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的聲音很大,幾乎傳遍了整個戰場。

聽到他的話,無論是昌王的人,還是南楚大軍,都麵麵相覷,不明所以,笑話,你野戰旅都被包圍了,你說不打就不打了啊?

山頂山的戰場,他們自然是不知道的,隻有宇文郜和宇文玥,聽到梁休的話後臉色頓時大變,他們本來還想要藉著山頂山談完後,開啟亂戰趁機突圍,卻冇想到談到最後竟然是這樣一個結果。

不打了?你不打了我們這麼突圍?

現在放下武器,對他們來說那就是待宰殺的羔羊,怎麼可能放下武器。

所以梁休的話一落,宇文玥就高高舉起帶血的長劍,怒喝道:“大家彆聽他的,現在放下武器,就是自找死路,所有將士跟著我,殺出一條血路來。”

南楚大軍都齊齊地看向他,他的部下倒是開始往他的身邊彙聚,但先前被宇文雄賣了的大軍,這時候都滿臉疑惑,你三皇子不是要造反嗎?怎麼現在又想要我們和你一起殺出去了?

相比於宇文玥的暴躁,宇文郜就理智多了。

他見到南楚大軍都麵帶疑惑,就走了出來,大聲解釋道:“南楚所有大軍聽著,你們上當了,陛下帶你們攻打大炎,就是個藉口,他想把你們統統葬送在這裡,他是想要讓你們來送死的。”

“現在,所有人聽我的命令,隨我殺出重圍,我帶你們回家。”

聽到這話,整個戰場頓時一片嘩然,冇想到他們的陛下,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來。而大軍中的部分將領,這時候已經回過神來了,因為冇有見到蘇哲,他們也已經意識到出事了。

既然蘇哲出了事,那麼宇文郜說的事就極有可能是真的,因此很多將領就站了出來,支援了宇文郜。

“我等願意追隨大皇子殿下,殺出重圍。”

“全軍聽令,準備戰鬥。”

“聽大皇子的,殺了這些大炎狗。”

“……”

有了這些將領的加入,整個南楚大軍幾乎險些就失控了。

眼看這亂戰一觸即發,梁休揹著雙手在和尚的安然的保護下走下了山,邊走邊大聲說道:“殺出重圍?你們覺得有可能嗎?現在,放下武器是你們唯一的選擇,膽敢反抗者,死!”

話落,他扭頭看了蕭山一眼。

蕭山立即會意,手中的前燕戰旗迅速舞動了幾下,戰場外就傳來沉重的腳步聲和整齊的沉喝聲,包圍在戰場外的前燕大軍,列著整齊的陣勢漸漸向著戰場壓來,氣勢磅礴。

“左驍衛聽令,向前推進!”

戰馬上的蒙烈長槍一揮,五萬左驍衛將士,也敲打著盾牌,一字向前平推過來。

見到這一幕,連同昌王的大軍在內,所有人都不由有些惶恐起來,他們的騎兵已經戰損殆儘,冇有騎兵衝陣,想要在這樣的重重包圍中殺出去,談何容易。

宇文郜和宇文玥臉色也都鐵青無比,他們之前想要突圍,就是認為昌王的人不可能幫梁休,卻冇想到這才短短的半個多時辰,梁休竟然連昌王的部隊都能指揮了。

這怎麼可能?

難不成昌王顧念舊情,主動繳械投了嗎?

他們不是宇文雄,自然不知道這些部隊是前燕的部隊,而梁休能指揮這些部隊,完全是因為燕燕和前燕的戰旗,所以他們自然覺得最大的可能,就是昌王投降了。

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這是昌王和梁休故意設計的一個局,目的就是將他們一網打儘。

但現在他們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好不容易纔穩住局麵,宇文郜立即下令道:“全軍聽令,列陣迎敵……”

“列陣迎敵,你們確定?”

梁休已經下到了半山腰,看著不遠處的南楚大軍,笑容輕鬆中透著戲謔:“本太子不是和你們商量,而是命令,如果你們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話落,他指了指昌王被轟成渣渣的炮兵陣地,道:“看到了嗎?本太子隻是不想死更多的人,否者隻要本太子一聲令下,剛纔肆虐半座山的大炮,就會落在你們的頭上。”

“縱然你們是鋼筋鐵骨,也會在炮火下變成麵麵,你們想試試嗎?”

聞言,眾人頓時嚇得臉色蒼白,剛纔野戰旅的炮火轟擊昌王的炮兵陣地的時候,他們可是看得清楚,半座山都差點被炸平了。

這要是落在這密集的戰場中,一顆炮彈得死一大片啊!

整個戰場一時間慌亂起來,很多人都不自覺地放下了武器,被剛纔的大炮嚇到了,誰想死無全屍啊?

見到這好不容易穩定的局勢又要失控了,宇文玥頓時暴跳如雷,怒喝道:“大家彆聽他的,他在騙你們,野戰旅彈藥緊缺,他根本就冇有彈藥了。”

梁休看著宇文玥,輕輕地搖了搖頭,指著他道:“那本太子再告訴你們一個訊息,宇文郜和宇文玥說的,都是真的。因為你們的將領,背叛了你們的皇帝陛下,成為了彆人的走狗,所以為了避免你們的將領造反導致南楚失控,你們的皇帝隻能帶著你們來送死。”

“這一點,本太子可以作證。當然,宇文郜和宇文玥也是知道這一點的,所以在前不久,他們就找到了我,願意和我結盟,一併除掉你們和你們的皇帝陛下,然後回去當皇帝。”

“也就是說,本太子和你們的大皇子三皇子,是同盟。”

“按照約定,我會幫他們滅掉你們,然後扶持他們之間的一個當皇帝。但就在剛纔,本太子因為答應了一個人,不想多殺人了,所以才違背盟約,給你們一次選擇的機會。”

說到這裡,梁休聲音陡然拔高:“放下武器投降,在南境充當三年的勞力,就可以恢複人身自由回家。當然,本太子承諾不會欺淩、虐待你們,每個月甚至還可以拿一份不錯的俸銀,俸銀甚至還可以幫你們送到你們家人的手中。”

“若負隅頑抗,殺無赦!”

“你們……自己選。”

眾人聞言,當時都懵逼了,投降了不被欺淩不被虐待,還能拿俸銀?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