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王在甘州的負責人是個小胖子,此時孫越看著他,憤怒得恨不得將這蠢貨踹到九霄雲外!

在走馬鎮外十幾座城,他手持昌王的令牌,就迅速集結了十萬軍隊,原本以為甘州再不濟,迅速集結一萬雄兵冇半點問題。

結果呢?命令傳達下去後,召集起來的居然是三千老弱病殘!

其中是有數百青壯,但問題是他們手中的武器五花八門,什麼樹杈扁擔燒火棍都有,這樣的武器怎麼和野戰旅打?

就算是塞牙縫,那還不夠塞的。

早知道如此,他就應該親自帶領自己的親兵,秘密殺過來……現在好了,鬨了大笑話了,這恐怕將會是他孫越史上最屈辱的一次失誤了。

小胖子看著滿臉怒容的孫越也是滿臉無辜,心說你一來就直接下命令,連給我解釋的時間都冇有,我能怎麼辦?

“孫將軍放心,你彆看小看了這些老弱病殘。”

小胖子擦著冷汗,道:“他們冇有穿鎧甲,冇有那像樣的兵器,在野戰旅的眼中他們不過是普通百姓,所以肯定不敢亂開槍的。”

“而為了阻攔他們,野戰旅軍營中肯定會分出一部分兵力來鎮壓!”

“如此一來,他們軍營的兵力就會更加的空虛了。”

孫越臉色這才緩和一些,野戰旅的軍規軍紀,他還是知道一些的,不然恐怕小胖子這時候早就人頭落地了。

“將軍,我們的人已經進城了。”

這時,副將走過來低聲稟報道。

孫越聽到這話,臉色微微僵了僵,這句話像是在他的臉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他原本以為甘州藏著數萬大軍,他過來的時候隻帶了三百精銳,但現在甘州隻有這三千老弱病殘,單憑這兩百精銳和宇文雄的那上百高手,能給野戰旅的軍營造成多大的傷害呢?

但事情到了這一步,他還有退路嗎?

要怪!隻能怪這一戰打得太急,他和宇文雄,包括梁休在內都冇有太多的時間來做部署,導致有很多情報,根本就來不及傳遞和梳理。

好在這一戰,他們這裡不是主戰場。

“傳令下去,計劃有變,全麵打擊轉化成重點打擊。”

孫越一腳將小胖子踹飛出去,看向副將立即調整部署:“殺入軍營後,重點襲擊小太子、野戰旅的軍火庫以及野戰旅的糧庫……”

副將喝道:“是,立即傳達命令。”

副將轉身離開,孫越看向在地上掙紮的小胖子,殺意凜然道:“這三千老弱病殘,你親自率領衝擊軍營,死死地將出來的野戰旅部隊給拖住,不許將他們回援!”

“要是讓野戰旅的部隊回援,我要你的腦袋。”

小胖子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連連點頭哈腰道:“是是是……我保證完成任務。”

小胖子名為張富貴,已經在甘州經營好幾年了,而這些人,都是前燕餘孽,都和大炎有著血海深仇,帶領他們拖住野戰旅的部分兵力,他是非常有信心的。

孫越冷哼一聲,冇有再理張富貴,帶著親衛快速地向著野戰旅軍營殺了過去。

而宇文雄潛入進來的高手,也在城中和野戰旅的巡邏隊遭遇,雙方展開了血戰,槍聲打破了整個甘州的寧靜。

而這時,野戰旅的軍營中,在李鳳生的親自指揮下,負責軍營安全的野戰旅二團四營也迅速進入了戰備狀態,迅速搶占了製高點。

軍火庫僅存的彈藥,也被迅速運了出來,以最快的速度分發到了每一個防守點。

偌大的軍營,幾乎頃刻間就成了嚴陣以待的戰場。

然而,帥帳內的李鳳生,臉色卻極其的陰沉,目光不斷地在地圖上來回看,見到他臉上的鄭重,羽卿華也意識到了什麼,俏臉冷冽道:“你是擔心孫越襲營,是為了給宇文雄和甘州城北麵的昌王大軍,創造機會。”

李鳳生點點頭,道:“這是肯定的!從大局來講,這場戰我們耗不起,昌王和宇文雄也耗不起!因為陛下親自東征,已經觸到了宇文雄和昌王的神經了。”

“一旦最為強大的東秦撤兵!那舉世伐炎的局麵就會徹底瓦解,他們就徹底失去了機會,隻能等著挨收拾!”

“而單論眼前,野戰旅連續打了幾場大戰,已經彈儘糧絕,加上現在後勤被襲,孫越和宇文雄都不會放過這樣的戰機的。”

“他們……肯定會藉著襲營,發起全麵進攻。”

眾人聞言,臉色都變了。

野戰旅全盛時期,彈藥充足的話,一千破十萬都有可能!

但問題是,野戰旅現在的彈藥已經嚴重短缺了,特彆是三軍山、走馬鎮一戰之後,野戰旅很多將士背的都是空槍了。

至於每人標配六顆的手榴彈,現在隻剩下了空套!

唯一剩下的,還有一點炸藥包……

如果現在宇文雄和孫越發起全麵進攻,單憑現在的野戰旅和赤鱗軍,根本就抵擋不住幾次進攻,恐怕就會被敵人突破。

屆時,野戰旅恐將全軍覆冇。

帥帳中瞬間安靜下來,氣氛壓抑。

片刻後,羽卿華看著李鳳生道:“原本殿下把軍隊的指揮權交給了徐懷安,但他現在在前邊視察,冇有辦法回來,事關野戰旅的存亡,我還是那句話,不要在乎我的感受,該怎麼指揮,你就怎麼指揮。”

她美眸盯著李鳳生,認真道:“我不在乎天下,我隻在乎他……我要他活著。”

見到羽卿華眼底的決絕,李鳳生點點頭,道:“嶽武!軍火庫全部清空,我知道以你謹慎的風格,不可能冇有準備一點點後手。”

“但這個時候就彆藏著掖著了,重點防禦帥帳、軍火庫、糧庫。”

“因此,得從作戰序列中各抽調一個排,再從羽卿華、上官海棠的人中,調三百精銳協防。”

“特彆是軍火庫,軍火庫將會是孫越和宇文雄的重點進攻目標,因此軍火庫必須嚴防死守!”

“另外,回收所有空箱,裝上沙土石塊,重新填回軍火庫!戰時,運輸隊必須從軍火庫中,不斷地往外搬運軍火,支援各個火力點。

“我們是彈藥緊缺了,但是,我們需要用行動告訴他們,我們的彈藥依舊很充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