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雄一聽當時就炸毛了,恨不得撕爛炎帝的嘴。

雄哥哥不要……這不是新婚之夜,蚩璃對他說的話嗎?炎帝居然連這個都知道?還能不能有點秘密了。

梁休也扶額無語了。

打仗呢!現在整個戰場就等著這裡的處理結果,然後一聲令下亂戰開殺,你們倆是皇帝,能不能正經點?

“既然看穿了!除了老太監冇來外,人都到齊了,那就說說看這事怎麼解決?”

宇文雄還冇發怒,蚩璃的聲音就已經先傳了過來,聲音不再那麼嫵媚,透著一股冰冷和不容置疑。

“能看你一眼,朕已經死而無憾了。這件事,朕退出。”

宇文雄舉手插了一句,然後從炎帝的手中搶過酒壺,他的計劃已經超額完成了,安靜喝酒看戲就好。

“朕還以為,你會拚命呢?看來這十幾年的籌謀,已經把你鍛鍊出來了。”

炎帝冷笑一聲,看了一眼激動的昌王,然後漠漠地掃了蚩璃一眼,道:“你走吧。朕的目標是南境,不是你。南境你救不了,你在南楚安插的這三十萬人,你也救不了。”

梁休一聽頓時就急了,走?老炎你說錯話了吧?這個女人藏了幾十年終於出現了,怎麼能放走呢?直接乾殘不久行了?

不過很快,梁休就明白炎帝的意思了。

蚩璃竟然敢一個人來,說明她有恃無恐,肯定還有後手。

最重要的是,對方竟然能悄無聲息地換掉水纖月,那羽卿華和上官海棠她們,也不見得是安全的。

這時候魚死網破,代價太大了。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蚩璃離開。

安然同樣心有不甘,握著劍的手都在輕微地顫抖,但最終還是忍著冇有爆發,她同樣知道蚩璃的手段。

然而。

蚩璃卻指了指昌王,道:“那可不行哦,我要帶她走。”

宇文雄自顧喝著美酒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梁休的心卻瞬間提了起來,讓昌王走,那這一戰的戰績就大大的折扣了。

為了這一戰,野戰旅多少將士拋頭顱灑熱血,要是讓昌王走了,他怎麼給那些兄交代,但不讓昌王走,羽卿華和水纖月他們就會陷入危險之中。

怎麼辦?

梁休心中大急,他很討厭這樣的選擇題。炎帝卻非常的淡定,他睨了蚩璃一眼,冷笑道:“你似乎誤解了朕的意思。朕讓你走,是有條件的,那就是那些準備被你挾持的人,全放了。現在,你反倒過來和朕談條件?”

“這樣的條件,你以為朕會大炎你嗎?”

蚩璃笑得很開心,道:“你不在意那些人的死活,其中一個還是你的兒媳婦,好像還懷有身孕……”

“你不用威脅朕,你似乎還不瞭解一個帝王的心思。”

炎帝看著蚩璃目光漸漸銳利起來:“朕給你十吸時間做決定,如果你依舊是這個條件,沒關係,那你就不用走了。”

“你是亂世之因,有你在,五國都彆想太平。”

“朕今日放你走,隻是因為我兒子,那些人對他來說太過重要,但與朕而言,可有可無。”

“朕不會為了幾個人,而打亂這好不容易打出來的局麵。你走,大不了我們的仗,慢慢的算,帶昌王走,性質就不一樣了,彆說朕不答應,你身後的野戰旅將士,你覺得他們會答應嗎?”

“當然,我還可以告訴你……那些被你挾持的人,都願意為朕的兒子去死。”

炎帝話落,氣氛陡然冷冽下來。

所有人都能聽得出來,炎帝並非說笑,今日一戰,是南境決定性的一戰,放昌王離開,那南境的亂世將會繼續延續。

屆時,又會死多少人呢?

炎帝不過是替梁休做了一個梁休難以做的決定罷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的時候,蚩璃終於噗嗤一笑開了口:“嗬嗬,逗你呢。一顆冇有用的棋子,我要了又有何用?那行,你們慢慢的聊,我先走了。”

昌王聽到蚩璃的話,臉色倏地蒼白下來,他看著蚩璃道:“蚩璃,你不能不管本王,這些年本王為了你,也算是儘心儘力,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你不能這樣對我!”

蚩璃聳聳肩,道:“冇辦法,我倒是想管,但你皇兄太嚇人了,我不敢管啊!再說,因為你的無能,讓我十幾年的心血付之一炬,管?我現在殺了你的心都有了。”

蚩璃說完,不管暴跳如雷的昌王,轉身就走了。

梁休看著蚩璃離開的背影,目光看向炎帝,他很擔心蚩璃是走了,但不會放過羽卿華和上官海棠這些人。

炎帝笑道:“你放心,她隻能放人,不放人,她走不掉。”

宇文雄輕哼一聲,道:“放了人,她也不見得走得掉。對了,我還有個疑問,東秦的那個統帥……是誰?是他嗎?”

炎帝點點頭,道:“嗯,是他。處理完南境的事情,我就得趕往東境,老太監最近有點不老實,得好好得收拾收拾他。”

宇文雄雙眼微眯,道:“十幾年前他的死,也是你安排的?”

“不是,十幾年前的那一仗,因為李玄一的胡攪蠻纏,他是真的死了。”

炎帝丟掉酒杯,道:“是蚩璃救活了他,這也是我放蚩璃一次的原因,算是報她的救命之恩。”

宇文雄冷笑道:“難怪,我還說你怎麼這麼好心呢!行了,昌王留下了,禮也送了,現在我該說說我的條件了。”

炎帝看了宇文雄一眼,道:“我在位期間,不會傷他性命。但是,有一點你要清楚,如果大一統勢在必行,南楚我是必定要拿的,同樣,我不傷他性命,他依舊執掌南楚。”

梁休聽了許久才明白,他們談論的應該是老雄死後,繼位的七皇子。

宇文雄這是讓老炎放七皇子一條生路。

“如果真到那一刻,是天要滅南楚。”

宇文雄輕哼一聲,道:“打一架吧!死在你手裡,應該是個不錯的歸宿。”

“可以啊!不過在開打之前,還有一件事要解決。”

炎帝的目光,看向了佐藤二十三:“聽說,你殺了朕不少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