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猛地站了起來,連桌子都給掀翻了。

他已經很少這麼失態了,但現在已經顧不上這些,連目光都變得有些呆滯……

因為視線所及之處,正排著一排排大炮。

當然大炮並不是一二戰時期就出現的火炮,不然梁休直接掉頭就逃了,所謂的大炮,其實就是一個木質炮架上加一個炮管而已,和明清時期戰場上常見的火炮差不多。

但這整整兩百門的大炮,拉在一起氣勢依舊很足,而且炮口對準的方向,就是野戰旅的方向……

而在這之前,彆說大炮,連火藥在大炎,最大的用途也就是做個煙花爆竹,再牛逼一點就是弄個煙火傳信而已。

而經過他的改良,火藥才正式用於武器中。

但現在,昌王這老賊,竟然一下子搞來了這麼多大炮,這就有點唬人了。

最重要的是,在火炮的後方,正歪歪扭扭站著上千兵馬,而這上千兵馬的手中,都端著燧發槍……

你大爺!

燧發槍啊!!

梁休原本以為在這片大地上,野戰旅足夠橫著走了,冇想到昌王也弄出了這東西。

這就是昌王的秘密武器。

難怪這老賊敢謀算天下,如果不是野戰旅也弄出了燧發槍和手榴彈,那戰場之上,無論那一支軍隊遇到昌王,結果都之後一個,被昌王徹底碾壓。

但很快,梁休又想到了一個問題,這些武器……是昌王從西方人的手中買下來的,他根本就冇有鑄造工藝。

也就是說,這些東西極有可能是西方人淘汰的廢品,畢竟隻要不傻,誰會將自己的新式武器拿出來賣的?所以現在西方人手中的武器,一定更先進。

西方人……梁休倒吸一口冷氣,之前一直考慮的是昌王勾結倭寇通地叛國,卻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問題,昌王和西方人也有勾結啊!

那昌王是不是還請他們出手了?你大爺的!如果真的出手了,現在的大炎不一定能承受得住。這一場舉世伐炎的戰爭,再加上武研院這頭吞金獸,已經讓大炎不堪重負了。

再不好好修養,再來一次大仗,就算他梁休再牛逼,就算炎帝再雄才偉略,那大炎所麵臨的局麵,就是隋末群雄並起的樣子。

“怎麼樣?震撼嗎?燧發槍!本王有,手榴彈……本王的大炮,比你的手榴彈好使。”

昌王看著梁休,對於梁休的表現非常的滿意。他嘴角微微揚起,笑容不多,聲音也不大,但話中的嘲諷和戲謔卻極其濃烈。

彷彿就是告訴梁休,在本王麵前你跳什麼跳?跳得再厲害也不過是個跳梁小醜罷了!燧發槍?手榴彈?炸藥包?嗬!在大炮麵前,全是弟弟。

梁休冇有理會昌王的戲謔,他緩緩地轉過身看向昌王,目光依舊有些呆滯,但眼眸深處似乎已經有著某種東西,在劇烈的翻湧席捲而出。

“你的燧發槍和大炮,多少錢買的?”

問這話時,昌王明顯察覺到梁休的聲音都在輕微地顫抖,他以為梁休是害怕了,心中莫名地生出了一股子豪氣。

左手豎起兩根手指,右手豎起五根手指,昌王笑著說道:“不多,大炮兩萬兩一門,火槍一千兩一把……”

梁休身體一僵,指尖下意識地顫了顫:“全是買的?!”

昌王一怔,看梁休的目光彷彿就像是在看個白癡,他不明白梁休為什麼會問這麼愚蠢的問題,很自然地點了點頭:“那是自然……”

話音剛落,一個碩大的拳頭就在昌王的眼中放大。

如此近的距離,昌王雖然有所防備,但冇想到原本恐懼的梁休會忽然出手,當即被一拳撩中麵本,當場慘叫一聲仰麵倒地。

昌王臉色一變,正想喊一聲護駕,但梁休絲毫不給他說話的機會,這時候梁休已經顧不上什麼長幼尊卑,跳上去騎在昌王的身上,掄起拳頭就劈裡啪啦地一頓猛砸。

他怒了!非常的憤怒。

“你大爺的!一門炮兩萬兩,兩百門炮就是四百萬兩。”

“一把燧發槍一千兩,一千把燧發槍就是一百萬兩!加起來就是五百萬兩,這特媽還不算彈藥,要是連彈藥也算上,你這些年給那些狗曰的資助了幾千萬上億兩銀子了。”

“你要有本事,從那些傢夥哪裡騙來武器,自己加工仿造,老子還高看你一眼。結果呢?你竟然拿南境百姓的血,去換這麼一隊破銅爛鐵,老子不是看你和老子是一個祖宗,早該問候你祖宗十八代了。”

“敗家子,敗家子,敗家子……”

梁休不顧形象,掄起拳頭猛砸。

大炎這些年冇開海,和各國自然也就冇什麼交流,科技落後是必然的。昌州臨海,昌王可以私開海上貿易,和西方人甚至倭寇都有生意往來。

他要是有本事,花點銀子從西方人的手中買來大炮和火槍,開始私造兵坊全麵仿造這些武器,推動大炎的科技發展,哪怕是推翻老炎的統治,他梁休也認了。

畢竟,這是你昌王的本事!

可是呢?你連造都懶得造!直接用上億兩銀子,和西方賣!用錢去資助他們研究出更高級的武器,轉頭人家就過來打你。

梁休堅信,下一次西方人再出現,就是大炎被火炮鑿開的時候。

你昌王的作死手筆,就是告訴敵人我人傻錢多,人家不搞你搞誰?

當然,最讓梁休憤怒的是,這兩萬連一門的大炮,對他來說真的是一堆破銅爛鐵,他真要想搞,也就幾張圖紙的事情。

但他腦海中有更高級的選擇目標,所以從一開始,這老套的火炮就被他淘汰了,拿錢去糟踐這破爛,不如去研究更高級的武器。

這就像是同一道菜,普通做法味道平庸,高級一點的做法美味絕倫,而且你還知道了這道高檔美味的美食怎麼做了,你還會花錢去研究怎麼讓平庸的口味變得更號嗎?

傻子纔會做這種蠢事好吧!

但昌王卻做了這個傻子,而且還是一個自以為很牛逼的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