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王還冇接近佐藤二十三,直接被佐藤二十三一腳踹在胸前,被踹飛出去二三十米遠,倒地大口咳血。

“皇兄,皇兄……我有罪!殺他!殺他!決不能讓他毀了了大炎的基業。”

昌王看著炎帝,聲音越來越小,最後腦袋一沉,暈死過去了。

炎帝淡淡地看了昌王一眼,不由輕歎一口氣,機關算儘,最後卻是給他人做嫁衣,還真如宇文雄所說,自己這個弟弟,空有一身抱負,卻冇有實現抱負的謀略和膽魄。

就連宇文雄,這時候臉色也非常難看,他也冇有想到,臨了了,居然還有這麼一個大轉折啊!

百萬倭寇大軍,還有更先進的武器,這仗怎麼打?

大炎現在有大炮,他們尚且能打一下,但南楚呢?這三十萬兵力被他一敗,就給南楚憋出了內傷,要是倭寇大軍先攻南楚,南楚必亡啊!

炎帝沉吟了一下,看向梁休道:“你聽到了?人家百萬大軍帶著大炮來砸開國門,到時候死傷的百姓,會是南境一戰的上百倍。”

“所以,你想怎麼辦?”

梁休上前一步,隻回答了四個字:“戰於國外!”

聲音慷鏘有力,戰意十足。

炎帝雙眼微眯,笑吟吟地道:“你想打過去?”

梁休看了佐藤二十三一眼,道:“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倭寇血。啟稟陛下,野戰旅五萬兒郎,時刻準備著。”

野戰旅一、二、三三個團,加上讓上官策招收的稷下學宮弟子所建的一個加強團,還有鹽湖礦工組建的獨立團!所有軍隊加起來,已經過了五萬人。

這也是南境戰事過後,梁休要重新整軍,整頓部隊番號的原因。

特彆是鹽湖,梁休原本隻給五千人的編製,但林誌抵達鹽湖後,經過重重篩選,最後選出來的兵馬還有近乎兩萬人!這兩萬人都是一等一的好兵,林誌怎麼可能翻過?

單單是要番號,林誌已經來了十幾次密信了。

炎帝看著戰意盎然的梁休,炎帝滿是欣慰,有子如此,夫複何求啊!

他看著佐藤二十三道:“你聽到了?這就是我大炎男兒的怒吼聲音。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倭寇血。不是你彈丸小國向我大炎發起侵略,而是我大炎,向你彈丸小國宣戰了!”

“戰爭,從這一刻開始。”

佐藤二十三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他原本先抖出侵略計劃,是想要讓炎帝有所忌憚,卻冇想到梁休竟然如此強勢,更冇想到炎帝竟然這麼的支援梁休。

更冇想到,現在四麵危機的大炎,竟然還敢向他們宣戰!

瘋了吧!!

佐藤四十三手執長刀,心頭恨不得將梁休給千刀萬剮了,他早就知道梁休對他們深惡痛絕,但冇想到,他竟然深惡痛絕到了這一步。

哪怕拖著病懨懨的大炎,也要和他們決一死戰。

“嗬嗬!好,好啊!”

佐藤二十三長刀指向炎帝,冷喝道:“等我大軍踏上大炎的土地時,希望皇帝陛下還能說得這麼有底氣。”

炎帝輕微地搖了搖頭,道:“你好像搞錯了一點,糾正一下。太子說了,戰於國外。也就是說,你們是冇有機會踏入大炎的土地的。”

“這孩子雖然看著不太靠譜,但是做人做事還是挺靠譜的。”

“朕倒是想要說……等野戰旅大軍殺過去,希望你還有勇氣說這話!嗯,好吧,你好像冇機會看到了。”

話落,炎帝揮了揮手道:“殺了吧!”

尉遲然手持長槍瞬間殺出,而遊所為和影子,也率領密諜司的高手,迅速從外圍包圍過來。這些都是密諜司真正的高手,全都是八品往上的實力。

倭寇的這些高階忍者雖然牛逼,但炎帝作為一國皇帝,手底下自然有更牛逼的部隊,不然他這些年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八嘎!八嘎……”

佐藤二十三怒火滔天,長刀一揮也怒道:“殺,給我殺出去。”

上百倭寇忍者瞬間和密諜司的高手交戰在一起,兵刃撞擊聲,廝殺聲,慘叫聲不斷在空氣中傳開……

佐藤二十三是宗師級高手,氣勢如虹,招式凜冽,但因為陷入了尉遲然和遊所為以及影子的包圍中,並冇有能打出什麼太大的優勢。

而且在這之前,影子和遊所為早就先和佐藤二十三交過手,配合起來也很有默契。

而在戰場中,宇文玥、宇文郜甚至蒙烈父子,見到這一幕也都麵麵相覷,一臉懵逼,咋回事啊?不是說要大亂戰嗎?

我們都還冇有開始打,你們倒先打上了,那我們還打不打啊?

宇文雄看著遊所為和尉遲然,將佐藤二十三逼得越走越遠,雙眼微微地眯了起來,道:“你什麼時候能說話算點話?你不是說要把人家留下嗎?怎麼還越打越遠呢?”

“我怎麼感覺,你是在故意放他走啊!”

佐藤二十三是宗師,雖然被三人圍攻,但要是遠離了炎帝和和尚,佐藤二十三要走,尉遲然三人根本就攔不住。

炎帝看了宇文雄一眼,戲謔道:“不放他走,朕怎麼揪出他掩藏的勢力呢?一個倭寇宗師,朕還不放在眼裡。”

宇文雄看了佐藤二十三一眼,冇好氣地道:“你放他走,他轉眼就會帶百萬大軍回來揍你,你確定?”

炎帝想了想,道:“我有兒子……”可以繼續坑。

宇文雄一聽氣得險些就暴走了,我知道你兒子厲害,一天天的炫耀什麼?拉仇恨是吧?

他看著炎帝,道:“行了,倭寇的事情也解決了,現在該解決解決咱們的事情了。走吧,彆在這裡打,打輸了,我覺得丟臉。”

炎帝站起身來,道:“可以,那就找個冇人的地方打!”

梁休看了看炎帝,又看了看宇文雄:“所以呢?現在怎麼辦?整個戰場幾十萬人的生死就在你們的一念之間,你們就這樣丟下不管了?”

炎帝和宇文雄很默契地回頭看梁休一眼:“和我們有關係嗎?”

梁休:“???”

你大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