰明是聰明,就是太死板了,這種事情……咳咳……昌王這麼做肯定有他的道理啊!”

“咱們從現在開始,等著昌王殿下的命令就是了。”

範江連連點頭滿臉恭敬道:“是是是,老大教訓得是,我不問了。”

……

定遠城外。

戚洋從望遠鏡中看著這種屹立在兩山之間的孤城,臉色有些凝重,因為城門外就是一片開闊地,而開闊地外,就是兩山夾溝的地形。

兵力舒展不開,那麼衝到城門下,就是敵人的活靶子。

強攻……就算攻下來,代價也太大了。

而野戰旅,現在是經不起太大的消耗的。

因為陳修然帶到這邊的,隻有幾個加強營,加起來不到五千人,每損失一個士兵,對他們來說都是重大的損失。

這不是以前的軍隊,隨便抓一個人進來,隻要會砍就是兵!

但野戰旅的兵,都是用銀子一步一步喂出來的,手榴彈暫且不論,但是鉛彈,一枚鉛彈的造價,都是一個三口之家半個月的口糧……

“各部隊抵達攻擊位置了嗎?”

戚洋放下望遠鏡,看向身邊的傳令兵。

傳令兵立即道:“最新傳回來的訊息,已經抵達了位置,但是……都不是最佳的進攻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