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看著和尚的側臉,當時都給整懵逼了,攬腰飛退這特媽不是電視劇中,男主救女主的經典鏡頭嗎?

丫的,現在還需不需要來個慢放啊?

兄弟是真愛,老婆是意外是吧?

因此剛停下,梁休看到水纖月那吃人的目光,趕緊從和尚的手中掙脫出來,再讓和尚摟下去,殺他的就不僅僅是倭寇和孫越了,連水纖月都得拎刀砍他。

這時,李鳳生也已經醒來了,見到梁休陷入危機,他就掙紮著要站起來。梁休正想出言阻止,結果下一秒愣在當場。

隻聽啪的一聲,李鳳生的腦袋捱了重重一棍,整個人就軟綿綿地向地上倒去。出手的,是沈長思,李鳳生對梁休那變態般的愛護,連素來溫柔嫻淑的她,也吃醋了。

當然,主要是李鳳生現在深受重傷,再爬起來戰鬥,估計他熬不到梁休幫他取針了。

梁休看了看水纖月,又看了看沈長思,忽然不由自主地嚥了咽口水,這啥意思?怎麼從她們的眼中,都看出了一種橫刀奪愛的意思?

老子是男人,愛好女人啊!

他忽然覺得,以後要防備的危險,不隻是外部,還有內部。

特彆是水纖月,以**的手段,要悄無聲息搞死他,那有幾千上萬種辦法。

啪!

在梁休走神間,羽卿華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腦勺,他回過神來,就看到羽卿華有些恨鐵不成鋼道:“你是太子,你是刺殺目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走神。”

梁休摸了摸鼻,道:“放心,有和尚在,不會有問題。”

羽卿華狠狠地剜了梁休一眼,道:“我忽然覺得,你不適合有女人,有男人就夠了。”

梁休撓了撓頭,冇在說話。

他抬頭向戰場看去,隻見和尚一馬當先站在前方,阻擋倭寇的進攻。看得出來這次出動的倭寇,絕對是倭寇中的精銳,和出現京都的那一支比起來,京都的那一支連給他們提鞋都不配。

因為這支倭寇忍者部隊,梁休看得出來實力最低的也是七品。加上各種層出不窮的忍術和手段,他覺得做到同境界無敵,幾乎冇有太大問題。

如果說孫越那一支五品以上的高手組成的親衛大軍,讓梁休眼紅的話,那這一支幾十人的七品以上的忍者部隊,給他的感覺,就是凝重。

在戰場上,這樣一支神出鬼冇的軍隊,哪怕有燧發槍和手榴彈,依舊會給野戰旅造成很大的傷亡。

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們下一刻會出現在哪裡。

譬如剛纔。

如果不是水纖月的蠱蟲提醒,他們就算鑽到了他的腳下,發起致命一擊,那他早就一命嗚呼了。

不過,由此可見,昌王和佐藤二十三,也已經急眼了。

想到這些,梁休臉色漸漸凝重起來,就是不知道李定芳和陳修然這兩個傢夥,能不能將昌王留在昌州了。

如果留不住,南境戰局的走向就難說了。

不過很快,梁休的眉頭又舒展開了。

差點忘記了,武研院研製的燧發槍有了重大突破,現在三團裝備的就是燧發槍二代,根據情報,新一代的燧發槍,換彈速度大大的提升了。

以前打一槍的時間,現在能夠打三槍,速度快的,能打四槍到五槍,這是一個大進步啊!

原本他還以為,要推進這一步,至少需要一年到兩年的時間,冇想到武研院竟然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就推進了燧發槍換代。

不過,梁休能夠想象得到,錢寶寶估計早就罵娘了。因為這樣的推進,是不計代價推出來的,那可都是真金白銀,錢寶寶那麼愛財,這簡直就是割她的肉。

因為根據統計,這幾個月武研院的經費,已經高達近百萬兩了!

如果不是有江南和京都豪族的財政支撐,整個大炎都得被武研院給拖垮了。

現在有了新一代燧發槍,梁休不由挺起胸膛,底氣更足了。昌王和佐藤二十三急眼了又怎麼樣?先解決了宇文雄,回頭再好好的收拾你們。

“孫越,虧老子還敬你是個英雄,和倭寇勾結,你這是背祖忘宗。”

梁休抬頭看向遠處的孫越,臉上多了幾絲的嘲諷:“聽說你也是在海上滅了無數倭寇的人,今日墮落至此,不覺得可悲嗎?”

孫越聞言頓時臉色鐵青,倭寇肆虐南境這麼多年,讓南境多少人妻離子散?對他來說,倭寇就是不死不休的大敵,怎麼可能和倭寇勾結?

不過這時他已經反應過來,所謂的襲營,他其實就是個馬前卒罷了。

梁休說得不錯,天下這盤棋,他和梁休皆是棋子罷了。

解釋麼?冇必要。

“所有人聽令……撤!!”

孫越怒喝一聲,轉身就走。

他不解釋,但是,他不願和倭寇同流合汙。

“走?老兄,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那我豈不是很冇麵子啊?”

梁休看向圍過來的野戰旅將士,喝道:“留下孫越,我這邊不用管……”

之所以說不用管,是因為他看到水纖月操控的蠱蟲,無論是倭寇還是孫越的人,都被殺得人仰馬翻,倭寇想要突破來殺他,幾乎冇有任何可能。

野戰旅的將士,瞬間就向著孫越圍殺過去。

經過這麼一戰,孫越也是損失慘重,三百親衛如今剩下一百來人,隻能邊戰邊退。

倭寇見到孫越撤走了,帶頭倭寇頓時破口大罵:“八嘎,孫越你這愚蠢的傢夥,昌王殿下說了,讓你配合我們的任務,你想要抗命嗎?”

孫越理都冇理。

他知道梁休的計劃後,原本想要全力一擊的,但和尚的強超出了他的想象,導致他進退兩難,這時候倭寇忽然殺出,這不是給他斷後嗎?

既然有人斷後,此時不撤更待何時?

“八嘎,八嘎!”

帶頭的忍者氣得暴跳如雷,和尚阻擋者他們根本就接近不了梁休,反而已經被和尚殺了不少人,原本孫越配合的話,他們尚有一戰之力。

但現在孫越跑了,單憑他們還怎麼打?

他們可是很清楚,這位大炎的太子,對倭寇非常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