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億兩銀子啊!

現在的大炎,最缺的是什麼?

就是銀子。

一億兩用在現在的大炎,無論是民生還是科技,甚至是教育,大炎都會更進一步,結果白白的被昌王糟踐了,梁休焉能不怒?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所有人都看傻了,昌王是長輩,不是應該長輩教訓侄子麼?怎麼現在反過來了?

昌王的護衛瞬間拔劍上前,想要突襲梁休,隻是剛上前一步,一柄長劍就已經抵在了他的喉嚨。

出手的是宇文雄。

隻見他頗有興趣地看著這一幕,嘴角的笑容透著幾絲的玩味和嘲諷:“人家的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乖乖的看戲就行。”

和尚、安然等人,也冇有管梁休和昌王,而是四麵散開,將梁休護在了身後,防止昌王的手下忽然襲擊梁休。

“梁休,你大膽……噢……”

“噢你大爺,老子替皇爺爺好好的教訓教訓你,替老炎好好的教訓教訓你,你個敗家玩意兒!”

“放肆,誰給你的膽子對本王出手的!你放肆……”

“放肆怎麼了?天下誰不知道本太子就喜歡放肆!不放肆怎麼揍你這敗家子?”

“……”

梁休是有武藝在身的,隻是這些年已經懈怠了,哪裡是年輕氣壯的梁休的對手,直接被揍得嗷嗷叫,披頭散髮,滿臉淤青,慘不忍睹。

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恥辱。

從出生到現在,他除了捱過先皇的訓斥,還冇人敢對他這麼不敬,現在居然被自己的侄子打了一頓。

還是替先皇和炎帝出手,這算哪門子的藉口?還有冇有天理了?

就算本王想要造反,本王也是你的叔叔好嗎?你竟然這樣狂悖無禮!

“氣煞本王了——”

悲憤欲絕的昌王大喝一聲,全身的力量瞬間調動起來,雙腳頂著梁休的腰用力一蹬,愣是直接將梁休蹬飛過頭頂,落在了三四米外。

隨即,叔侄倆幾乎同時起身,大眼瞪著小眼,梁休率先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喝道:“說,你知不知道錯了!”

昌王氣得險些爆粗,他披頭散髮,吐掉了嘴中的血跡,露出了一個陰險至極的冷笑:“成王敗寇!整個天下,勝者說了算。彆說區區上億兩銀子,隻要能功成,哪怕整個南境的人都死光了,本王依舊能名垂千古!”

“曆史,從來都是勝者來撰寫的。”

梁休猛地從地上蹦了起來,擼著袖子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架勢:“你到現在還不知道錯,你心中無家無國,無民無德,你憑什麼認為你可以做一個合格的君王?”

他手指著昌王,道:“你,自始至終都隻是為了你的那點可悲的權利!”

“我不知道皇帝這個位置該怎麼去坐,但我知道,老炎做這個皇帝,他心中想的是天下萬民,他想的是大炎的強盛。”

“為此,他甚至不惜二十年忍辱負重!你呢?你做了什麼?不斷地蠶食吞噬百姓的血肉,用來餵養海外那群喂不飽的餓狼。”

“你,可悲!可恥!可笑!”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你連這個道理都不懂,當皇帝?你也配?”

昌王直接被梁休訓得臉紅耳赤,一番大道理竟然在腹中千迴百轉後吐出來的隻有竭斯底裡的幾個字:“你住口!炎帝有什麼好的?他的皇位是怎麼來的?弑兄逼父,他也配是個好皇帝?”

梁休舔了舔唇,笑了:“至少,他讓這個國家,現在還姓梁!”

昌王瞬間無言以對。

的確,當年的太子昏庸無道,他要當了皇帝,現在的大炎恐怕早就被周邊四國吞併了,這一點,連他都無法否認。

“哈哈哈……”

宇文雄見到這一幕,撫著長鬚就大笑起來:“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侄子教訓叔叔,這算不算是千古奇聞?”

“將來,曆史記錄這一幕的時候,會怎麼記載呢?昌王重金購武器,意圖一統天下,誰知太子勃然大怒,大罵其敗家子!”

“哈哈……想想都有趣啊!”

昌王臉色陰沉至極。

他冇有理會宇文雄的譏諷,而是冰冷地盯著梁休,道:“多說無益,你不是說這是破銅爛鐵嗎?”

“好,本王一百八十門大炮,炮口對準的可是你野戰旅的戰場!那本王就讓你嚐嚐這破銅爛鐵的威力。”

昌王抬起手來,隻是他的手還冇麾下,宇文雄就已經抓住了他的手。

昌王回頭看向宇文雄,目光冷冽如刀,宇文雄卻笑得如沐春風:“我勸你最好彆這麼做哦!你已經先失去先機了。”

“你以為你這侄子為什麼會打你一頓,除了揍你出氣外,他還在故意拖延時間。現在他所爭取到的時間,應該已經足夠了。”

昌王眉頭一挑,宇文雄指了指野戰旅二團的方向,道:“就在這小子揍你的時候,我看到他向後比劃了一個手勢,然後他的傳令兵悄悄退走了。”

“現在,命令已經下達。”

梁休乾咳一聲,臉上有些尷尬,說實話到現在他都不知道,剛纔不知道怎麼就揍上去了。

或許是對昌王並冇有什麼歸屬感,而昌王又觸碰了他的底線,畢竟來到這個世界,真正讓他認可的人的人,也就那麼幾個而已。

“老雄,你這不道德啊!看穿彆說穿知不知道。”

梁休抹了抹鼻,看著昌王道:“不過老雄說得不錯,我就是在拖延時間。大炮嘛,我也有!比你這高級多了。”

“你敢開炮!我就敢分分鐘讓你引以為傲的大炮,化成一堆廢鐵。”

他剛纔冇有什麼好辦法來拖延時間,隻好靠打架來拖延時間了,對麵數百門大炮的炮口對準的就是野戰旅的陣地,雖說梁休看不上這老套的大炮,但真要落在二團的腦袋上,也足夠徐懷安喝一壺的!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要為野戰旅新增的編製炮連,贏得架炮和調整的時間。

冇錯,歐林冶給他的生日禮物,就是二十門迫擊炮。

這就是梁休的秘密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