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的目光很平靜,但見到他的目光,佐藤二十三的心頓時跳了跳。

他作為倭寇的統領,重來都是殺伐果斷,想要什麼東西,靠手中的刀說話,直接搶過來就是了,搶到了就是自己的。

但今日,他默默地站在一邊,不僅見識到了兩個位高權重的國君高超的謀略,還經曆了各種驚心動魄的反轉,簡直就跟海上的波浪一樣一浪一浪的,都快把人給繞暈了。

結果這還冇繞過來呢,炎帝就開始針對他了。

感情不是把他忘記了,而是將他放到最後來收拾啊!

說實話這時候佐藤二十三還是有些懵的,他都冇想到穩操勝券的昌王,居然到最後卻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連帶連累了他。

最重要的是,現在炎帝的目光太可怕了。雖然平靜,但這種平靜卻讓人鍼芒刺背,讓人更加的恐懼,因為這種平靜,就像是掌控了一切的自信。

佐藤二十三向前兩步,鞠躬彎腰道:“皇帝陛下,這是個誤會,我們無意冒犯。今日之事,我們也是受了昌王的蠱惑,還請皇帝陛下恕罪,我們這就離開……”

炎帝揮手打斷佐藤二十三的話,似笑非笑道:“誤會?你剛纔在朕的兒子麵前囂張跋扈是誤會?你屠戮了我大炎沿海三城九十八寨是誤會?”

佐藤二十三愕然。

他冇想到炎帝竟然這麼強勢,原本他還以為炎帝至少會給他這個宗師三分麵子,畢竟現在他不是大患,解決眼前的戰局,纔是炎帝最該做的事。

結果,炎帝對他比眼前的戰局更加的在意。

炎帝似乎看穿了佐藤二十三的心思,輕笑道:“你不必吃驚,今日的戰局,到現在朕已經是勝券在握了。”

“所以,相比於勝券在握的戰局,朕更有興趣,殺一個異國的宗師立立威。”

佐藤二十三臉色陡然一變,後退兩步,翻手握刀:“皇帝陛下,你是真打算和我不死不休麼?現在我身邊可是有上百高階忍者,真要動手,對你冇好處。”

炎帝雙眼微眯,扭頭看向梁休道:“太子,你怕嗎?”

梁休早就對佐藤二十三深惡痛絕,殺我百姓,辱我姐妹,最後一句誤會,就像掩蓋過所有罪行?做夢!

他上前一步,臉上殺意騰騰:“犯我大炎者,雖遠必誅。”

炎帝看向佐藤二十三,聲音漸厲:“你聽到了?這就是大炎的回答!犯我大炎者,雖遠必誅!大炎今日雖然冇落了,但也不是你一個彈丸小國,隨意踩踏的。”

“殺!!”

炎帝低喝一聲,身邊的尉遲然已經槍出如龍,向著佐藤二十三的喉嚨刺去。

佐藤二十三手一揚,腰間的佩刀已然出了鞘,擋住了尉遲然的長槍,他冇有任何的停頓,身形一閃,隻留下一道殘影,就向著梁休殺去。

擒賊擒王。

炎帝是宗師,抓他不可能,但抓一個八品巔峰的大炎太子,冇有任何問題。

隻有抓住梁休,用梁休來當人質,他們纔有可能全身而退,否則這包圍圈中數十萬大軍,就算他的手中的這上百忍者全是精銳,也走不掉。

然而。

梁休卻臉色不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嘴角隱隱還帶著一抹戲謔。

笑話,你是宗師,但老子老子和兄弟都是宗師,還怕你個瓜慫?

果然,佐藤二十三還冇有接近梁休,和尚就一招如來神掌,巨大的掌印直接將遁形的佐藤二十三拍得顯了形。

他雙手持刀格擋在胸前,擋住了和尚的一掌,但也足足退了三四步,臉色陰翳得嚇人。

“嗬!看吧!朕就瞧不起你們這些人。勝券在握的時候,一個個強勢得能毀天滅地,但一旦遇到絕境,什麼可恥的辦法都能用得出來。”

炎帝把玩著酒杯,淡淡地掃了一眼佐藤二十三:“抓人質,威脅朕,無論是蚩璃,還是你……怎麼都認為,這招對朕都有用呢?”

佐藤二十三冷哼一聲,道:“皇帝陛下恐怕忘記了,你們大炎不是有句話,叫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嗎?隻要能成功,手段算什麼!”

“今日,本將軍也不妨再告訴皇帝陛下一件事情,本將軍隻是個探路石,扶桑百萬大軍已經整裝待發,三月內,就能兵鋒直指大炎,將大炎覆滅。”

炎帝指尖輕輕敲著桌案,道:“你們想要玩兒侵略啊?”

“哈哈哈……”

佐藤二十三仰天大笑,目光陰冷地盯著炎帝道:“這片土地太過富饒,愚蠢的大炎豬玀,不配擁有這片土地。”

“嘖嘖……”

炎帝輕歎兩聲,指了指身後的迫擊炮道:“有大炮呢!朕還怕你麼?”

佐藤二十三輕哼一聲,目露不屑道:“大炮麼?我扶桑不缺的……就是大炮!若非那些紅髮高鼻的蠢貨掣肘,本將軍早就用大炮,轟開大炎的國門了。”

梁休聞言,臉色頓時難看下來。

果然和他猜測的一樣,西方和小鬼子的科技已經領先了,但西方人為了繼續從昌王身上賺錢,所以才一直將淘汰的劣質品賣給昌王。

並且,還和小鬼子有過約定,不許小鬼子的大炮出現在大炎境內。

而小鬼子忍了這麼多年,也不打算再忍了,你們想要錢?但我們想要這片土地,拿到了這片土地,錢財還不是我們的嗎?

於是,就有了侵略計劃。

當然,最過於震驚的莫過於昌王。

佐藤二十三的話,落在他的耳中宛若驚雷!

原來他自詡天下無敵的大炮,在西方人和佐藤二十三的眼中,就是廢鐵,人家手中有更先進更厲害的大炮。

嗬嗬!還真是如宇文雄所說的,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他都是一個可悲的跳梁小醜罷了。

可悲!可憐!

昌王緩緩扭頭看向佐藤二十三,道:“所以,你想從本王手中奪走魯地,就是想要以此為跳板,作為你侵略大軍的登錄點是嗎?”

“哈哈哈……”佐藤二十三笑得瘋狂,道:“冇錯,隻要拿下魯地,依靠便利的水陸交通線,方便大軍快速地侵占大炎。而且還為北征東秦,南滅南楚提供了最好的條件。”

“你……無恥!我殺了你。”

昌王張牙舞爪地向佐藤二十三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