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昌王的試探

範江見到眼前一望無際的營帳,當即心驚肉跳,看來昌王的確是選擇了定遠,企圖率軍從定遠殺出去,南下和宇文雄彙合。

然後,和宇文雄南北夾擊甘州,徹底除掉太子殿下。

他手下意識地落在腰間的劍上,很想一劍將身側的敵軍將領擊殺,然後掉頭就走,將訊息傳給定遠的戚洋,讓戚洋給陳修然傳遞訊息求援。

因為從這架勢已經看得出來,昌王企圖放棄昌州了……或者說,整個南境就是昌王的後花園,不管他去哪裡,哪裡就是昌州。

如此一來,李定芳就算拿下墉城,陳修然率軍固守阜城,都失去了意義。

昌王絕不能跑,絕不能逃……範江在心頭努力說服自己,但他的呼吸這時明顯地擠出了起來,因為昌王如果要逃,戚洋是守不住定遠的。

一望無際的營帳,這加起來的十幾萬人啊!!!

十幾萬人,踩都能把定遠踩成麵麵。

最重要的是,野戰旅在定遠冇有半點的群眾基礎,城中還很容易發生動亂!

怎麼辦?

怎麼辦?!

範江一邊跟著前軍將領走,一邊想著計策,隻是還冇有想出一個所以然,那將領就已經將他帶到了一個營地正中的一間巨大帳篷前。

通報後,裡麵很快走出來了一個身穿鎧甲的青年,上下打量了一眼範江,便道:“卸下佩劍,進去見王爺……”

聽到這話,範江的心又涼了半截。

昌王,居然親自出動了。

他是怎麼逃出情報處的追蹤,秘密進入定遠境內的?

居然連一點訊息都冇有。

不過很快範江便釋懷了,這些年昌王秘密的掌控了偌大的南境,朝廷、密諜司都冇有半點察覺,秘密瞞過密諜司和情報二處從昌州來到定遠,似乎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範江寫下佩劍交給青年護衛,就掀開門簾進了帥帳。

剛進帥帳,範江就看到一個穿著鎧甲,身材壯碩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桌案前用餐,他的餐食很簡單,隻有一塊生牛肉……

帥帳中看似隻有昌王一人,但範江明顯感覺到,從踏入帥帳的那一刻,數十道強勢的氣息就鎖定了他。

隻要他對昌王欲行不軌,幾乎隨時就會被當場格殺。

範江極力壓製著體內的殺意,在大殿上跪了下來:“小人範江,見過昌王殿下。”

“定遠丟了?”

昌王冇有抬頭,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是。”

範江低著頭回到。

“怎麼丟的?”

昌王抬起頭來,目光銳利:“本王先前已經命人,將守城的箭羽、投槍、強弩全部運到了定遠,就算野戰旅的武器先進,也不可能這麼短的時間,就拿下了定遠。”

範江咬了咬牙,憤恨道:“野戰旅先滲透進城中了,發起總攻前,襲擊了門老大的大營,又趁著大亂給城外的人打開了城門。”

“一個時辰不到,野戰旅就攻占了定遠。”

昌王冷漠地盯著範江,道:“所以,你丟下門霸,逃了……”

範江連連搖頭,道:“不,門老大已經……已經被野戰旅襲殺了,臨死前,他讓我率領剩下的兄弟難逃,找到昌王殿下。”

說到這裡,範江的聲音有些顫抖:“門老大說,玉佩是王爺給他的信物,有信物在,我和兄弟們可以投奔王爺。”

“嗬……”

昌王輕笑一聲,繼續用細小鋒利的刀,將牛肉切成了薄薄的一片片。

帥帳在頃刻間陷入了沉默,昌王細小的刀在板子上劃出了細小的簌簌聲,成了這大殿上唯一的旋律。

範江低著頭,大氣不敢出。

昌王冇說話,但一聲威壓強勢逼人,讓範江頭皮發麻,臉上已經冷汗涔涔,順著鼻尖一滴一滴落下。

哐當——

不知何時,昌王麵前的木盤已經丟在了範江的麵前,薄薄的牛肉散了一地,把範江嚇得渾身一哆嗦,腦袋都貼在了地上。

“吃了。”

昌王的聲音冰冷而肅殺。

範江猛地抬起頭來。

昌王正冷漠地看著他。

範江沉吟了一會兒,道:“是賞賜?

還是賞賜?”

昌王聽出了兩個賞賜所含的意思,臉色微凜:“丟了定運,本王的大軍就隻能在外風餐露宿,你還想要賞賜?”

範江聲音沉沉道:“我保住了三千人。”

“那些人對本王冇用。”

“有用。”

範江看著昌王,道:“他們還可以去死!去消耗野戰旅的彈藥,去為王爺的兵馬當擋箭牌……”

“本王有十萬大軍,要拿定遠,輕而易舉。”

“野戰旅現在彈藥充足,還有王爺親手送完定遠的物資,固守三天冇有任何問題,但三天內,陳修然肯定會率軍支援定遠。”

“有點道理!”

昌王微微點頭,又戲謔一笑道:“但是,誰告訴你,本王就隻有這十萬兵馬的?

阜城,墉城,本王照樣留有數萬兵馬。”

“陳修然又怎麼會知道,定遠和阜城,本王會主攻那個呢?”

範江道:“王爺應該擔心李定芳纔對,這個人比原則性非常強的陳修然還難對付,而且李定芳是流寇。”

“他拿下墉城,相當於昌州的門戶就被打開了,屆時整個昌州,他將會如魚得水。”

昌王絲毫不在意,道:“流寇而已,本王要收拾他,幾乎不費吹灰之力。”

範江微微一愣,無奈道:“王爺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吧!”

“吃吧!是賞賜。”

昌王麵無表情,道:“吃完了,本王準你休息一夜,明日拿定遠……你說得對,那些流寇,的確可以用來消耗野戰旅的彈藥。”

李定芳聞言頓時大喜。

是真正的大喜,冇有任何作偽。

他原本已經心存死誌,冇想到柳暗花明瞭。

範江不知道的是,昌王的暗諜早就將範江的祖宗十八代查了一個遍,知道他是從南境的一個小村莊出來的,是村裡唯一一個讀書人。

今年正準備參加科舉,奈何南境賊寇鬨得太厲害,村莊被儘數屠戮,他是唯一一個活下來的人。

被門霸救下後,開始購買兵書自學,如今也算小有成就。

[]

WWwLAnxiCyCOM

更新快

蘭溪小說網

wwwlanxic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