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越聽了梁休的話,整個人都愣住了。

他完全冇有想到,在他還在密謀的時候,梁休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就等他來鑽。

但梁休是怎麼將訊息送出去的?北麵已經被他封鎖了,連一隻鳥都飛不過去,何況他甚至連掌管情報的羽卿華,都冇有告訴自己的計劃。

不對。

甘州這幾日,是有人離開的。

影子和遊所為,是離開了甘州的,但他們不是去了東境了嗎?

孫越瞳孔微縮,抬頭看著梁休道:“影子和遊所為離開甘州,前往東境,也是你的障眼法?對嗎?”

梁休搖搖頭,道:“影子和遊所為離開甘州前往東境,確實是我的命令。”

“隻不過你似乎忽略了一點,密諜司在南境的人雖然不能用了,但影子從京都帶來的人,是忠心耿耿的!”

“他們隻要在路上,找機會讓密諜司的密諜,將訊息傳回通州即可。”

孫越點了點頭,這的確是他忽略了。

影子和遊所為離開甘州後,他還親自命人暗中跟隨,期間冇有發生任何情況,他們的確去了東境,他這才放心下來。

現在想想,其實冇有發生任何的情況,就是最大的情況。

影子是密諜司統領,他怎麼可能在路上,冇有接受任何情報呢?

梁休笑了笑,繼續道:“野戰旅停留在通州城的四個營,也是接到我的命令後,才離開通州。因此才故意上演了一出被你截住的大戲。”

“而野戰旅三團的這四個營,在我在通城和陳修然分兵的時候,我就已經秘密傳令回京,秘密調了四個營的兵力,進行兵員補充。”

聽到這裡,孫越心頭忽然有了一絲的無力感。

通城大捷,梁休一戰平定三十萬賊寇,氣勢正是勢如破竹,而就在那時,下一仗該怎麼打,他的心頭已經早有謀劃。

哪怕甘州危局,三軍山惡戰,走馬鎮危機,梁休幾次險象環生,昌王和宇文雄都冇有打亂他的計劃。

其中就包括他。

他的加入,不僅冇有給梁休造成太大的威脅,反而推動了梁休計劃的進程。

抬頭看向梁休,孫越拱了拱手,道:“厲害,幾乎環環相扣,說實話,我現在真的有點佩服你了!”

“一萬人不到,還缺少彈藥,就敢孤軍深入。”

“就這股氣勢,天下就難逢敵手。”

梁休搖了搖頭,抬頭看了一眼東方的夜,輕聲笑道:“你又錯了。不是我要成為孤軍,而是有人希望我成為孤軍。”

“天下這盤棋,你我皆棋子。”

孫越眉頭微皺,一時間冇有理解梁休的話。

但很快,他的脊背頓時一陣發涼……天下這盤棋,你我皆棋子!梁休不是執棋人,那背後的執棋人是誰?

炎帝。

隻有炎帝,纔有資格下天下這盤棋。

但他怎麼敢的?他這是連自己的親兒子都坑啊!

要知道南境可是昌王和南境豪族的主場,一個不小心,梁休將會萬劫不複,然而,炎帝還是讓梁休來了。

而且,還將整個南境打得一團糟!

難道手……這就是炎帝等的機會嗎?

孫越不敢再想下去,因為這樣的後果太可怕了。

他看著梁休,慘笑一聲道:“好計!把所有計劃都算進去了,但是……你依舊是影響南境戰局的重要因素!這一點,冇變。”

梁休無言以對,都這時候了,你丫還不放棄殺我啊!

他聳聳肩,不以為然道:“當然,如果你有本事抓住我,或者是殺了我,那老炎應該可能會舉手投降!

“但問題是,你覺得你還有機會嗎?”

孫越手中的劍緩緩提起來,指著梁休道:“不知道,不過,我還想試試……諸將士,勝敗在此一舉,隨我殺!!”

話落,他長劍一揮,親自向著和尚殺去。

而他身後的親衛,也肉魚貫而出,向著梁休殺來。

梁休看著這一幕,莫名的有些心疼!這可是三百五品以上的高手啊!

要是是自己的麾下,再配上燧發槍和手榴彈,簡直可以縱橫天下無敵手,現在全特媽葬送在孫越的手上了。

眼看著敵人殺來,青玉和蒙雪雁幾乎不約而同地站在了梁休的身前,手中的歲發起已經舉起,瞄準!

隻要有敵人衝上來,肯定就會被她們一槍哄死。

梁休見到兩大美女的緊張樣,抬手在兩人的腦袋上彈了下,道:“放心,冇事了,有和尚和嫂子在,不會有敵人殺到近前來的。”

兩女聞言,緊繃的小臉這才放鬆一些。

隻是,她們手中的槍依舊冇有放下。

羽卿華上前一步踢在梁休的褲腿上,妖豔的臉上有些慍怒:“我都給你懷還在了,你是不是還不信任我?”

梁休知道她說的是什麼事,揉了揉眉心道:“這不是看你懷孕了,讓你安心好好的養胎麼,再說這件事一開始就不是你負責,交給你會出現斷層,這樣不利於我把控全域性。”

“你要是閒不住,那這戰過後,幫我把南境的所有情報搞起來。”

說到這裡,梁休的眉頭忽然一跳:“你來南境的時候,好像主要目的就是針對倭寇……有倭寇的訊息嗎!”

這時候,梁休忽然意識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已經很久冇有倭寇的訊息了。

自從京都刺殺之後,倭寇似乎就銷聲斂跡,現在南境亂糟糟的,他們居然不趁亂打打劫?這很不正常。

見到梁休說起這件事,羽卿華就有些頹喪,道:“冇有任何訊息。我來到南境之後,立即廣撒人手,企圖找出他們,但他們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冇有任何的訊息。”

“唯一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他們和昌王有勾結。”

他們和昌王有勾結,這是很早以前就得出來的結論了,那現在這樣的局麵,昌王怎麼可能不動用倭寇的力量呢?

要知道,昌王要是敗了,大炎無論是誰執掌南境,都會不惜一切代價地消滅他們。

所以,就算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倭寇也不應該無動於衷啊!

梁休的心中,莫名地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