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都明白李鳳生的意思,他這是想要迷惑敵人。

隻要能迷惑孫越和宇文雄,讓他們有所顧忌,野戰旅就還有一線生機,甘州就還有一線生機……

否則,甘州危矣。

“是,我立即開放小倉庫。”

嶽武站直,立正:“但是……我的小倉庫也隻夠裝備一個連。”

李鳳生臉色微沉,隻夠裝備一個連,這樣算下來,手榴彈不過六百顆,彈藥不足三千發,算下軍火庫剩下的,手榴彈依舊不足千枚,而子彈不足五千發。

打一場小規模的戰鬥是足夠了,但要威懾和矇蔽敵人,顯然是不夠的。

因為要麻痹敵人,必須是持續火力,而且火力還要足夠強,否則,想要麻痹孫越,是不可能的。

“不行,不能這樣打!”

上官海棠原本是冇有資格參與軍事會議的,她隻是旁聽,但聽了李鳳生的計劃後,她忍不住出言反駁。

眾人的目光,幾乎齊齊地落在上官海棠的身上,就連羽卿華,這時美眸也有些詫異,冇想到她居然會主動參與進來。

上官海棠冇理會眾人的目光,她淡漠地看了李鳳生一眼,道:“你的計劃是不錯,成功了能解決野戰旅短暫的危機,但有一個很大的漏洞。”

“你彆忘了!孫越不是什麼悍將猛將,他是智勇雙全的將領。”

“野戰旅接連戰鬥,彈藥短缺的問題,孫越早就懷疑了!他一進攻,你直接給他來一波全方位火力覆蓋。”

“如果是我,我一定會認為,這是野戰旅的垂死掙紮,是唬人的,他想要的就是讓我撤退,想要告訴我野戰旅依舊彈藥充足!”

“所以隻要我咬死這一點,那麼等野戰旅打完這一波彈藥,那就是野戰旅的忌日。”

眾人聞言倏然驚覺,是啊!孫越可不是一般人,強大的火力或許會嚇退一般的將領,但想要嚇退孫越太難了?

就連李鳳生,這時眉頭也是微皺。

他明白上官海棠的意思,也不是冇想到,隻是他從一開始,就是想要將軍營的損失降到最低,畢竟梁休還在閉關,不能出現任何意外。

但他也不得不承認,上官海棠一針見血地將他心底殘存的那點僥倖,給點了出來。

李鳳生看向上官海棠,道:“但你有冇有想過,野戰旅的戰力幾乎都來自於燧發槍和手榴彈,失去燧發槍和手榴彈的威懾!他們的戰力就會急速下降。”

“來的敵人都是精銳,有可能他們還冇反應過來,就犧牲了。”

上官海棠靠著桌案,雙手環胸撇了撇嘴,道:“嗬嗬,關我何事?我隻是建議而已。怎麼選擇,怎麼作戰,那是你們的事情。”

眾人聞言都沉默了下來,目光都看向了李鳳生,等著他下決定。

而這時,槍聲已經越來越近,證明敵人也已經越來越近了。

羽卿華沉吟了一會兒,打破了沉默,道:“我覺得上官海棠說的有道理,與其讓孫越懷疑這是野戰旅的退敵之策,不如讓孫越覺得,這是野戰旅的殲敵之策……”

“當然,這樣做我們會有犧牲,而且是大犧牲,但這樣所達成的目的,比直接炮火轟炸更讓孫越刻骨銘心。”

“李鳳生,我知道你是怕影響到梁休,我也怕……”

“這個天下我不在乎,你也可以不在乎,但是!他在乎的。”

李鳳聲聞言下意識地攥緊了拳頭,他明白羽卿華的意思,誘敵深入,然後再集中所有火力,給敵人致命一擊。

但這樣做,野戰旅會有很多將士,死在敵人的刀下。

當然,他也不得不承認,相比於他的直接,上官海棠和羽卿華的計劃,更符閤眼前的戰局。

因為對手,是孫越。

“四營長,放棄之前將敵人放進來全麵攻擊的計劃。”

李鳳生很快做了決定,下達了命令,道:傳令下去,死守防禦點,打光所有子彈和手榴彈,然後向軍營內撤,將敵人引進來打。”

二團四營營長並不是京都權貴,而是北境之戰因為驍勇善戰,因軍工提上來的,名為趙傑,是個身材魁梧的青年。

得到命令,他立即敬禮道:“是。”

李鳳生目光再次看向嶽武,道:“之前軍火庫的計劃不變,我再給你一個連,將小倉庫的彈藥全部裝備給這個連,將敵人引入之後,等待命令將其全部消滅。”

“我要讓孫越覺得,今晚他所謂的襲營,不過是我們準備伏擊他的一個圈套。”

命令立即就被傳達了下去。

但是,李鳳生、上官海棠,包括羽卿華在內,他們都忽略了一個非常致命的問題。

那就是孫越麾下的五百親兵,全是五品上的高手啊!

在走馬鎮梁山過道時,梁休就已經為此罵過娘了,當時還以為孫越將整個南境的武道高手,全籠絡到麾下了。

燧發槍是厲害,手榴彈也牛逼!

但是,在麵對孫越這三百多五品上的高手,加上他們有輕功做掩護,在屋頂間不斷穿梭跳躍躲避,野戰旅的燧發槍對他們的命中率,就變得非常的低了。

哪怕有手榴彈的配合,對冇有能對他們造成太大的傷害。

因此,敵人幾乎隻有了一炷香的時間,就幾乎無限地接近了野戰旅的軍營,在孫越的帶領下,蝗蟲一般向著野戰旅襲來!

噗噗……

短短一瞬間,長刀入體的聲音就在空氣中傳開,高塔上,屋頂,街麵的防禦點,幾乎瞬間就被孫越率人攻陷。

李鳳生的命令是打光所有子彈和手榴彈,然後向軍營中撤,但是,敵人並冇有給他們這個撤退的機會。

很多野戰旅的將士連身上的子彈都冇有打完,就已經血濺當場,而這時,宇文雄的人,也已經從南麵殺了進來,和孫越形成了夾擊之勢。

整個軍營瞬間被槍聲、爆炸聲,喊殺聲,慘叫聲充斥著……

遠處,李鳳生看著這一幕,臉色越發的冷冽下來,他忽然發現,還是太低估孫越軍隊的戰鬥力了。

在這樣的精銳麵前,無論是彈藥全麵覆蓋還是誘敵深入計策……都顯得非常的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