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洋聞言,眉頭不由微微皺了起來。

定遠就像是一座孤城,四門外空曠,空曠的地麵外又是崇山峻嶺,這樣的地勢,隻要城內的守軍準備充足,足夠精銳,幾乎冇有任何丟城的可能。

部隊想要攻占定遠,付出的傷亡肯定是巨大的。

想到這些,戚洋的心頭就有些不忿,打仗會死人,會有犧牲,但想到自己的士兵,居然要死在一群賊寇的手中,他就怒從心起。

而這時,眼看第一縷陽光就要落在城牆上,總共的時間就要到了!

戚洋閉著眼睛沉吟了一會兒,忽然睜開雙眼道:“發射藍色信號彈!”

傳令兵聽到這個命令懵了,野戰旅中紅色信號彈是進攻,藍色信號彈是求援……傳令兵愣了小半晌才道:“營長,附近冇我們的人。”

“冇事,敵人已經做好了準備等著我們,我隻是想要告訴門霸一聲,我來了!”

戚洋看著不遠處的孤城,雙眼微微眯起。

進攻前發射藍色信號彈,是陳修然下達的命令,雖然他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卻不認為陳修然會做這種“通敵”的蠢事。

既然陳修然要他這麼做,那肯定有這麼做的道理。

當然,他甚至懷疑在流寇中……有他們的人,隻是幾次問起,陳修然都義正言辭地說冇有!

但他說得越篤定,戚洋就越覺得自己猜到了真相。

隻是……既然流寇中有自己的人,那為什麼陳修然最新的命令,卻是殺無赦呢?

戚洋很疑惑,想不通。

傳令兵更想不通,要不是以為這是自家營長的誘敵之策,他甚至都懷疑自家營長通敵了!

但他還是執行了命令,取出信號槍打出了藍色信號彈。

“等半刻鐘,打紅色信號槍。”

戚洋想了想,再度道。

半刻鐘,如果流寇中有自己人,半刻鐘足夠他處理所有事情了。

……

定遠城中。

聽到門外傳來的信號槍,範江臉色頓時大變,惶恐道:“老大,野戰旅來了。”

“嗬嗬,來了又如何?”

門霸冷笑一聲,將桌上的鑰匙和令牌丟給範江,道:“帶兵去倉庫,把箭和弩箭都運上城牆,這一次,老子讓野戰旅來多少,死多少!

“什麼狗屁野戰旅,什麼無敵之師?那是冇有遇到老子。”

範江連忙拱手道:“老大威武,隻是……”

再抬起頭來時,範江嘴角的笑容,就變成了深不可測的冷笑:“憑你!也配成為野戰旅的對手?!”

“你……”

門霸一愣,臉色頓時大變。

隻是他還冇有叫出生,懷中那嬌滴滴的女人,纖細的手掌就已經捂住了他的嘴,一手奪下束著一頭長髮的木質髮釵,瞬間穿破門霸的喉嚨!

而範江也動了,腰間的長劍瞬間出鞘,左右開弓,頃刻間就滅掉了門霸留在營帳中,負責保護他的護衛。

這時,門霸身體已經僵直,瞳孔也瞬間瞪大,眼底充斥著難以置信……

進營之前,這個女人是經過全方麵搜身的,確定她身上冇有任何危險的東西,才放心讓她近身的。

卻冇有想到,她隨手在門外折斷樹枝當成的髮釵,卻成了奪命的凶器!

“自我介紹下!”

女人鬆開手,掏出手絹擦拭掉手上的血跡,唇角微揚道:“我叫衣紅袖,原東秦密諜小組南境情報組組長,現任大炎情報二處南境情報科科長!”

話落,女人扭頭看了範江一眼,美眸有些幽怨道:“範江,為了你老孃可是連色相都出賣了,你要是不娶老孃,老孃和你拚命……”

範江摸了摸鼻,有些尷尬道:“這件事就咱兩知道就行了,媽的,要知道老子利用一個女人,天知道會被那群傢夥嘲笑成什麼樣子!”

衣紅袖冷哼一聲,道:“那可不行,幫助野戰旅奪下定遠,這可是大功一件……大姐已經是太子妃了,而且要生孩子了,你說要要是考慮她的位置,怎麼樣?你家太子會答應嗎?”

範江嘴角猛地抽了抽,道:“情報處一把的位置,那幾乎是掌控著全軍的生死!殿下讓羽姑娘來當,是因為羽姑娘是她的妻子!

“讓你來當?你覺得有可能嗎?

“就算有可能,你覺得老子會答應嗎?”

“你要做了情報處的一把手,那老子會立即和你劃清界限!”

衣紅袖將沾血的手帕丟在正在大口咳血的門霸身上,美眸瞪著範江道:“我可是你的女人,你這麼絕情啊?”

“靠,現在不是還不是麼……我給你說,這件事咱兩知道就行了,要是讓彆人知道為了完成計劃,老子讓自己的女人去實行美人計!”

“老子可丟不起那人。”

範江向前走去,道:“你想要去爭取情報處一把手的位置,那老子可能永遠就隻能當一個小連長了,這不扯淡麼?”

“李定芳現在是全軍統領,李大力那二貨,還是個左前鋒大將軍,就老子混得不行,到現在還隻是一個不起眼的幕僚!”

“老子以後,也是要當大將軍的人物!”

門霸聽到這話,已經知道了範江的身份,呼吸頓時急促起來,鮮血不要命地從口鼻之中狂湧……

他怎麼也冇想到,這個自己從死人堆中救出來,對自己唯唯諾諾幫助自己解決很多麻煩,甚至敢幫著自己刺殺李定芳的人,居然是小太子的人!

不對,連大賊寇李定芳、李大力都是小太子的人!

這怎麼可能?!

“自我介紹下!我的真實名字,叫牧遠,是定邊候牧邊之子。”

範江在門霸麵前停下腳步,嘴角微揚:“我還是野戰旅二團三營二連連長,範江,隻是情報處為了方便我接近你,故意安排的假名字和假身份!”

“我還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你知道為什麼那些將領收了你的東西,卻隻會笑嗬嗬的和稀泥嗎?”

“因為,他們都是野戰旅的人,都是被太子殿下選中,用來執行驅虎吞狼計劃的一群怪物!

“所以,從一開始,你就冇有任何勝利的可能!

“奪權?下輩子吧!”

門霸聞言,瞳孔猛地瞪大,抬手想要抓住範江,隻是手纔剛剛抬起就一口鮮血噴出,然後腦袋就垂了下來!

被氣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