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指尖輕輕敲著桌案,道:“老雄,你這話裡有話啊!”

“喝酒,看戲,聽故事。”

宇文雄揚了揚酒杯,道:“故事得慢慢聽,陰謀得一個一個解,你說是嗎?”

梁休險些將眼前的杯子砸在宇文雄的臉上,道:“那你倒是說啊!吊本太子胃口呢?”

宇文雄一手拿杯,一手提著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飲而儘,才抬頭看向梁休道:“蚩璃,這個女人你聽說過嗎?”

梁休瞳孔微微一縮,很快有恢複了自然,平靜道:“知道!我之前和孫越說過,天下這盤棋,就是她和老炎在下。”

宇文雄卻搖了搖頭道:“這話不對。天下這盤棋……真正的棋手,是四個人。朕,炎帝,東秦老太監,赤璃。”

“唯一的不同之處是。炎帝主攻,老太監主防,蚩璃是佈局,還在等殺局收網……而朕,搗亂的。”

“最可怕的棋手,不是炎帝一步看十步,不是蚩璃萬事俱備隻欠東風,而是搗亂的棋手!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接下來會怎麼出招。”

梁休掃了一眼戰場,可不,搗亂的棋手最可怕。

這老傢夥這一搗亂,蚩璃這十幾年在南境的佈局,就算是付諸東流了。

想到這些,他看向宇文雄的目光竟然多了幾絲的欽佩,衝著宇文雄拱了拱手道:“受教了受教了。”

“不用受教,其實,你和朕一樣,都是搗亂的棋手。”

宇文雄看著梁休,目光玩味道:“炎帝一直放任你橫衝直撞,就是因為你在橫衝直撞中,往往會打出一線生機。”

“當然,我們還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我們也都是棋子。”

梁休掩麵,他很想反駁,但仔細一想可不是麼?老炎那一次坑自己的時候,不是要自己去搗亂,去把水攪渾,他好渾水摸魚的?

想到這些,他緩緩地衝著宇文雄豎起了大拇指道:“老雄,真相了!”

“朕是二十年前,遭到蚩璃的毒手的。”

宇文雄緩緩放下酒杯,道:“當年,蚩璃原本應該和炎帝結親的,但不知為何,炎帝拒絕了南疆的和親,讓蚩璃受到了極大的屈辱。”

梁休舉起手來插了一句,道:“我知道為何,當年蚩璃要給老炎下情蠱,要老炎一生隻愛她一個人。”

安然站在梁休的身後,刀柄狠狠地捅了捅梁休的後背,聽故事就聽故事,你幫助彆人編排你老子乾嘛?

宇文雄愣了一下,笑容有一些苦澀:“朕就冇那麼好的運氣了。”

說到這裡,宇文雄指了指蘇哲道:“朕最信任的謀士,給朕下了藥,讓蚩璃那個女人強行把朕給占有了。”

聽到這話,梁休臉色頓時有些怪異起來,這特媽……同道中人啊!

“也就在那個時候,朕被她下了蠱。原本朕還以為她是因為受了炎帝的屈辱,朕自然對她疼愛有加,甚至差點就對大炎開戰了。”

“但後來……朕才知道原來每次歡愛,她都臨時調換了人,而這人是南疆出來的丫鬟,每行房一次,朕的毒就多一分。”

梁休聽到這裡,嘴中的酒直接就噴了出去,老雄,你這也太慘了吧?

“朕當時很憤怒,就在朕準備將其處死的時候,她卻反過來威脅朕,朕如果不聽她的話,會立即就死。甚至,就在她專寵的那段時間,在她的縱容和蘇哲的幫助下,東林十三等人竟然明目張膽地禍亂朕的後宮!”

“外界一直對宇文玥的身份存疑,他就是東林十三的私生子。”

“至於宇文郜……他的身份到現在後還是個謎。”

“而那個女人呢?在玩弄了朕之後,竟然還堂而皇之地嫁到了北莽,成了北莽的王妃。”

“這種奇恥大辱,朕豈能不報!”

見此時的宇文雄臉色猙獰,梁休頓時目瞪口呆,我擦勒,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瓜啊!

難怪老雄會不惜一切代價複仇,自己的女人不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兒子不是自己的兒子,自己的命還不是自己的命,這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都是奇恥大辱!

“等等,情況不太對。”

梁休拍了拍額頭,道:“老雄,這麼私密的事情,你怎麼告訴我啊?你丫該不會是想殺我滅口吧?”

“哈哈哈……”

宇文雄笑了起來,笑容猙獰而戲謔。

他冇有看梁休,而是看向戰場道:“你的人……入場了。”

梁休抬頭看去,隻見宇文玥和宇文郜的後方,“蒙”字大旗已經在空氣中飛揚,數萬左驍衛大軍,鎖住了宇文郜和宇文玥的退路。

他指尖輕輕敲著桌案,看向宇文雄道:“看來,你知道蒙烈的大軍繞到了邊境後的事,上官海棠告訴你的吧?”

宇文雄點點頭,道:“她就是我埋下的第二顆棋子,當然,她的確已經背叛了,告訴我這個訊息,是因為她確定我不會對這五萬人出手,算是告訴我,我的計劃可行!這算是她報答我對她的養育之恩。”

梁休點點頭,道:“我相信。”

如果上官海棠真的是宇文雄的人,有她在營中策應,孫越襲營就不會打得分不清東西南北了。

宇文雄卻搖了搖道,道:“相信是一回事,但你依舊要死了。”

這話一出,和尚和安然等人幾乎瞬間出現在梁休的麵前,將梁休護在了身後。

宇文雄轉著手中的玉戒,道:“放心,不是朕要殺你。你和炎帝最大的疏忽就是,一而再在而三地小看了昌王!你認為昌王想要從昌州離開,就你守昌州的那點人攔得住?”

梁休眸色微凝,很快就明白了宇文雄的意思,道:“看來昌王早就到了,是吧?”

宇文雄冇有回答梁休的話,而是繼續道:“還記得當初你問朕,為什麼知道上孫越的當還要來嗎?因為昌王想要用朕黏住你!”

宇文雄話音剛落,偵察連的人就已經衝了過來,聲音急促道:“報告!我軍後方出現大量敵人,甘州城已被攻陷,敵人正向著這邊彙聚而來。”

“報告,西邊出現敵人,人數超過十萬。”

“報告,東邊也出現敵人,人數超過二十萬。”

“報告,蒙烈將軍派人來傳信,在左驍衛後方,出現了大量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