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盯著炎帝看了好一會兒,才扶額痛心疾首道:“老炎,你還要點臉嗎?你可是答應過老雄的啊!你怎麼能這樣算計人家呢?”

“扯淡!”

炎帝瞪了梁休一眼,道:“你以為宇文雄為什麼敢弄這麼一出,是因為南楚這些年富得流油,就算他折騰這麼一出,隻要他兒子登基了,鞏固了統治,三五年也就恢複了。”

“還有,你還有臉說朕無恥?宇文玥不是你故意放走,讓他去攪亂南楚風雲的?真算起來,朕算短暫的無恥,你纔是長期的無恥好吧!”

放走宇文玥的事情梁休自然知道瞞不過老炎,他乾咳一聲揹著雙手義正言辭道:“我那是為了大炎的利益,再說答應宇文雄的是你,又不是我。”

炎帝輕哼:“嗬嗬,你彆以為我不知道,在你原先的計劃中,就是扶持宇文雄的七兒子當皇帝的?”

梁休懶得和老炎探討誰比較無恥這個話題,他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道:“十座城不要邊境的,要沿海的城,想要戰於國外,海港就得建起來。”

炎帝沉吟了一下,道:“那就一半一半吧!不能全要沿海的城,不然一旦發生意外,無險可守,很容易出事。”

梁休挑眉,睨著老炎道:“怎麼?你以為到了我手裡的東西,還會出現意外?”

“那是因為……你還不夠狠。”炎帝冇有和梁休繼續談論這個問題,似乎隻是通知他一聲而已,然後他看著梁休臉色難得鄭重起來道:“朕要去東境了。”

梁休怔了一下,無語道:“我知道你安排好了後手,你彆一副交代後事的樣子,老子不上當,還有你是一國之君,能不能彆他……亂跑?”

炎帝一腳就踹了過去,怒道:“冇有朕在後麵掌舵,你早死八百次了。你以為朕為什麼會把密諜司的掌印和令牌交給了羽卿華?那是因為羽卿華把老太監的寶貝兒子給殺了。”

梁休一聽頓時就驚了?還有這事兒?他怎麼不知道?

“和蚩璃一起來的,奉命挾持羽卿華他們的就是他,隻是那傢夥玩手段太低級了,在羽卿華的手中冇過三招就死了。”

炎帝眯著雙眼笑道:“還彆說,你這小媳婦,又聰明又冷血,是個好苗子。”

梁休嘴角猛地抽了抽,看著炎帝道:“我說你怎麼就願意將密諜司交給她了呢!原來是她納了投名狀啊!不對……老炎,有你這麼誇你兒媳婦的嗎?什麼叫又聰明又冷血?”

炎帝冇有隱瞞梁休,聳聳肩道:“很簡單,你不能做和不好做的事情,都可以交給她來做。”

梁休聽到這裡,看著炎帝臉色認真道:“我不想做和不願意做的事情,誰都彆想插手。還有,羽卿華掌控密諜司冇問題,但她不會絕對的服從你的命令。”

“她是我的女人,冇有我點頭,她不會再敢擅自行動。”

炎帝扶額道:“可是冇有她的幫助,朕可能會死在東秦。”

“你彆扯淡哎,和誰賣慘呢?”

梁休無語道:“影子都快混成東秦兵馬大元帥了,此次東秦的統帥還是姑父秦叔禦,還有你是堂堂的一個宗師境,你還會有問題?”

炎帝沉默了一會兒,纔看向梁休道:“你太小看老太監了。如果說宇文雄是一個可以讓朕酣暢淋漓地打一場的對手,那老太監,絕對是哪個讓朕時刻感覺鍼芒在背的敵人。”

“因為宇文雄再怎麼樣,他還尚且有一絲底線,但老太監,是冇下限。他不出招,你永遠都不知道他想要做什麼。”

“這些年,整個東秦都被他經營成了銅牆鐵壁,密諜司在東秦幾乎舉步維艱,哪怕是影子,也是在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才勉強得到他的信任。”

“所以,朕說有可能會折在東秦,不是開玩笑。”

見到炎帝臉上的凝重,梁休沉吟了一下,認真地看著炎帝道:“撤兵吧。”

炎帝一愣:“嗯?”

梁休說道:“我說,撤兵吧!現在還不是拿東秦的時候,撤兵修整,我們先全力對付倭寇先。”

炎帝臉色頓時有些詫異,現在影子和秦叔禦都是東秦的高級將領,隻要喚醒秦叔禦,現在拿東秦可以說是最好的契機,梁休竟然要他撤軍?

“我是很認真的。這一戰,除了十哥鎮守的北境尚且安穩一點外,東境,南境,西境都在打仗,弄得民心惶惶,”

“現在難進戰事結束了,舉世伐炎的局麵就瓦解了,我們應該停下來修養一下了。”

梁休在炎帝的對麵做了下來,道:“現在拿東秦,且不說拿不拿下來,就算拿下來了,我們要付出的代價會很慘重,加上咱們在東秦冇有什麼決定性的勢力,統治起來很困難。”

“而現在的東秦,已經在老太監的手中弄得民不聊生,怨聲載道了,再過一兩年,就算咱們不動,東秦也會自亂,到時候再拿東秦,就幾乎不費吹灰之力。”

“屆時,大炎統治起來纔不會有更大的助力,而且……”

說到這裡,梁休抬頭看向炎帝道:“姑父和姑姑分離了十幾年了,他們也該團聚了,所以我的意見是,喚醒秦叔禦,收兵即可,這樣我們的損失能降到最小。

“至於影子,他的位置不僅不能動,有可能的話,藉此次戰事推他一把,將他推向更高的位置。”

炎帝自然明白梁休的意思,他皺著眉頭想了想,道:“但有冇有想過一點?如果你率軍出征,戰於國外,屆時他們再來一次舉世伐炎?又該如何?”

梁休嘴角微微一挑:“那就看我媳婦的本事了……”

炎帝一愣,頓時大怒:“你不準朕利用你媳婦,你利用起來就天經地義是吧?”

梁休不樂意了:“什麼叫利用?說得那麼難聽,我媳婦接管密諜司,不是需要功績嗎?那就拿東秦來練練手。”

“宇文玥在南楚,羽卿華負責東秦,北莽現在還在亂著,暫時不用管,剩下的,就隻有西陵了。”

炎帝雙眼一亮,道:“西陵女皇葉紅淚隱姓埋名在你的南山學院學習,你把他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