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如果不是看在是自己老子,梁休早就爆粗口了。

和你們沒關係嗎?全都是你們的算計,老子就是個跑腿的,好嘛,現在你們攤牌完成了,又想要甩鍋,讓我去跑腿!

而且這事關幾十萬人的生死,總不能讓老子一聲令下,全滅了吧?

靠,真當老子冇脾氣呢!

惹急了老子,老子就學殺神白起,坑殺五十萬先!

“哦,對了。”

這時炎帝又回過頭,看了一眼梁休道:“孫越這個人是個人才,能不殺就彆殺,他這十幾年縱橫海麵,對海戰很熟悉。”

“你要打過去,海戰就避免不了,有這樣一個人在,對你也有幫助。而且,改造戰船,他也是一把手。”

梁休聽到這話眉頭立即挑了起來,睨著炎帝道:“老炎,你告訴我,孫越不會是你的人吧?”

炎帝乾咳一聲,義正言辭道:“怎麼可能!我這是替你挽留人才,再說戰場之上各憑手段,戰場之下,還是什麼都可以談的嘛!”

梁休:“嗬嗬!你彆解釋,你越解釋我越懷疑孫越就是你的人。”

話是這麼說,但梁休覺得孫越是老炎的人的機率不大,畢竟如果孫越是老炎的人,老炎恐怕早就知道昌王要造反的事情了,不至於到老睢王出現後,他才匆匆佈局。

而且孫越這貨,上次夜襲甘州大營,那可是真的下死手。

他要是老炎的人……好吧,以老炎的尿性,下死手這種事情他真乾得出來,畢竟這些有可能都是他算計好了的。

“小弟,父皇說得對,這個人可以嘗試收服一下。”

這時,梁休身後的安然說話了:“海戰對於大炎來說就是一個全新的課題,整個大炎的所有將領,幾乎冇有一個人有海戰的經驗。”

“不然,這些年也不會容倭寇這麼囂張了。”

梁休轉身看向安然,痛心疾首道:“老姐,你和誰是一夥的啊!你怎麼能向著老炎呢?”

安然笑了笑,道:“我是向著你。海戰是個全新的領域,野戰旅的將士就算再精銳,在海上他們的實力發揮不出十之一二,到時候恐怕會犧牲很多人。”

“那都是我大炎男兒,能少犧牲一點,就少犧牲一點吧!”

這一次南境一戰,安然感觸最深的就是野戰旅將士的英勇,哪怕明知是死,隻要命令下達,他們就敢衝,敢殺,敢闖……

這纔是大炎男兒該有的樣子。

梁休自然知道這些的,其實從佐藤二十三說要率兵侵略大炎的時候,梁休就知道孫越是殺不成了。

三個月,時間太倉促了,現在連海軍都還隻是一個概念,更彆說還要改造戰船,還要將大炮裝到船上,這些事情冇有一個輕車熟路的人帶領,靠自己摸索?時間根本就不夠。

“好吧。”

梁休惡狠狠地道:“隻要能減少兄弟們的傷亡,老子就不和孫越一般計較了。但是,他要是練不好老子的海軍,老子一樣搞死他。”

安然看了一眼戰場,道:“那現在呢?仗還打不打?”

梁休睨了睨戰場,臉色漸漸淩冽下來。隻是他還冇說話,一聲細膩帶著歡樂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

“太子哥哥……”

梁休回頭看去,就看到穿著綠色裙子,揹著小書包的燕燕向著他跑了過來,一頭紮進了他的懷裡。

“哎喲,是咱們的小公主殿下啊!”

梁休嘴角重新綻放出笑容,彎腰將燕燕抱了起來,卻發現她的身體都還在輕微地顫抖,他當下不由怔住。

原來,她不是不怕,而是冇有表現出來而已。

現在見到自己,她才毫不保留地將情緒發泄出來。想到這些,梁休撫著燕燕的頭髮,一陣心疼,小小年紀正是放肆的時候,而她卻要承受這麼多。

恐怕這段時間,她爺爺蕭山冇少給她灌輸複國的思想。

甚至……是依靠自己複國。

“太子哥哥,燕燕給你說個秘密,燕燕不想當小公主……”

燕燕抱著梁休的脖子,低聲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聲音都還在顫抖,還冇有從剛纔的陣勢中回過神來:“燕燕不想殺人,燕燕想要回去上學,不想做公主……”

梁休身體僵了僵,手輕輕拍著燕燕的後背道:“胡說,怎麼能不當小公主呢?小公主可是最受寵的一個,集萬千寵愛在一身呢。”

燕燕抬頭看了梁休一眼,大眼睛裡閃著疑惑,這明顯和爺爺說的不一樣:“真的?”

“那是。”

梁休抬手颳了刮她的鼻尖,道:“太子哥哥啥時候騙過燕燕了?這段時間你就跟在哥哥身邊,等這裡的事情結束,哥哥帶你回去繼續上學。”

燕燕小臉有些糾結:“可是,爺爺說……”

“彆理他。”

梁休打斷燕燕的話,哼道:“燕燕的事情哥哥做主,爺爺做不了主。”

“好吧,我還給太子哥哥帶來禮物呢。”

燕燕說完掙紮著從梁休的懷中下來,她解下小書包,取出了一個大白包子遞給了梁休:“我從京都帶來的呢!是錢姐姐和蕭姐姐親手做的,可好吃了。”

梁休心頭頓時一暖,原來自己在行軍打仗,她們都怕自己吃不飽呢。

隻是從京都到南境走捷徑最快也得三到四天,這還能吃嗎?

但很快梁休就詫異了,他發現除了有些生硬外,包子竟然冇有發黴……

和尚嘴角微微地抽了一下,道:“包子是用真氣護著過來的,太奢侈了……”

梁休當時都驚了,這倒是稀奇了,真氣還能當保鮮膜啊我去?

他下意識地看向蕭山,蕭山連忙拱手行禮道:“見過太子殿下,這是太子妃親手做的,奴婢不敢不儘心。”

“好吧!本來想要收拾你的,但看在你護燕燕和包子有功,先饒了你吧!”

“但記住了,前燕已經是過去式,你再敢給燕燕灌輸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我繞不了你。”

梁休這時心中的殺性已經大減,隻是警告了蕭山一句。如果不是燕燕出現,不是錢包包和蕭大小姐千裡送包子,這時戰場已經血流成河了。

他上前兩步,睥睨著戰場,喝道:“放下武器,孤饒爾等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