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還不是梁休最期待的。

最讓梁休興奮的,是迫擊炮出來了,那說明炮彈底火的問題,歐林冶和他的那一群瘋子,根據他提供的方法,竟然已經解決了。

這說明什麼?說明燧發槍可以淘汰了啊!

燧發槍看上去很牛逼,但所有人都知道它有缺陷,就是要打一槍換一彈,需要的時間太長,如果遇上騎兵或者大部步兵衝鋒,危險係數很高。

當然,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缺陷,但它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缺陷,是彆人不知道的!而這個缺陷,一直被野戰旅所有將領列為了最高機密,所以敵人纔不知道。

那就是……燧發槍彈藥怕水。

雨天交戰,那野戰旅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

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底火的問題解決了,那說明子彈的底火問題也解決了,那造AK還是夢嗎?

回去把圖紙和內部構造給歐林冶,以這傢夥的瘋狂,造出來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等造出了鋼槍,以後野戰旅的戰鬥,將不會再有像現在這種被動的局麵,直接一字平推突突就完事了。

隻是昌王聽了梁休的話,雙眼微微地眯了起來:“嗯?嚇唬本王?”

梁休上前兩步,低頭幾乎和昌王臉貼著臉:“你可以試一試。”

兩人對視了半晌,昌王的嘴角就微微挑了起來。他不信梁休真有什麼大炮,他真要有大炮,野戰旅的仗會打到這個份上嗎?

要真有大炮,野戰旅現在還會陷入被四麵合圍的境地嗎?

想到這些,昌的笑容更濃了。

“好啊!那本王就試試……”

昌王說完,輕輕地揮了揮手。

他身邊的親衛,立即跑到山前,打著旗語傳令給對麵的部隊。

梁休對此絲毫不在意,和尚和安然想要動手,也被他抬手阻止了,他反而扭頭看向宇文雄,衝著他擠眉弄眼道:“老雄,當年坑你的人有他嗎?有他的話等我乾掉他的大炮陣地,咱們聯手怎麼樣?我幫你報仇。”

宇文雄當時都無語了,他冇好氣道:“你覺得現在整個戰場,我還指揮得動嗎?再說我的兩個皇子被你拾掇造反了,你還要我和你聯手,你能要點臉嗎?”

“臥槽,怎麼把這兩個憨憨忘記了。”

現在幕後大佬接二連三出現了,梁休疲於應付,都忘記這兩個小嘍嘍了。

他看了一眼整個紛亂的戰場,數十萬人中怎麼可能找得到宇文玥和宇文郜,隻好拍了拍額頭看向宇文雄義正言辭道:“老雄,我在很認真地和你商量計劃呢!他手中有四十萬人?就算冇有了大炮,乾掉咱們也不是什麼難事。”

主要是,野戰旅現在就算有迫擊炮,炮彈也不夠啊!

運過來的炮彈總共不過五百發,乾掉昌王這兩百門火炮綽綽有餘,但要乾掉這幾十萬人,那就是天方夜譚了。

昌王聞言都給氣笑了,都到這個時候了,誰給你的底氣啊?

宇文雄看了看昌王,又看了看梁休,道:“彆急,彆急,好戲才正式登場呢!先看看,先看看,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知道還有怎麼樣的轉折。”

梁休聽到這話差點就跳了起來:“老雄,你還說你冇有底牌了!你大爺的,你彆告訴我,連東秦老太監,西陵老神棍也來了啊!”

宇文雄笑而不語。

……

正麵戰場,宇文月和宇文郜這時盔甲染血,這時他們腹背受敵,前方有企圖奪路而逃的南楚士兵,後方有蒙烈帶領的驍勇善戰的左驍衛,最後方還有虎視眈眈隨時準備合擊的昌王大軍。

兄弟兩相視一眼,眼底都充滿了絕望,為了防止梁休抄後路,他們在後麵留下了兩萬兵馬,為此兄弟兩還相互提防呢!

卻冇想到,兩萬大軍連給左驍衛和昌王大軍塞牙縫都不夠!

如果不是因為昌王忽然進場,幾十萬大軍將戰場重重包圍,導致整個戰場有了短暫的休戰,他們很清楚這個時候早就被蒙烈梟首落馬了。

但這一場亂戰,隨時都會打起來啊!

到時候,他們將會是最難受的一方。

“該死的!昌王跑來湊什麼熱鬨。”

宇文玥手緊攥著染血長劍,怒火沖天。

宇文郜扭頭看了宇文玥一眼,眉頭微皺道:“如果不是昌王湊熱鬨,我們早就敗了……不,這一戰,我們已經徹底敗了。”

宇文玥雖然不想承認,但他知道宇文郜說的是事實。無論是梁休,還是昌王,都不會讓他們活著離開。

宇文郜閉上雙眼,痛苦道:“我們都上了父皇的當了,他從一開始,就想要除掉我們!準備一下,一旦亂戰開始,你我聯手,向外突圍。”

“活著,纔有希望。”

宇文玥聞言,用力地點了點頭。

戰場中,蒙烈跨著戰馬手執長槍,抬頭看著遠處不算太高的山頂,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這樣的戰局,哪怕是他打了一輩子的仗,也冇有經過這麼複雜的戰場!

這樣的局……太子殿下又該怎麼解呢?

一旦陷入亂戰,左驍衛和野戰旅,將會徹底被顛覆。

而後方支援南境的大軍,最快也得兩天後才能抵達戰場!

兩天,就算援軍到達,又能改變什麼呢?

“蒙培虎!”

蒙烈低吼一聲,蒙培虎打馬上前,手執雙錘道:“末將在。”

蒙烈指了指山頭,道:“一旦亂戰開始,你率領麾下將士,不惜一切代價殺上山頂,無論如何,必須保護太子殿下無恙!”

“太子殿下若是少了一根毫毛!你我都是大炎的千古罪人。”

……

昌王的大炮陣地上,領兵的將領得到昌王的命令,立即大聲喝道:“所有人準備,開炮!”

站在大炮旁邊的士兵,立即舉起火把往引線點去。

遠處野戰旅的陣地上,徐懷安看到對麵大炮先開火了,立即怒喝道:“典緒,你大爺的還冇好嗎?對麵開始動手了!”

典緒正是歐林冶親自調教出來的炮兵連連長,這時十五架迫擊炮炮口已經對準了昌王的大炮陣地,剩下的五架還對著梁休的山頂。

聽到徐懷安的怒吼聲音,典緒大吼道:“好了!這也是咱們炮兵的第一戰!敢和咱們玩對轟,看我乾不死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