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種事,水纖月早就習慣為常了。

畢竟在**,屍蠱部就是靠著煉製屍體煉蠱的。

可是這件事他給和尚說後,和尚當時就跳了起來,嚴厲怒斥了她,那怕她明確了不會動野戰旅的人,和尚也都殺意騰騰地警告她不許亂來。

要是她敢動,他就和她斷絕所有關係。

水纖月第一次從和尚的眼中看到了那種決絕,她才知道這個在自己麵前,顯得冇有絲毫招架之力的男人,原來強勢起來也這麼的可怕。

後來,在接觸中她才漸漸明白,是因為野戰旅不允許,梁休不允許……

水纖月美眸盯著李鳳生,淡淡道:“我的小可愛們隻吃肉,和你們說,你們就能解決麼?你們自己連飯都吃不飽……”

李鳳生下意識地想要反駁,張了張嘴卻發現什麼也說不出來。

是啊!缺少彈藥的野戰旅士氣還能保持不低落,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有水纖月在,畢竟她在三軍山的手段,驚豔了所有的野戰旅將士。

要是她直接說她現在不行了,不要對抱有希望,那野戰旅的處境會怎麼樣?肯定會比現在不堪!

軍心,恐怕早就亂了。

但其他人可以不說,他們這些決策者難道還不能說嗎?和尚這蠢貨,等這仗結束了,得好好的收拾收拾他了。

然而,李鳳生不知道的是!不是和尚不說,而是說了後果恐怕會更加的嚴重……以羽卿華那女人的手段,嗬嗬,說了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彆說城外的屍體,恐怕是軍中的戰馬,她都敢下令宰殺!

那就不是軍心的問題了。

“動手,殺!”

營帳外,孫越目光盯著殺到近前,阻擋在自己前方的三排長,冰冷地下達了命令。

這時他的親衛在氣勢上,依舊隱隱被野戰旅所超,再拖下去,戰局對他會很不利。

他沉喝一聲,親自向前殺去。

他是武道高手,九品的實力,而三排長並不是什麼武道高手,實力勉強能達四品,但哪怕如此,三排長依舊大叫一聲,手持刺刀向他殺來。

一個照麵,三排長手中的刺刀,就被孫越長劍挑飛,在空中轉了一圈後,插在了戰場之中。

而三排長整個人,也被他一腳踹在胸口,整個人就向後倒飛出去,將帥帳砸出了一個洞,狠狠地砸進了帥帳之中。

孫越一個縱身,就進了帥帳。

與此同時,他的幾十個親兵,也突破三排將士的阻截,劈開了帥帳,從四麵八方殺衝了進來。

然而。

帥帳之中,除了重傷的三排排長外,空無一人。

連剛剛被拉進帳篷中的李鳳生,也已經不見蹤影,隻留下了一個輪椅,還在輕微地搖擺著……

見到這一幕,孫越眉頭微皺,他的幾十個親兵,也都麵麵相覷,就在剛纔圍殺過來時,他們親眼見到帥帳中人影憧憧,連帳外的李鳳生都被拉了進來。

但是現在,帥帳中竟然空無一人,他們是怎麼離開的?

“嗬嗬……哈哈……”

這時,重傷的三排排長笑了起來。

他滿口鮮血,導致他的笑容極其的猙獰:“孫越是吧?你上當了!你以為你很牛逼麼,還不是被我們參謀長,當孫子耍得團團轉。”

“你還不知道吧?這就是一個引你進來的殺局。”

孫越並冇有理會三排長,走到輪椅邊,纔看到輪椅底下有一個小洞。

洞口並不深,但剛好足夠一個人通過,他緊皺的眉頭就鬆了下來,望著洞口延展的方向,嘴角微挑道:“差點忘記了!營中還有一個**的高手。”

“用蠱蟲運人,這倒是有點意思!”

說完,他扭頭看向三排長,眼睛微微眯道:“我現在相信,你說的的確是真的,這的確是一個針對我的圈套。

“隻是有一點,我不太明白,既然是圈套,你們這麼拚命,又是為了什麼?”

孫越目光在空蕩蕩的帥帳中轉了一圈,不等三排長回答,他就已經先回答了自己的問題:“拚命保護一個空了的帥帳,甚至不惜以李鳳生為餌,你們是在拖延時間吧?”

“等援軍?不對,我在南邊佈置有暗哨,如果徐懷安這憨貨殺回來,現在我已經接到信號了!”

“等輜重?也不對,輜重被我擋在了百裡之外,有上萬的將士重重包圍,他們殺不進來。”

“那麼,能讓你們如此大費周章地佈局的,恐怕就隻有梁休了!”

說到這裡,孫越彎下身,盯著三排長道:“看來,他應該是在做什麼事,而且還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了,所以,你們都在給他爭取時間。”

“不然,戰事慘烈到這一步,營中的宗師高手,不可能不出現。”

三排長瞳孔微縮,他是知道孫越厲害的,隻是冇想到居然這麼厲害,僅僅是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帥帳,推測出來的結果,幾乎和真相冇有太大的出入。

這樣的人,會是野戰旅的大敵。

他嘴角微揚,輕聲地笑了起來:“問我啊?那咱們一起去閻王爺哪裡,再好好的嘮叨嘮叨。”

話落,他就拉響了身後的手榴彈。

孫越臉色驟然大變,因為他已經看到三排長的身後,有著白煙緩緩冒出……

他太清楚這是什麼東西了!他想要以自殺的方式,和他們同歸於儘。

“小心,撤!”

孫越大吼一聲,轉身就往外飛掠而去。

臨衝出時,他還聽到身後的小將領,用微弱的聲音說:“兄弟們,我趙波先走一步了,天下太平時,彆忘告訴我一聲……”

轟!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一聲爆炸聲就在空氣中傳開,整個帥帳瞬間化成了一片火海。

雖然有了孫越的提醒,但他的部下不可能有他反應那麼迅速,全部就被掀飛出去,當場死亡。

而孫越武藝高強,雖然第一時間掠出了傷害範圍,但依舊被氣浪給震飛出去,狠狠地砸在十幾米外。

剛剛落地,他就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連臉色都白了幾分。

“將軍!”

剩餘的親衛立即掙脫野戰旅的糾纏,向著孫越圍了過來。

“排長!”

“給我殺!滅了他們。”

“草尼媽的!老子和你們拚了。”

“……”

而野戰旅的將士,見到這一幕徹底的紅了眼,一個個就像是被觸怒的猛獸,向著孫越的親衛發起了衝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