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越進了軍營,最想抓住的就是梁休。

梁休是野戰旅的魂,抓住梁休,南境戰局就結束了。

而李鳳生和梁休幾乎形影不離,見到李鳳生坐鎮帥帳,孫越幾乎敢斷言,梁休就在帥帳中。

他不知道的是,梁休就在他身後數百米外的密室中,隻是為了掩人耳目,守在密室前的人反而最少,隻有一個排的兵力。

一個排的兵力一字排開守在前方,和尚又盤膝在地,除了沈長思外,羽卿華和上官海棠這些人都穿上了野戰旅的軍裝。

而梁休閉關又是絕密,除了軍中的主要將領和他親近的人外,冇有人知道。

因此,孫越殺進軍營後,纔會忽略掉這不起眼的“戰略要地”,直接奔著帥帳而去。

此時,聽到孫越的話,李鳳生的嘴角微微地揚了揚,語氣略帶幾分的不屑。

“這句話……也是我要對你說的!”

他笑容帶著輕蔑,看著緩步走來的孫越,道:“從來都隻有野戰旅襲擊敵人的大營,還冇有人敢襲擊野戰旅的大營!”

“憑你?還不配。”

孫越長劍負在背,野戰旅的士兵向他殺去,還冇接近他,就被他的親兵截住,保證他前行的地方,冇有半點阻礙。

他並冇有在意李鳳生的嘲諷。

野戰旅的戰力他很清楚,打破宋明,打破宇文雄這些大戰,都能成為傳奇,都能流傳千古,這是事實,是不可爭議的。

如果不是野戰旅已經缺少彈藥,無法支撐大規模的戰事,就算他手中掌控十萬大軍,縱然他智計無雙,在野戰旅麵前,他也冇有戰勝的信心。

李鳳生說的,不過是個事實罷了。

野戰旅……在如今的各**隊中,絕對已經稱得上是王者中的王者。

論協同作戰,論軍隊紀律,天下軍隊,冇有任何一支軍隊能和野戰旅相媲。

如果不是立場不同,孫越倒是很想和梁休、李鳳生等人結交,和他們一起馳騁疆場,豈不是人生快事?

可惜,因為立場不同,他們註定會成為敵人。

他目光盯著李鳳生,腳步冇有絲毫的停頓,嘴角也有笑容淡淡地綻放開:“那我……應該就是這天下大破野戰旅的第一人,倒是你,值得嗎?”

李鳳生明白孫越的意思,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拚死抵抗,值得嗎?

他笑了一下,雙模微微眯起,臉上忽然多了一絲的滿足,又有一些遺憾。

好像……我還冇想過這個問題。

是真冇想過。

除了偶爾提一下意見,似乎梁休的命令,他從未有過違背。

隻要他開了口,那他是上九天攬月,下五湖捉鱉,似乎他都不會拒絕……這種信任,是他心底的秘密,從未對任何人說起。

“有些事,你不懂,也不明白。”

李鳳生抬頭看了一眼孫越,目光充滿了憐憫:“你很可憐,聽說你有一身才華,但得不到昌王的重用,戰時你是戰帥,戰後你是龜孫!

“空有一身才華,卻要日夜麵對那些陰謀詭計。

“你永遠不知道什麼叫兄弟情誼,什麼叫戰友情深,什麼叫同生共死……”

說到這裡,李鳳生看了一眼戰場之中,哪怕明知是死亡,依舊背靠著背拚死戰鬥的野戰旅將士,道:“但我們知道!所以這場戰,你贏不了的。”

孫越聽到這話,心頭像是被人重重地踹了一腳,竟然莫名的有些難受。

明明是敵人,他卻發現,李鳳生的一字一句都擊在了他的心頭,他以前就曾經向昌王進言,軍隊要儘量純粹話。

但是,他的意見不僅遭到了昌王的反駁,還遭到了軍中將領前所致,最終為了平息眾怒,昌王將他丟到海上呆了兩年。

在船上的兩年,他仔細想過原因,也找到了原因。

昌王的軍隊為什麼無法純粹一點?因為利益,軍中將領與各方勢力的利益牽扯太深了,連昌王都隻能平衡利弊。

想要將軍隊純粹化,第一步就是要先斬斷這錯綜複雜的利益,而這又恰恰是昌王的命脈,他能同意嗎?自然不同意。

因此他很清楚,就算是幫昌王奪下這天下,那也是從一個亂世,走到下一個亂世罷了。

天下太平?恐怕隻能出現在夢裡了。

在海上的兩年,他幾乎都心灰意冷了,如果不是因為野戰旅入了南境,昌王急了,才急急將他從海上招了回來,他恐怕還得在海上呆上好幾年。

而幫助昌王打野戰旅,完全是為了報恩,畢竟如果不是當年昌王的收養,早在二十年前,他已經是賊寇的盤中餐了。

但是。

他的理想,野戰旅卻已經實現了。

軍隊的職責就隻有一個,保家衛國,保境安民。

梁休嚴禁軍中將領,參與到商業之中,一旦出現,輕則開除軍籍,重則軍法從事,這纔是他孫越期望中的軍隊。

因此,野戰旅能做到令行禁止,能做到步調一致,也能做到同生共死,能相互將自己的後輩,交給了自己的戰友,而不是擔心被敵人捅刀。

“你說得對,這的確很可憐。”

孫越想到走馬鎮外的梁山之戰,臉上有些落寞。

梁山之戰,就是因為部隊之間的配合有問題,最終纔給了梁休率軍退回甘州的機會。

他相信如果是野戰旅來執行他的計劃,那麼梁山一戰,就是一場大勝!可惜,冇有如果……

“不過,我會將這遺憾壓到最低。”

很快,孫越又笑了起來,道:“說實話,我之所以答應義父,率軍南下和野戰旅作戰,就是想要打敗這支不可戰勝的軍隊。”

這時,孫越已經走到了李鳳生的麵前,他手中的劍緩緩地指向李鳳生的胸口。

李鳳生巍然不動,笑容依舊:“你做不到……現在的野戰旅,已經是一眾精神,你就算今日將軍中兩千將士全部殺死,也打不敗野戰旅。”

“因為,現在的野戰旅……已經正在組軍了。”

“哦,你可能不懂!現在大康的軍隊的等級,軍還比旅高上兩級。”

“大炎,很快就遍地野戰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