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占領定遠

定遠城外。

戚洋等了半刻鐘後,立即命令傳令兵,發射了紅色信號彈。

總攻正是開始。

隨著信號彈升空,早就秘密摸到城門外的野戰旅士兵,立即就爬了起來,向定遠城發起了進攻……

然而。

原本以為是一場惡戰,結果負責攻城的部隊剛剛衝到城門下,卻發現箭雨、投槍、強弩並冇有出現,連城門居然都自己開了。

甚至還有賊寇站在門前,大叫著讓他們快點殺進城。

見到這一幕,讓已經身經百戰的野戰旅士兵,給整得頓時有些不會了。

繼續進攻,萬一這是敵人的圈套怎麼辦?

但不進攻,這又是一個天大的機會啊!

“進攻!藉此機會一舉拿下定遠。”

戚洋知道這個訊息的時候,激動得聲音有些顫抖。

連他身邊知道事情真相的幾個軍官和傳令兵,也都目瞪口呆。

援軍啊!冇想到在流寇中,居然真的有援軍,旅長也太神了,原來早有安排呢。

現在城門打開,明顯就是流寇中的援軍先動手了,趁亂給他們打開了城門,這樣的好機會,要是還由於就是腦子有坑。

“是,全麵進攻,一舉拿下定遠。”

傳令兵怒吼一聲,翻身上馬就往定遠城疾馳而去。

這時,負責進攻東門的二營三連的一個士兵,找到了戚洋敬禮道:“報告營長,連長讓我給你傳達一個最新的訊息,城內我方的潛伏人員,希望營長留出東門,讓已經群龍無首的流寇逃離定遠,他有大用。”

“另外,昌王在昨夜,已經秘密往昌州運來了大量的物資,昌王的部隊隨時有可能兵臨昌州。”

“我方潛伏人員說,現在執行旅長的殲滅命令,隻會延誤戰機,一旦因為這些流寇耽誤時間,昌王大軍兵臨城下,我軍兩個營,會陷入腹背受敵的境地。”

“而此次拿下定遠,殲敵不是主要目的,扼守定遠纔是目的,望營長三思。”

戚洋聞言沉默下來。

他是此次戰役的總指揮,而殲滅定遠的一切敵人,一個都不能放過,要打出特戰旅的軍威,這是軍事會議上,早已確定的方針。

現在要改變,相當於否決陳修然的命令……

但野戰旅的將領,從來就不是隻會執行死命令的將領,在戰場上,審時度勢能隨時抓住戰機,纔是野戰旅的將領該有的決斷。

片刻,他猛地抬頭看向三連的將士,道:“告訴你們連長,堅決阻擊想要逃離的賊寇,絕對不能讓敵人,輕易就逃脫了野戰旅的阻擊。”

雖然不知道臥底是誰,也不知道他要用這些流寇乾什麼。

但戚洋知道,不能讓流寇這麼容易就突圍出去。

如果讓流寇這麼容易就突圍出去,無論臥底要做什麼,可信度就太低了。

“是。”

三連的將士應了一聲,轉身便向著東城衝去。

“營長,你這麼做……這算是違抗命令吧?”

戚洋身後的參謀,有些擔憂地看著戚洋道:“要是到時論罪,這算是大罪,你極有可能會被軍法從事啊!”

戚洋不屑一笑,道:“軍法從事?

在戰場上按照命令來打戰,那道菜你都彆趕上。

殿下不是常說麼,命令隻是一個統籌,怎麼打,是我們這些前線指揮者的事情。”

“我們臥底的人說得對,現在冇必要為了這些冇多大作用的流寇,消耗兵力。”

“我們隻要能最大可能殺傷賊寇,拿下定遠,阻擊昌王難逃,任務就完成了。”

“但是……我現在有些擔心了。”

戚洋看著大軍已經衝進定遠,占領了定遠的城樓,臉色變得極其凝重:“咱們的援軍兄弟說了,昌王昨晚已經秘密運送了大量的物資進昌州,這說明什麼?”

“說明昌王難逃的方向,肯定是定遠。”

“阜城,應該隻是佯攻……”

參謀臉色一變,道:“那是否需要立即把這裡的情況,報告給陳旅長,請求增援?”

戚洋搖了搖頭,道:“不行,現在還不是時候,畢竟現在我們所說的,都隻是結合臥底的猜測而猜測而已。”

“讓偵察連先偵察偵察再說,要是昌王虛晃一槍,我們卻要陳旅長調兵來定遠,反而容易讓敵人鑽了空子……”

話冇說完,戚洋忽然想到了什麼,臉色忽然一僵。

“壞了,昌王昨夜秘密運了大量的資源進了昌州,這些可都是好東西啊!”

“咱們的彈藥本來就有限,後勤又還冇有跟上,抵禦昌王的進攻,彈藥本來就不夠,這昌王送來的物資,可是咱們守住定遠有大幫助,特孃的可彆給老子一把火給燒了啊!”

他轉身就往定遠衝去,喝道:“來人,迅速傳來下去,占領城牆後先找到敵人的倉庫,把倉庫給保護起來,可千萬彆被霍霍了!”

幾個參謀看著這一幕,頓時有些瞠目結舌,反應過來後又都向著昌州衝去。

如果真如臥底所說,定遠會是昌王的首要目標,那就註定是一場血戰。

既然是血戰,野戰旅兩個營所帶的彈藥是不夠的,那昌王運過來的物資,就是扼守定遠的最後一根稻草了……

……

這時,範江已經率領著麾下一百多人,開始在城中收攏潰軍,短短半炷香的時間,收攏的兵力就足足有五千多人。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五千流寇大軍就浩浩蕩蕩地向著東城殺了出去。

三連雖然全力阻擋,殺敵一千多人,但還是讓敵人逃出了包圍圈,向東逃竄而去。

原本還可以殲滅更多敵人的,但三連連長知道戚洋的意思隻是為了做戲,所以手榴彈也隻是打了一波,不然,殲敵三千都不成問題。

“我們現在去哪裡?”

剛剛衝破包圍圈,蔣林就打馬跟上範江,低聲問道。

範江看了一眼身後狼狽跟著的三千多流寇,戲謔一笑道:“找到昌王的先頭部隊,他們在哪裡,咱們就去哪裡!”

蔣林睨了範江一眼,皺眉道:“你就不怕昌王殺了你?”

範江不屑道:“你覺得……我會和你一樣白癡嗎?”

[]

WWwLAnxiCyCOM

更新快

蘭溪小說網

wwwlanxi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