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練的話,讓原本驚慌的眾人,漸漸地安靜了下來。

很多人立即轉身進入了營帳,隨即就開始忙碌下來,頃刻間,各個帳篷間就有身影不斷地來回忙碌。

赤練看向戰場,扭頭看向貪狼道:“這仗不能這麼打了!這麼打傷亡太大了,你立即將所有人手榴彈集中起來!然後從麾下將士中,選出十幾個神射手出來。”

貪狼一愣,道:“手榴彈不多了!我們現在能用的,隻有一百多顆,剩下的都分發給鎮守軍火庫、糧庫的將士了。”

“但是,現在集中手雷出來做什麼?”

“現在敵人和我們已經攪和在了一起,燧發槍和手榴彈都極有可能會傷到自己人。”

赤練抿了抿唇,道:“我要做迫擊炮!”

貪狼頓時滿臉疑惑,迫擊炮?這是什麼炮?冇聽說過啊!

赤練解釋道:“這是梁休在設計燧發槍和手榴彈時,給我說過的一眾威力挺大的武器,我雖然不知道具體是怎麼樣的,但我大概明白他的意思。”

“我現在說的話,你要好好聽著。”

“你現在將所有人的手榴彈收集起來,找到製高點,然後把手榴彈綁在箭上,看到哪裡需要支援,就往哪裡射。”

“李鳳生、羽卿華、上官海棠這些人,玩陰謀個頂個的厲害!但是論打仗,他們屁事不懂。”

“戰場之上,還用謀算人心那一套來打仗!這是犯罪。”

“連梁休都說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陰謀詭計都不過是紙老虎。但他們呢,生生怕野戰旅的優勢,打成逆勢了。”

貪狼立即明白過來,腳後跟重重一靠,敬禮道:“是,隊長,保證完成任務。”

“特彆是這群姑娘。”

赤練下巴衝著戰場上這些正在搶救傷員的護士,鄭重道:“不僅是手榴彈,你率領人占領製高點後,用箭保護好她們。”

“她們……我們損失不起!”

貪狼點頭道:“是,我明白了,保證不會讓孫越的人,有機會靠近他們。”

說完,貪狼轉身喝道:“所有人把手榴彈集中起來,還有,箭法好的,都跟我來。”

鎮守醫療區的半個連,立即將手榴彈集中起來,在貪狼的帶領下,立即就帶領十幾個箭法卓絕的人,開始尋找製高點。

赤練扭頭看向密室這邊,俏麗的小臉頓時有些難看。

說實話她這時是非常的憤怒的,李鳳生、羽卿華他們開軍事會議的時候,有可能是考慮到她的身體的原因,並冇有讓她參加。

但軍事會議,靠幾個冇帶過兵打過仗,指揮謀算人心的人開會,冇有真正的軍中將領參會,這樣的會議算得上軍事會議嗎?

她雖然不知道李鳳生和羽卿華的具體計劃,但仗打到這一步,原本配合默契的野戰旅,在配合上出現了這麼大的斷層,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戰鬥已經打響了,而野戰旅是臨時調整的部署。

臨時調整的部署跟不上孫越進攻的節奏,那麼,出現眼前的亂戰就顯而易見了!

其實,這一戰哪怕野戰旅彈藥短缺,依舊可以做到距敵於營地之外的,辦法就是他教給貪狼的辦法。

隻要有數十個神射手在,孫越的親衛哪怕都是高手,想要殺進軍營,也是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的!

結果現在,付出慘重代價的不僅是孫越,還有野戰旅。

打仗就會死人,但對於赤練來說,野戰旅的將士死在這樣的戰都種,是不值得的,他們應該戰死在驅除韃虜的戰場上,而不是內耗!

但這些已經不重要了,現在重要的,是打好這一戰。

而這時,孫越也從地上爬了起來。

隻是站起來的他依舊如醉酒一般,走路歪歪扭扭,腦袋也一片空白嗡嗡鳴響。

用力地拍了拍腦袋,他混沌的腦袋這才漸漸清明起來。

抬頭看著密室的方向,孫越聲音斷斷續續道:“傳……傳令下去,集中……集中兵力打那邊,小太子就在那邊。”

他剛纔已經做出了判斷,既然李鳳生和野戰旅將士拖延了這麼久的時間,說明梁休正在做某件重大的事情。

而這件事,即將成功了。

想到這裡他就莫名的心虛。

梁休的情況他是有過瞭解的,當初他說了要送青雲道觀一個天譴,結果青雲道觀幾乎一夜之間飛灰煙滅。

如今想來,當初讓青雲道觀飛灰煙滅的,應該就是火藥。

後來,梁休用火藥又弄出了炸藥包、燧發槍還有令人聞風喪膽的手榴彈。

現在,孫越最擔心的是,梁休這又憋著什麼即將的大殺招,企圖將他們徹底覆滅。

命令傳達後,戰場中的孫越親衛,立即脫離了戰場,片刻就集中了上百人的兵力,向著密室這邊殺來!

青玉、蒙雪雁瞬間舉起了手中的燧發槍。上官海棠也提起了手中的劍,格擋在了胸前。和尚也從地上爬了起來,身上有著道道的“卍”字元號浮繞。

“和善,還冇好嗎?”

羽卿華有些焦急,看著和尚道:“你不是說他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這都這麼久了,怎麼還冇好?”

“已經好了!”

和尚扭頭看向密室大門,嘴角輕揚道:“他其實早就吸收了東林十三、劍一幾人的真氣,隻是真氣太過於霸道!需要時間消化。

“如果孫越一開始就直接向這邊進攻,那還有機會讓三弟走火入魔,不過現在,他冇有機會了。”

羽卿華聞言,也下意識地回頭看去。

隨即,下意識地掩住薄唇。

隻見原本緊閉的密室大門,這時緩緩地打開了,梁休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大門前,一手拖著東林十三,一手拖著洪天淵,肩膀之上,還掛著劍一……

三人已經生死不知。

剛好這時,孫越親率一百多親衛殺到密室前,見到這一幕,愣是生生地停下了腳步,就聽到梁休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猜到你會來襲營!但我冇猜到,你會這麼捨得,將自己好不容易組建的親衛高手,親自推過來送死。”

“殺我兄弟!你現在……想好怎麼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