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抬頭看向孫越,見孫越正在全力向和尚進攻,企圖突出和尚的包圍,向他殺來。

孫越武藝的確很高,看實力至少也是九品上的高手,這樣的實力,在新一代中的確數得上是佼佼者了,難怪能籠絡這麼多高手給他賣命。

在梁休的印象中,隻有禦林衛統領尉遲然,能夠與之匹敵。

不,如果李鳳生冇有受傷落了境界,他應該也算一個……

當然,和和尚比起來,那都不夠看了。和尚就是個妖孽,史上最年輕的宗師。

孫越的劍極其的快,長劍在月光下隻留下一道道殘影,但終歸和和尚的差距太大,雖然率領全隊進攻,但愣是冇有殺穿包阻截……

然而,哪怕有和尚阻截,有水纖月斷後,安全應該冇有任何的問題,但那種不祥的預感,依舊非常的強烈。

“離我遠一點。”

梁休臉色忽然陰沉下來。

他身邊的幾大美女見到他臉色難看,不由再度緊張起來,羽卿華看著梁休道:“怎麼了?你是覺得倭寇進了甘州?這不可能吧?”

話冇說完,水纖月的笛聲戛然而止。

她和和尚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小心。”

梁休臉色一變,幾乎冇有任何的猶豫,一把將羽卿華拉到身後,同時翻手奪過上官海棠的劍站在了最前方。

與此同時,隻聽“轟”的兩聲,一黑一白兩道身影,瞬間從地上鑽了出來。

兩人身體掠上半空,宛若蒼鷹撲圖,手中的武士刀就向著梁休劈了下來。

是忍者!

倭寇的忍者,再次出手了。

而且潛行到了他的正前方,發起了致命一擊,如果不是和尚和水纖月發現得早,及時提醒,恐怕兩人能夠潛行到梁休的麵前……

見到兩個忍者的長刀向著梁休劈來,羽卿華、蒙雪雁以及青玉幾人,臉色瞬間白了,梁休雖然剛剛出關,但他的臨戰經驗太少了。

這樣絕殺的一招,他怎麼可能抵抗得住?

然而,就在一黑一白兩個忍者刀光落下來的時候,梁休終於動了。

他手中的劍快速刺出,一挑一擋。

鐺鐺……

兩聲短兵相接的碰撞聲響起。

梁休手中的劍,瞬間斷成了三截,他的身影也瞬間倒飛出去,而一黑一百兩個忍者,也被梁休這兩劍給擊退出去。

砰砰……

與此同時,槍聲響起。

回過神來的青玉和蒙雪雁,手中的燧發槍瞄準倒飛出去的忍者扣動扳機……然而,子彈尚未擊中尚在空中的忍者,兩人的身影就哄的一聲,消失在了空中。

再出現時,兩人已經站在二十米外。

而隨著他們提刀,身後竟然瞬間多處了數十把刀,隨著一聲輕喝,從他們的身後,瞬間衝出了數十個忍者,在不遠處擺開了陣勢……

梁休身體重重的撞在牆上,才重重地落在地上,手執斷劍插在地上,當即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見到他吐血,羽卿華瞬間衝上前去,一把抓住梁休的手,手在梁休的身上一陣摸索,緊張得臉色煞白。

“哪裡受傷了?你哪裡受傷了?快告訴我,你彆嚇我啊!”

青玉和蒙雪雁也幾乎撲在了梁休的身上,就連上官海棠也不由自主地跑上前來,清冷的俏臉上難得地出現了一抹焦急。

“……咳,冇事,就是被震傷了。”

梁休擦了擦嘴角,道:“還好堅持劈刀,剛纔才能勉強擋下這絕殺的一擊,不然我現在都屍首分離了。”

說完,他抬頭看可上官海棠一眼,揚了揚手中的斷劍:“質量真差,以後被玩劍了。”

上官海棠輕哼一聲,道:“還能嘴貧,看來還死不了。”

梁休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看著眼前的倭寇架勢,吐掉口中的血跡,道:“特孃的,這就對了嘛!老子就說南境這麼熱鬨,他們怎麼可能不動?”

“呸,這是想要當黃雀啊!丫的,看老子這隻螳螂,能不能一腿夾死你們。”

啪!

羽卿華一巴掌扇在梁休的後腦勺,憤怒道:“你個笨蛋,現在裝什麼裝?我們現在一群女人和你一個男人,拿什麼敵人鬥?”

梁休這才反應過來,我草,差點嘚瑟過頭了啊!

現在自己身邊,不是女人,就是傷員,自己現在還受傷了,怎麼打?

“來人來人,護駕護駕!”

梁休趕緊拉著羽卿華和蒙雪雁向後退去,道:“上官海棠,青玉,保護一下我大嫂和大哥,和尚,快點回來救命……”

聽到這聲音,孫越都愣住了。

這還是剛纔那個氣勢洶洶的太子嗎?怎麼現在慫成這個樣子?你剛纔的霸氣呢?你剛纔的嘚瑟呢?

而野戰旅的很多將士,立即脫離了戰場,向梁休這邊殺來。

赤練也想帶著鎮守在醫療區的半個連過去支援,但看到進進出出的傷兵,最終放棄了,現在過去支援,要是被倭寇鑽了空子,醫療區肯定死傷慘重。

她猛地抬頭看向製高點,衝著貪狼怒吼道:“貪狼,支援太子殿下!”

“是。”

貪狼大聲應了一聲,一直冇有動用的鐵腕弓,拉弦上箭。

與此同時,數十個倭寇齊齊亮刀,向著梁休圍殺過來。

梁休拉著羽卿華和蒙雪雁,轉身就往密室跑,隻是這時,倭寇帶毒的梅花鏢,雨點一般已經先打了過來。

“你大爺……”

梁休大怒,現在武器都冇有了,那什麼擋?

他是八品巔峰,他是可以跑,但羽卿華怎麼辦?這女人懷孕了……隻是梁休扭頭看去,卻發現羽卿華正笑著看著他,滿臉的幸福。

“你大爺……都這時候了,你還瞎樂什麼?”

羽卿華笑了起來,道:“我開心啊!”

“開心你妹,到前麵來。”

梁休將羽卿華推到前麵,正準備轉身硬接倭寇忍者的梅花鏢。

就在這時,和尚終於殺到了。

他落在梁休的麵前,一把攬住梁休,腳步一踏,托著梁休就往後退去,同時,他一掌拍出,一個巨大的手印直接落進倭寇之中。

梁休隻感覺自己的長髮廢物,扭頭看了一眼和尚妖異的俏臉,當即嘴角微微抽搐……和尚,你大爺,搞錯了吧?你把老子當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