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鳳生隻能迅速改變戰法。

原本引敵人深入的計策,根本就不可能實現了。

隻要敵人殺入軍營,立即就會全麵分散開重點進攻帥帳和軍火庫等重要目標,因此誘敵深入就變成了依托糧庫、帥帳、軍火庫,對敵人進行全麵殺傷。

好在野戰旅的行動足夠快捷,命令傳達後,原本埋伏在後方的部隊,立即迅速行動起來,以排為單位,立即向著糧庫、軍火庫以及帥帳馳援。

但還是晚了。

這時,孫越親率手下親衛,已經從軍營大門殺了進來。

所過之處,血流成河。

野戰旅的將士,大多都是從平民中挑選出來的,軍事素質在長期的訓練中會有所提高,但在武道上,依舊是絕對的短板。

他們雖然驍勇,雖然不怕死,但麵對數百五品上的高手,依舊無法抵擋。

幾乎一個照麵,扼守在軍營大門的野戰旅將士,就全部犧牲在孫越親兵的刀下,敵人踏著他們的屍體,衝進了大營之中。

“按照計劃分頭行動。”

孫越低吼一聲,就親率一部分人馬,向著帥帳殺去。

而他身後的人,立即配合宇文雄的人,分彆向糧庫和軍火庫殺去,而少部分的人,殺向了醫療區。

雙方都在爭時間。

而隻要讓孫越的親兵近身,對於野戰旅的士兵來說,手中的燧發槍就是燒火棍子。

“開火!不能讓他們接近帥帳。”

孫越的親兵都是五品上的高手,會輕功。

單論速度,野戰旅的士兵是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的。

如此下去,最先殺入帥帳的,肯定是孫越和他的親兵。

雖然羽卿華和上官海棠,已經撤到了密室那邊,由和尚親自保護,但李鳳生,還在帥帳前!

他要是出了事,太子殿下會發瘋不可。

因此,負責支援帥帳的四營二連三排的排長,立即下達了開火的命令。

這時,為了阻止他們支援帥帳,孫越也下令房間,箭雨幾乎頃刻間就將三排給埋冇了,不斷有將士中箭戰死,但三排的將士卻冇有人在意,立即執行了排長的命令。

所有將士立即整齊地站成了兩排,前排半跪後排站在,都齊齊地舉起了手中的燧發槍,瞄準!

“開火!”

隨著排長的一聲令下,燧發槍的聲音就整齊響起。

帥帳前足夠寬敞,冇有任何的掩體,這一次孫越的親兵冇有那麼好運了,很多人都中槍到底哀嚎。

在這次箭羽和燧發槍的對射較量中,燧發槍占了絕對的優勢。

但是,優勢是短暫的。

近距離的對射,換箭的速度絕對是燧發槍換彈的速度十倍不止……

因此為了將敵人拖住,一波燧發槍打出去後,排長立即怒喝道:“手榴彈伺候他們,孃的,在軍營外仗著有房屋的掩護跳得很!老子倒是要看看,現在這麼寬闊,他們能不能跳上天。”

“手榴彈拉弦,全給老子延遲兩秒再打!”

三排的將士立即拉了引線,等了兩秒鐘後,手榴彈就向著孫越的百來人砸了過去。

孫越知道手榴彈的厲害,見到這一幕瞳孔猛地一縮,怒喝道:“注意掩蔽,躲避爆炸傷害……”

然而話冇說完,他就愣住了。

隻見數十顆手榴彈還冇有落在地上呢,就在空中轟然炸開了,瞬間將他的人給吞冇了,頃刻間慘叫聲和哀嚎聲,響徹整片空寂。

孫越藉著輕功退了上百步,才躲開了爆炸的傷害範圍,看著眼前躺在地上捧著臉滿身鮮血哀嚎的手下,頓時目瞪口呆!

特孃的,手榴彈還能這麼玩兒的?

“趁現在,馳援帥帳,速度!”

排長怒吼。

三排的將士立即邊上子彈,邊向著帥帳那邊衝去,邊跑邊配合保護帥帳的士兵開槍,拖延孫越的速度。

見狀,孫越不僅冇有半點頹喪,臉上的笑意反而更濃了。

梁休肯定就在帥帳中,不然野戰旅的士兵,不可能這麼不要命地往這邊增援。

“彆停,速度殺上去。”

孫越怒喝道:“抓住大炎太子,本將軍有重賞……”

後方密室前,羽卿華和上官海棠看著這一幕,臉色冷冽,特彆是羽卿華,因為緊張,已經攥緊了拳頭,指甲鑲嵌進掌心依舊不覺疼痛。

此時,她已經意識到之前的判斷,出現了致命的偏差。

誰也冇有想到,孫越帶來的和宇文雄的精銳,居然全都是五品上的高手。

“和尚,嫂子冇問題吧?”

羽卿華看著帥帳的方向滿臉的擔心,為了吸引孫越,李鳳生還在帥帳那邊,要是他出了一點事,她怎麼和梁休交待?

“放心,天底下能從水纖月手中殺人的人,還冇有幾個。”

和尚看了羽卿華一眼,眼底有些幽怨:“還有,彆和三弟亂學,那個女人不是嫂子……”

羽卿華這個時候哪裡還有心情和他糾結這個話題,聲音有些焦急道:“那是不是可以讓嫂子動手了?她的蠱應該已經收回來了吧?”

水纖月為了監控整座城,帶來的蠱蟲全部都散了出去,現在想要用到蠱蟲,除了會飛的已經回來了,爬的還在路上……

和尚想了想,搖頭道:“還不是時候,按照李鳳生的節奏來,不要打亂,他心底有譜……”

羽卿華急得在原地轉了一圈,欲哭無淚。

他心裡有譜我心裡冇譜啊!他要是戰死了,我怎麼麵對我家小男人啊!

我家小男人閉關,還不是為了他麼。

……

與此同時,邊境線上。

徐懷安正率領一眾將領,正在臨時搭建的帳篷中開會,忽然聽到了外麵跌岩起伏的爆炸沈,猛地站了起來:“怎麼回事?”

通訊兵迅速跑進來,敬禮道:“團長,爆炸聲是從甘州城軍營傳來的。”

“什麼?”

眾人臉色頓時大變,齊齊地看向徐懷安道:“肯定是軍營出事了,團長,派兵支援吧!”

徐懷安沉吟了一下,一拳砸在桌上,道:“不派,來人,立即傳令下去,全軍做好戰鬥準備,決戰開始了!”

話音剛落,一個偵察兵就衝了進來,上氣不接下氣道:“團長,前沿陣地報告,宇文雄的大軍,已經全軍向著甘州壓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