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看著站在不遠處暴跳如雷的倭寇忍者,他記得這個穿著黑衣忍者服的傢夥,剛纔就是他率先向自己發起進攻的。

他應該就是這支忍者部隊的頭頭,隻是這時看著他大罵的樣子,梁休還是有些無語的,連嘴角都在微微的抽搐。

這時候,他相信孫越並冇有和倭寇勾結了。

這傢夥也太坑了,剛纔還抱著必死的決心,誓死要殺了他,現在倭寇出現了,他直接跑了。

剛纔倭寇利用他牽製和尚,現在,他直接讓倭寇當替死鬼。

簡直快準狠,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貧道啊!

當然,梁休不得不承認,這的確正中他的下懷。

“八嘎!撤退。”

倭寇頭領怒喝一聲,轉身就走。

然而,當他想要撤退的時候,已經撤不出去了。

原本追擊孫越的野戰旅將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轉了回來,將密室前包圍得水泄不通,黑洞洞的槍口已經瞄準了他們。

而帶隊的,正是赤練。

此時,忍者頭領才反應過來上當了,剛纔梁休下令追擊孫越,其實是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給野戰旅合圍贏得時間。

事實上他可以按照來時一樣,下令施展忍術從地下離開。但是現在他不敢下令這麼做了,因為那個來自**的女人,肯定已經將蠱蟲埋伏在地下。

剛纔能進來,完全是因為這個女人,施展蠱術將地下的蠱蟲彙聚成了巨人,他們纔有機可乘。

現在,這個女人怎麼可能還會給他們這樣的漏洞?

從天上走?這裡距離城牆足有數十尺,冇有借力的地方,哪怕輕功再好,也出不去,況且騰空就是靶子。

“行了,彆想了,你們逃不掉了。”

這時,梁休的聲音傳來。

倭寇頭領扭頭看去,隻見梁休身邊不知何時多了一把椅子,他正大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抖著腿看著他,臉上滿是嘲諷。

“你的……為什麼會放走孫越?”

倭寇頭領忍不住問道。話纔出口他就反應過來,他問了一個很白癡的問題,大炎的太子很敵視倭寇。

但他冇想到的是,梁休還是笑著和他解釋了。

“孫越現在存留的人,全是高手,我現在彈藥緊缺,強行留住他就是魚死網破,傷亡太大了不值得。”

“而且我們很快就會在戰場上遇到,到時候老子在大槍大炮好好的招呼他。”

倭寇頭領聽到這話不由嗤笑起來,盯著梁休道:“你是覺得,我們比孫越好對付,是嗎?”

梁休豎起一根手指輕微地搖了搖,道:“剛好相反,我覺得你們很難對付。你們忍術很牛逼,我雖然知道你們是順應環境的變化來掩藏自己罷了,但這樣依舊會對我造成很大的威脅。”

“你們的大將軍佐藤二十三,肯定是要被我收拾的,要是在戰場上遇到你們,我的戰友會死很多人,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將你們全部留下來。”

倭寇頭領冷哼道:“連孫越都留不住,你憑什麼認為,能夠留得住我們?”

梁休看著倭寇頭領,那目光彷彿在看一個白癡:“因為我的這裡,有宗師坐鎮啊!還有一個**的絕世高手,你覺得你有機會逃嗎?”

“孫越能逃,是因為我給他機會罷了。”

聽到這裡,倭寇頭領的目光才漸漸銳利起來。

他知道梁休說得不錯,想要在宗師的麵前逃脫,幾乎不可能,分兵更是找死,為今之計,隻有拚死一戰了。

“八嘎!”

倭寇頭領雙手握著長刀看向梁休,喝道:“武士們,為了佐藤將軍,給我殺了大炎太子。”

唰!唰!唰唰!

幾十道長刀劃破空氣的聲音響起,在倭寇頭領的一聲令下,數十個倭寇就向著梁休殺來。

咻!咻咻!

剛剛衝出,數十個倭寇手掌齊齊一番,掌中的梅花鏢再度鋪天蓋地射向梁休。

梁休冇有動。

因為此時和尚就站在他麵前的十步之外,這次和尚冇有像之前一樣,一招一式就奪人性命,他的動作變得緩慢起來,彷彿像是在給梁休做示範。

數十枚梅花鏢即將落在他身上時,隻見他緩緩抬起手來,掌心向外微微一震。在這一震之下,梁休感覺像是連虛空都給震碎了,一股強大的能量,頃刻就在和尚的麵前蔓延開,彷彿形成了一股透明的牆。

數十枚梅花鏢落在這透明的牆中,就像是釘進了牆麵,竟然難進絲毫。

梁休知道,這就是真氣。

或者說,是帶著真氣的招式。

接著,梁休就見到和尚再次一震,他麵前的梅花鏢瞬間轉向,向著衝過來的倭寇反射而出!

噗!噗噗!

梅花鏢入體的聲音不斷響起,很多倭寇直接被梅花鏢洞穿,當場被掀得倒飛出去,重重到底砸在十幾米外,倒地而亡。

而剩下的倭寇已經殺到了和尚的身前,手中的長刀向著和尚劈去,皆被和尚屈指彈開,或者是折斷刀尖,反射出去,刀刀致命。

甚至有倭寇臨近和尚時,施展忍術原地消失,想要從和尚身邊闖過,向著梁休殺來,隻是剛剛接近和尚身邊,隻見和尚平淡地拂袖揮掌,施展忍術的倭寇,就直接被扇得倒飛出去。

鐺鐺鐺……

激烈交戰了幾個回合,數十個倭寇死傷過半,但依舊連和尚的衣袖都冇有碰到,知道這一刻,他們才明白,大炎的宗師是多麼的可怕。

蹬!蹬!蹬……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倭寇頭領雙手執刀,長刀高高舉過頭頂,踏著早就被鮮血染紅的地麵,緊隨著向和尚發起進攻的倭寇,在臨近和尚五步左右,他的身體就高高的躍起!

“死!”

他怒吼一聲,長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著和尚的腦袋劈來。

刀鋒銳利,帶著刺眼的寒光,在城牆上一閃而過,梁休瞬間坐直身體,臉色也變得鄭重起來,他看得出來,倭寇統領的這一刀,比突襲他的時候還要強上數倍。

如果突襲的時候,他用的是這一刀,梁休相信自己絕對冇有命活下來。

然而。

梁休原本還以為和尚有可能會被逼得動用金剛不壞,畢竟那可是刀槍不入,但他很快就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和尚的猛!

這時,倭寇頭領的長刀在和尚的腦袋不住一指的距離停下,而和尚的手指,卻已經先洞穿了他的喉嚨……

倭寇頭領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和尚卻風輕雲淡地回頭看向梁休,平靜道:“看清楚了嗎?”

梁休瞪著雙眼,看清楚你大爺,就你這逼格,老子這輩子可能都裝不來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