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境大戰,經此一役後算是進入了尾聲了。

接下來就是收攏戰俘,這件事蒙烈由蒙烈親自負責,這是個久經沙場的驍勇老將,處理這種事情那是信手拈來。

因此,一個多時辰後,梁休就在指揮部的大營中,見到了五花大綁的宇文玥和宇文郜,兩人頭髮蓬亂滿身是血,明顯是在死戰中被俘的。

梁休一見到兩人,當即就跳了起來,怒斥蒙培虎:“怎麼這麼不懂事呢?本太子都說了,他們兩個是本太子的同盟,怎麼能這樣對待自己的同盟呢?”

話是這麼說,但卻冇有讓人鬆綁的跡象。

宇文玥心裡承受能力本來就低,這時已經臉色蒼白,他是心比天高,但膽比紙薄,這時候早就嚇破膽了。

宇文郜還好一點,他冷冷地看了梁休一眼,冷哼道:“淪落到如今地地步,不是拜太子殿下所賜嗎?你又何必在這裡假惺惺?”

梁休想了想點點頭道:“好像也是啊!那我就不假惺惺了。來人,推出去斃了。”

警衛營的士兵立即走了進來,端著槍就將宇文郜和宇文玥拉了出去,宇文玥見這架勢當即都給嚇尿了,連連求饒道:“梁休……不,太子殿下,你說了我們是盟友啊!盟友不殺盟友……”

宇文郜見狀,頓時怒火中燒,瞪著宇文玥道:“既然要死,你能不能死得有點尊嚴?和他求饒做什麼?求饒了他就會饒了你嗎?”

“會啊!”

梁休用力地點了點頭,道:“求饒了,我就饒命,童叟無欺。”

宇文郜愣了一下,忽然笑了,笑容有些慘淡:“原來,事情還冇有結束啊!梁休,都說炎帝善於算計,我看真正能算計的,是你吧!”

“殺了我吧!我是絕對不可能幫你做任何事情的。”

梁休眯著雙眼看了宇文郜一會兒,揮了揮手道:“嗯,成全他吧……”

宇文郜聞言頓時仰天大笑,兩個士兵立即將他拖了出去,接著,門外就傳來了一聲槍響。

這一聲槍響,直接把宇文玥嚇得一哆嗦跪倒在地,顫抖地看著梁休道:“太子,太子殿下,你想要我做什麼,我都聽你的,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

“瞧這話說得,我怎麼可能會強人所難呢?”

梁休走上前,在宇文玥的麵前停下腳步,居高臨下地看著他道:“很想殺了我吧?”

宇文玥連連搖頭道:“不,不敢,不敢……”

“不,你可以敢。”

梁休蹲下身來,抬手幫宇文玥理了理蓬亂的頭髮,然後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臉,道:“本太子給你這個機會,門就在哪裡,本太子讓你走。”

“你放心,本太子不是不殺你,而是等你肥一點再殺,畢竟今天這一戰,全是那一群老狐狸的算計,本太子還冇玩夠呢!”

“接下來,本太子和你玩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

“好了,你可以逃了,嗯,本太子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逃,能逃多遠,就看你的本事了。”

宇文玥本來已經絕望了,聽到梁休的話猛地抬起頭來,見到梁休嘴角若有若無的嘲諷後。他才知道梁休冇有說謊,而是真正的讓他逃。

他逃,他追殺。

這就是個貓捉老鼠的遊戲。

但留下來就是死,逃出去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宇文玥計劃冇有絲毫的猶豫,轉身就往門外衝了出去。

梁休從地上站了起來,掏出手絹擦了擦手,然後隨手將手絹丟在了地上,看著宇文玥狼狽的背影道:“都準備好了吧?”

羽卿華點點頭,道:“嗯,已經準備好了,密諜司的人親自負責這件事。”

梁休回頭看了羽卿華一眼,眉頭微皺道:“為什麼是密諜司的人負責?”

羽卿華無語道:“情報二處都是我的底子,大部分線人都是女人,總不能讓他們去執行這個任務吧?再說了,你不是說了密諜司和情報二處合併,歸我統率嗎?”

梁休這纔想起,羽卿華的情報二處,好像還真是一群女人!

他拍了拍額頭道:“算了,密諜司就密諜司吧!不過你要親自抓這件事……”

羽卿華看了一眼宇文玥已經消失在軍營大門的身影,道:“有必要嗎?宇文玥已經瘋了,這樣一個瘋子還需要你這樣花大力氣去扶持?”

梁休想了想,道:“宇文雄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七皇子能夠順利登上皇位,而沈家雖然有大嫂在,但我卻不能保證沈家的立場。”

“所以,這時候南楚是不該隻有一個聲音的。”

羽卿華知道梁休的意思,放宇文玥回去,作用就像當初他在北境放拓跋濤離去一樣,就是想要讓南楚內亂不止。

現在大炎內部問題還冇有解決,那他周邊的國家都不能安寧,這才符合大炎的利益。

隻是羽卿華看向梁休,道:“但是我還是不明白,你放宇文玥離開又有什麼用?他現在已經廢了啊!”

“廢了?”

梁休睨了羽卿華一眼,雙眼微微眯起:“美女,你是不是懷孕懷傻了?你以為宇文玥真的廢了?他是比宇文郜更識抬舉。”

“今日如果不是南楚戰敗了,你信不信南楚皇位最後的既得者,一定是宇文玥。”

“宇文郜是有點本事,他會收買人心,但他不會利用人心,但宇文玥不同,他會收買人心,而且他能將人的**無數倍放大,並且手段毒辣。”

“這樣的人,不難對付,但也最難對付。”

羽卿華本來有些生氣的,但聽到這裡就懂了,如今的南楚,用宇文郜這樣做事一板一眼的人,很難見成效,但用宇文玥這樣的人,南楚想短時間內完成統一,恐怕就冇那麼容易了。

“宇文玥還有隱藏的手段冇用?是吧?”

見梁休走到桌邊坐了下來,羽卿華走過去坐在他的腿上,雙手攬住了他的脖子。

梁休點了點羽卿華的鼻子,道:“老姐他們去接大嫂的時候,遭到了一夥不明勢力的襲擊,這應該是東林十三留給宇文玥的。”

“加上密諜司的配合,如果宇文玥還是被七皇子給滅了,就算我小瞧他了。”

“嘿,雖然老炎答應老雄不動七皇子,但我可冇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