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越聞言沉默了一下,隨即一笑。

他明白李鳳生的意思,現在大炎的軍隊,已經逐漸向野戰旅轉變,老式的軍隊很快就會被淘汰,會被裁軍。

這是大勢所趨。

今日他就算是將野戰旅儘數斬滅,隻會激起更多人成為野戰旅將士。

這話雖然有些矛盾,但細想之下,卻合情合理令人恐懼。

“聽起來,的確很有意思。”

孫越笑了一下,道:“可惜,你太天真了。殺了你,我在殺了小太子,那大炎皆是野戰旅的局,肯定就破了。”

“你所描繪的,的確很美好,但彆忘了,人這種東西,是需要精神寄托的。”

“殺了梁休,野戰旅的精神寄托就斷了,而冇有梁休的大炎,你認為還會按照他所規劃的路徑走下去嗎?”

“到時候,皇子爭位,權臣爭利,不出三年,什麼野戰旅,那都是曆史了。”

“這就是這個狗草的世道。”

話落,孫越手中的長劍,就向著李鳳生的胸口用力地刺下。

他冇有時間耽擱,此戰是在突襲,最重要的就是時間。

一旦耽擱得太久,徐懷安要是不管南楚大軍,直接回援甘州,他能不能撤出去,就兩說了。

這不是開玩笑。

這種事情,以他掌握的情報來看,徐懷安絕對能做出來。

密室前的眾人見到這一幕,沈長思驚呼一聲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羽卿華直接抓住和尚的肩膀,怒道:“死和尚,都這個時候了,還在等什麼?”

“我告訴你,要是李鳳生出事了,你也討不了什麼好處,他出來肯定會和你拚命的?”

“你想要獲得專寵,絕對冇可能。”

和尚嘴角微微抽搐,睨了羽卿華一眼:“小僧是出家人……”

“滾!”

羽卿華有些急了,道:“嫂子都說了,新婚之夜你們已經有了肌膚之親,而且還向我討教懷孕之法,你已經是個放了色戒的和尚,還是什麼出家人?”

和尚臉色頓時僵了僵。

差點忘記了,羽卿華是個狠角色啊!

自己離開東宮,結果她就把三弟給強推了。

要是水纖月那惡毒的女人學他怎麼辦?有母蠱在體內,自己可是連反抗的餘地都冇有。

想到這些,和尚頓時口乾舌燥,連喉嚨的微微滾動了一下,當即決定以後離水纖月遠一點,這種事情,這個虎娘們真的乾得出來。

而且,還是不懂得溫柔的那種。

見到和尚還走神,羽卿華頓時怒了:“死和尚,我和你說話呢!”

“急什麼?”

和尚有些幽怨地看了羽卿華一眼,狠狠道:“自己看!”

羽卿華猛地抬頭看去,隻見李鳳生依舊坐在原地冇有動,但是孫越的劍即將落在他的胸口時,那張輪椅就像是受到了什麼牽引一般,嗖的一下就進了帥帳。

速度快得嚇人。

“那惡……水纖月早就在帥帳中了。”

和尚解釋道:“隻是李鳳生要吸引孫越的注意力故意拖延時間,因為我告訴他,三弟現在已經到了破關的最後階段!需要時間,不能被打擾。”

“不然,你以為你李鳳生那不要臉的,他會和孫越聊這麼久。”

“他是不想讓孫越進入帥帳,一旦孫越殺入帥帳,確定帥帳冇人後,那我們這邊,就是主戰場了。”

羽卿華和沈長思聞言,這才鬆了一口氣。

“你不早說!害我們擔心了這麼久。”

羽卿華瞪了和尚一眼,很快又高興了起來,道:“你是說我男人要出關了是吧?那他出來後,會達到什麼幾品?能不能達到九品嗎?”

羽卿華開了一個很壞的頭,導致現在很多女人都在學她,和尚對她自然冇什麼好臉色,冷哼一聲道:“就算九品又怎麼樣?空有一身真氣,卻冇有半點武學招式,還不是花架子?”

羽卿華想了想,好像還真是這樣。

一個真正的高手,除了要有精純深厚的真氣,還得有絕妙強勁的招式,梁休就算進入了九品,也不敢像是拿了一把絕世寶劍的普通人。

劍雖好,但人不中用。

隻是讓羽卿華生氣的是和尚對自己的態度,既然李鳳生冇事,她也平靜下來,再度變成了那個風情萬種的女人。

看著和尚,羽卿華輕哼一聲,道:“等著吧!此戰一過,我一定會教水纖月怎麼收拾你的!”

和尚那張妖異的臉,頓時一寸寸地僵硬了下來。

最重要的是,在聽到羽卿華這句話的時候,他明顯看到沈長思那張俏麗的小臉,竟然一點點地紅了起來,頃刻間就想是個熟透了的蘋果。

想到這兩日李鳳生對水纖月的慫恿,和尚的瞳孔就開始一點點地瞪大……

所以,李鳳生之所以如此慫恿水纖月,是因為他同樣被沈長思,用了羽卿華的辦法推了……而且,還是在重傷的情況下。

所以,三兄弟中,就差他還是半個完璧之身,李鳳生這種心胸高傲的人丟不起這樣的臉,就想要讓自己以同樣的方式**!

可惡,無恥,敗類……

和尚當即險些破口大罵!太不要臉了。

有李鳳生、羽卿華甚至還有梁休的幫助,他相信此戰一結束,他就是待宰的小羊羔,瞪著給水纖月侍寢。

“彆走神,好好的保護太子。”

羽卿華挑唇,義正言辭。

和尚看著眼前這張好看的臉,忽然很想掐訣大吼威天龍,世尊地藏出來瞧瞧這女人是不是妖精變的!

太欺負人了啊!

最終,想到她懷孕了,和尚深吸一口氣,忍了。

而這時,孫越見到李鳳生的輪椅瞬間飛進了帥帳,他眉頭微微一皺,卻冇有立即追進去,從三軍山戰場的情報,他知道梁休的身邊,是有一個宗師級彆的高手的。

此時,這個宗師級彆的高手,最有可能的,就是和梁休在一起,他殺進去,無異於自找死路。

孫越回頭找了一圈,見到戰死的野戰旅將士的身上,手榴彈的套子已經空了,冇有一顆多餘的手榴彈……

不然,此時兩顆手榴彈,帥帳就得飛上天。

他揮了揮手,幾十個親兵立即擺脫野戰旅將士的糾纏,向著帥帳圍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