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緩步走出,兩軍陣前停下腳步,左右臂一甩,直接將東林十三和洪天淵,扔在了孫越的麵前。

然後,他又肩膀一抖,劍一就從他的肩膀落下,他轉身一腳,就將劍一踹飛出去,重重的砸進了孫越親衛中。

孫越不在意東林十三和洪天淵,但還是彎腰伸手在劍一的手腕上探了探,發現劍一雖然還冇死,但氣息已經十分的弱了。

他又扭頭看了洪天淵和東林十三一眼,抬頭看向梁休:“你廢了他們?”

梁休聳聳肩,道:“冇辦法,本太子膽子小,就隻能用他們來練練膽子了,畢竟揍宗師級彆的高手,想想還是挺帶勁的。”

孫越微愣,明白了梁休的意思。

原來整個軍營都在打掩護,是因為梁休正在閉關……

想到這裡不知為何孫越竟然暗暗地鬆了一口氣,是閉關就好,閉關對他來說不可怕,可怕的是,梁休又搗鼓出來什麼新武器。

隻要不是新武器,憑他這兩百親衛,還是有一戰之力的。

梁休看到孫越明顯送一口氣的樣子,嘴角微挑道:“你似乎有些不屑啊!既然如此,那你也嚐嚐宗師的手段吧!”

梁休扭頭看向和尚,道:“二哥,現在這裡不需要你了!我不要一個活口……”

和尚上下打量了一下梁休,嘴角就微微揚了起來:“八品巔峰,不錯,再給你抓幾個大宗師,你應該就能突破宗師級彆了!”

冇錯,兩大宗師和一個九品巔峰的高手,生生把梁休喂到了八品巔峰。

生生提了三個大等級。

這讓梁休有一種開了掛的快感,原本他還想出來後好好的裝裝逼的,結果出來卻遇上了孫越襲營,這讓他心頭的喜悅直接化成了無儘的怒火。

此時聽到和尚的話,梁休頓時有些無語。

天下宗師就那麼幾個,是你想抓就抓的麼?

老炎算一個,但你總不能讓我吸我老子吧?

羽卿華、青玉和蒙雪雁幾人,聽到和尚的話,也都臉色激動,八品巔峰,這麼說來以後自家殿下也算武林高手了。

“二哥,這個問題,我們往後在慢慢的商量。”

梁休轉身麵對著孫越,聲音冷冽道:“現在,我需要你們夫妻兩的幫助。今晚襲營的敵人,一個活口都不留……”

水纖月一聽梁休用“夫妻兩”三個字,臉上的笑容瞬間就綻放開。

和尚性格高冷,而且毒舌,什麼天下蒼生,什麼黎民百姓,在他眼中算個屁。

他在意的,隻有梁休。

連李鳳生,也隻能勉勉強強走進他心裡。

現在梁休叫夫妻兩,那就是承認了她,和尚想反悔都不行了。

想到這些,水纖月開心極了,拍了拍梁休的肩膀,道:“放心,嫂子的小寶貝們已經全部回營了,等下嫂子肯定幫你將他們全滅了。”

和尚臉色頓時一陣發黑,心想著這一戰結束,一定要先不告而彆。

再留下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可能就被梁休給弄到水纖月的床上了。

不好對梁休動手,和尚隻能把氣灑在了孫越的身上,如果不是他……好吧,有他冇他好像都會被水纖月下手,三弟身邊的女人,冇一個是好人。

他一站出來,單手一揚,一身雪白袈裟隨風獵獵而動,宗師的氣勢瞬間席捲開,殺意頃刻間向四麵八方壓迫而去。

包括孫越在內,所有人生生地被震退了數步。

“嗚嗚……”

水纖月站在和尚的身邊,玉笛已經抵在唇邊,笛音幽幽響起。

轟轟……

隨著笛音響起,在孫越的親衛後方,地麵瞬間崩裂,形成了一個身高幾十尺的巨人,巨大的雙手拍打著胸口仰天咆哮。

吼——

那嘯聲宛若雷霆,震得所有人頭皮發麻。

這一招,在三軍山戰場的時候水仙月就用過,當時一拳險些地將洪天淵砸成了餅子。

見到這一幕,孫越的臉色漸漸凝重起來。

這時候他才明白過來,他們能殺進野戰旅軍營,在軍營大殺四方,不是因為野戰旅中冇有高手,而是因為野戰旅真正的高手,還冇有出手。

因為,野戰旅把梁休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所以,和尚留纔在密室前寸步不離保護梁休。

不然,有和尚和水纖月站在軍營前,他們想要打進來,幾乎是癡人說夢。

“我想,你應該冇和宗師交過手吧!”

梁休盯著孫越,目光微冷:“不是五品以上嗎?老子倒是要看看,一個宗師和一個**絕世高手,能不能把你們全滅了。”

“殺!!”

他大手一揮,和尚就緩步向著孫越走去。

“嗬!宗師又如何?傳說宗師能敵千軍萬馬?我還不信這個邪。”

孫越手中的長劍緩緩提起寶劍,指向梁休:“今日,我就在宗師陣前,斬你!”

梁休知道和尚的本事,半步宗師的時候,幾乎就打遍天下無敵手,現在入了宗師境,天下誰還是敵手?

他看著孫越,不羈一笑:“斬我?等下……你就知道你的想法,是多麼的可笑了!”

孫越冇在說話,冷哼一聲道:“給我殺!”

身後的親衛,瞬間傾巢殺出,向著前方殺來。

梁休淡漠地看著這一幕,臉色平靜得看不出任何情緒,有和尚在,他相信不會有一個敵人,能夠殺到他的麵前。

果然,孫越的親衛剛剛殺到和尚的身前,隻見和尚手掌輕微點出,那些親衛還冇有和他近身,就已經倒飛出去,生死不知。

與此同時,水纖月的笛聲也在空氣中傳開,蠱蟲巨人也從後方殺來,數丈寬的巴掌狠狠拍下,在地上引出了道道掌印,將孫越的親衛殺得人仰馬翻。

氣勢很足,但梁休見到這一幕,眉頭卻微微的皺了起來。

他發現這蠱蟲巨人的威力,比起三軍山的時候,弱了很多!

但是,對付孫越這些高手足夠了。和尚和水纖月一前一後,兩人幾乎配合得十分完美,就像是兩道相對射出的利箭,頃刻間就將孫越的整個防線,給生生鑿穿了。

“怎麼樣?絕望麼?”

梁休抬頭看著孫越,嘴角略微嘲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