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王並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畢竟,這件事是他和蚩璃籌謀的借雞生蛋之策,並不怎麼光彩。

誰願意把不光彩的事情,攤在陽光下任人評說?

當然,這件事對於昌王來說,又極具成就感,因為計策很成功,連他最為忌憚的炎帝,都被蒙在了鼓裡。

辛苦經驗了十餘年,如今,終於到了一飛沖天的時候了。

不過,要是有選擇的話,昌王是不想這麼快暴露的。

隻是老睢王劫持燕王的行動失敗了,以炎帝的智慧,怎麼可能聯想不到當年是因為他,才讓老睢王逃過一劫呢?

雖然還尚未完全準備好,好在時機還不錯,如今舉世伐炎的局麵,剛好是他起事成事的時機,哪怕割讓出去再多的利益,他也在所不惜。

他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皇位。

坐穩了江山,那些割讓出去的利益,還愁收不回來嗎?

墨葛聽了昌王信誓旦旦的話,微微地躬下身來,道:“如此甚好,如此一來,南境將再無什麼力量,能夠阻擋我王的腳步了。”

“哈哈哈……”

昌王聞言大笑,道:“先生多慮了,就算有又如何呢?彆忘了,本王也有秘密武器……小太子真以為他有那什麼燧發槍,本王就會忌憚於他嗎?”

“可笑至極!待到甘州,看本王如何收拾他。”

墨葛已經不僅一次聽昌王說過所謂的秘密武器了,但在昌王身邊已經六七年,哪怕昌王再信任他,也從未說過秘密武器,究竟是什麼!

現在聽昌王又一次說起,墨葛沉吟了一下,忍不住地問道:“王爺,不知這秘密武器,究竟是什麼?”

昌王神秘一笑,道:“先生放心,等到了昌州,先生自然就會知曉了,至於現在,保密……”

昌王既然不想說,墨葛自然不敢再試探,不然以昌王多疑的性格,多問兩句恐怕明日他就是某個角落裡,被野狗蠶食的對象了。

“是,那我便拭目以待了。”

墨葛拱了拱手道。

“放心,本王不會讓先生失望的。”

昌王坐了下來,透過半卷的簾幕看著黑沉沉的天,道:“今晚會變天,先生傳令下去,嚴格監管範江等人,切莫生變。”

“是。”

墨葛應了一聲,便退出了帥帳。

出了帥帳,晚風襲來,墨葛臉上那標誌性的笑容便慢慢的冰冷下來……王庭五百口無一活著麼,但我,還活著啊。

抬頭看了遙遠的定遠一眼,墨葛抬步,就向著營外走去。

另一邊,範江回到營地後,手都還是抖的,後輩的冷汗到此時後還冇有乾……這不是演的,而是真的怕。

口頭說不怕死,可特孃的死亡來臨時,誰又真的能坦然麵的。

蔣林見到範江回來了,這才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怕範江直接被昌王砍了腦袋,甚至為了防止這最壞的情況出現,他都已經暗命手下心腹,隨時殺出重圍。

好在範江回來了,最壞的情況並冇有出現。

“怎麼樣?昌王信任你了嗎?”

範江提著井水咕嚕嚕地喝了半桶,蔣林便湊過去低聲問道。

“你腦袋是不是有坑啊?那有這麼容易的?”

範江放下水桶,掃視了一下週圍的防禦。

昌王派來監視他們的部隊將整個營地包圍了,單是大門前就佈置了近千人,院中還不斷有流動哨穿梭,塔上還有士兵嚴格監視……

他瞬間就杜絕了任何突圍的心思。

“明日,我們得回軍攻打定遠,而且還得必須打下來……”

範江坐在水井邊,臉上看似若無其事地和蔣林說笑,聲音卻冷得嚇人:“打不下來,我們都得死。”

蔣林臉色頓時一變,打下定遠?這不是給昌王打開難逃的大門嗎?開什麼玩笑?

“放輕鬆點,彆那麼緊張。”

範江手臂搭在蔣林肩膀上,道:“你這個樣子,彆人一看就知道有事,儘量的放輕鬆一些……對了,事情辦得這麼樣了?”

蔣林低著頭,不讓人看見他的表情。

但他此時攥緊了拳頭,拳頭上青筋直跳,聲音宛若猛獸的嘶吼:“我輕鬆你大爺啊!明日要對戰的,是我們出生入死的兄弟,你打算怎麼打?殺了他們嗎?”

雖然現在是流寇,但蔣林是不願意向自己人動手的。

範江一巴掌甩在蔣林的腦袋上,嘴角依舊掛著笑容:“你現在是流寇,你就得把你原來的身份忘記了。”

“我們現在好不容易纔混到昌王的身邊,隻要能得到昌王萬分之一的信任,我們就可以成為一支能撼動戰局的騎兵,動嗎?”

蔣林沉默了一會兒,聲音沉沉道:“老子做不到你那麼冷血!”

“你必須做到,這幾十太子殿下和旅長選你的原因。”

範江雙手枕著頭靠在井牆,他這時碰頭散發,看上去有些狼狽,但一雙眼睛依舊如空中爬上來的明月,皎潔、清澈。

氣氛一下沉靜下來。

“知道我今日見到昌王,最大的收穫是什麼嗎?”

片刻,範江淡漠的聲音響起:“昌王太平靜了,整個人冇有半點的危機感,哪怕是太子殿下,在北境大戰必勝的情況下,依舊徹夜難眠。”

“而昌王呢?外有殿下大軍壓境,內有流寇為禍四方,但他卻冇有絲毫的慌亂。”

“目依舊如鷹隼,麵依舊似虎豹,聲依舊若洪鐘……一餐,還能吃三斤牛肉,半壺燒酒。”

“他如果不是傻子,那就隻能說明一件事!他還有底牌。”

“但他的底牌是什麼?冇有人知道,所以,我們必須將他的底牌和背後錯綜複雜的勢力,給顛覆搗毀。”

“否則,一旦昌王亮了底牌,你知道後果是什麼嗎?”

“後果極有可能,是殿下的南征徹底失敗!保證南征順利完成,任何犧牲都是值得的,這個罪人……我來當。”

蔣林聞言,重重一拳砸在地上,無言以對。

……

與此同時,甘州。

孫越秘密帶著人進了甘州城,找到了昌王留在甘州的負責人,剛見麵孫越就直接問道:“立即召集甘州城中我們的人,今晚夜半,配合南楚襲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