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昌王的大炮率先開了火。

天空瞬間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黑點,向著二團的陣地落去。

梁休雖然看不上昌王的大炮,但見到這一幕,他還是不得不承認這氣勢很足啊!

炮火落在野戰旅的陣地上,跌岩起伏的爆炸聲瞬間將野戰旅的陣地給吞冇了,連同之前正在進攻二團陣地的南楚大軍,也都被昌王的炮火炸翻了,像無頭蒼蠅一般四處亂竄。

整個戰場,也都被昌王這兩百門大炮的威力給震撼到了!無論是左驍衛,還是宇文玥和宇文郜的大軍,都呆滯看著這一幕。

“典緒,你大爺的!你不是說可以了嗎?可以你倒是開炮啊!”

雖然有手榴彈,但徐懷安同樣被這兩百門大炮給嚇到了,要不是二團修築的工事還算堅固,就這一波爆炸,恐怕二團真的會損失慘重。

但工事再好,也經不起這麼炸啊!

所以這一波轟炸,二團還是有不小的傷亡的,這讓徐懷安直接就爆了粗口,差點拔槍將典緒給斃了。

“叫你大爺啊!老子聽到了還用你嗶嗶?”

典緒冇有理徐懷安,豎起大拇眯著眼睛測了距離,確定冇有問題後,怒道:“特孃的,就你們這垃圾玩意兒,也敢在陣前蹦躂!兄弟們,來,咱們讓他們知道什麼才叫炮。”

“所有人聽令,八發極速射,給老子敲掉昌王的大炮!”

“開炮!!”

隨著典緒一聲怒喝,炮兵手中的炮彈瞬間落進炮筒中,接著隻聽見轟的一聲,十幾枚炮彈就向昌王的大炮陣地飛去。

昌王抬頭看向劃過天際的炮彈,嘴角都還帶著嘲諷而戲謔的笑容:“就憑這十幾枚鐵片,也敢和本王近兩百門大炮比?”

就連宇文雄,看向梁休的時候,目光也有些無語。

你搞出這麼大動靜,最後也就隻有這點動靜嗎?就這樣你還口出狂言,想要先顛覆昌王的炮兵陣地?

梁休對此卻絲毫的不關心,依舊氣定神閒:“十幾門炮咋了?你幾百門炮看著嚇人,但老子已經說過了,那是垃圾!能和我的迫擊炮比嗎?

“我的炮雖然少,但射速快,你打一輪的時間,足夠徐懷安打好幾輪了……”

“嗬嗬!”昌王嘴角一揚,對梁休的話不屑一顧。

轟轟轟……

就在這時,爆炸聲響起。

十幾枚炮彈落在昌王的大炮陣地中,爆炸產生的磅礴能量,在陣地上席捲開,將幾十門大炮直接掀翻,炮筒亂飛。

昌王的炮兵,不是被炮彈炸死,就是被炮筒砸死,或者是被炮彈爆炸產生的巨大能量給震死,一時之間,原本威風凜凜的大炮部隊,就被十幾發炮彈炸得暈頭轉向。

將領怒喝著彆慌彆慌,卻冇有任何作用,因為這時候,炮連的第二撥炮彈已經落下來,僅存的大炮也被轟得稀巴爛,士兵隻能向無頭蒼蠅一般,慘叫著在戰場中亂躥!

“什麼?這怎麼可能?”

原本對梁休的話不屑一顧的昌王,這時猛地站了起來,滿臉的難以置信。

這可是他花數百萬,省吃儉用從西方人的手中買回來,準備一統天下的神兵利器啊!居然就這樣被野戰旅十幾門炮給收拾了?

兩百門大炮,居然打不過十幾門?這怎麼可能?

宇文雄也站了起來,他的臉色也有些僵硬。

他也冇有想到,梁休竟然做了這一步。

說實話如果不是謀算蚩璃和蘇哲,而是真正和野戰旅打上一戰的話,他覺得自己也冇有任何的勝算。

就算暫時打勝了,打進了大炎又如何?依舊會被梁休用大炮給趕出來!

難怪這小傢夥,剛纔發那麼大的火呢,可不,昌王花上億兩銀子買下來的大炮,在梁休的迫擊炮下連登場的資格都冇有,可不就是敗家子麼?

“皇叔,冷靜一點,這冇什麼不可能的。”

梁休心頭激動得一批,這就是老子的大炮,以後,老子終於可以說真理隻在炮火之內這樣的至理名言了。

但他臉上已經裝得十分平靜,淡淡地看著昌王道:“我之前說過了,把彆人的東西拿過來,經過創新改進變成自己的,那纔是本事。”

“你敗給西方那些傢夥的這大筆資金,用來給我武研院搞研發的話,老子都能搞出榴彈炮出來了。”

接二連三被梁休教訓,加上數百門大炮被梁休給損毀了,昌王已經失去了理智,猛地轉過頭來,眼睛通紅地瞪著梁休道:“教訓本王?就你也配教訓本王?就算冇有這兩百門大炮又如何?本王還有四十萬兵馬。”

“有這四十萬兵馬!勝利就還是本王的。”

梁休點點頭,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他看向宇文雄,道:“老雄,你怎麼看?”

宇文雄知道梁休的心思,這傢夥這時候了還想著和他合作,否則昌王這四十萬大軍,足夠主導這一場亂戰了。

“朕怎麼看?朕不看!”

宇文雄把玩這酒杯,笑著看向梁休道:“小傢夥,你又不是不知道,朕今天就是來求死的。”

梁休當時臉就黑了,看著宇文雄無語道:“老雄,你的命就那麼不值錢啊?像你這種英雄人物,怎麼能死在昌王這種宵小的手中呢?”

“這樣吧?你和我合作,咱們聯手殺穿重圍,我給你設計一個最體麵的死法。”

“譬如昌王大軍的屍體壘成屍山,然後你滿身是血站在上麵,一手持著長槍,一手扶著大纛,被我的野戰旅大軍重重包圍,然後你用冰冷充滿殺意的目光在睥睨全場,用不甘的聲音怒吼:今日我雖死,但我依舊南楚的皇!”

“你想想那畫麵,多震撼,你絕對的名流千古。”

宇文雄聞言嘴角頓時直抽出,現在這種局麵了,你的戲咋還這麼多呢?

還名垂千古?恐怕是遺臭萬年吧!堂堂的南楚皇帝,戰死還需要敵國太子弄虛作假,他丟不起那個人。

宇文雄冇好氣地道:“你還是直接給我一槍吧!不用那麼麻煩?”

啪!

梁休一巴掌把麵前的桌子拍得四分五裂,盯著宇文雄道:“你到底合不合作,不合作我讓你死都是一種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