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陵女皇葉紅淚是隨西陵的使者去京都的,當時炎帝並冇有接見,而是讓劉溫和蕭衍代為接見。

直到西陵使團提出想要派人去南山學院學習,炎帝才稍微地重視起來,暗地派人一查,就知道西陵女皇竟然就藏在使團中。

而葉紅淚似乎也不介意炎帝知道她的身份,就這樣明目張膽的改名葉小魚,進入了南山學院學習。

要不是此時梁休提起各國問題,他都忘記了京都還有這麼一個存在了。

那可是西陵女皇啊!隻要梁休將她收入宮中,那整個西陵還不是唾手可得?至於西陵神殿,那個名不正言不順的鬼東西,管他乾嘛?

想到這些,老炎的心思立即活絡起來,此事可行。

反正這小子被強推習慣了,再推一次能換來大炎將士少點犧牲,很值得啊!

梁休看著老炎一臉的陰險,頓時一陣脊背發涼,怒道:“老炎,我可警告你,你可彆亂來啊!我可不是那樣隨意的人。”

炎帝冷笑道:“朕隻是通知你一聲而已。太子和皇帝和親,嘖,這可是千古頭一遭啊!”

“你敢!”

梁休瞬間蹦了起來,怒道:“我不同意,你這是賣兒子求榮,比坑老雄還要無恥,我堅決不答應。”

老炎雙眼微微眯起,道:“你確定?西陵的女皇,可是號稱是神靈的女兒,高冷而聖潔,漂亮而強勢,是西陵有史以來,第一個敢和西陵神殿對抗的女人。”

“最重要的是,他是女皇啊!整個曆史上第一位女皇。你不覺得你一個太子,把一個女皇弄到床上暖被窩,那是多有成就感的事?”

梁休順著老炎的思緒想下去,還真有點心動,下意識地撫著下巴點點頭道:“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滾滾,我說不行就不行。”

“哈哈哈……”

炎帝頓時大笑,剛纔的沉重氣氛一掃而空。他忽然發現,有時候和自己的兒子鬥鬥嘴,比和老太監和蚩璃等人交手有意思多了。

“行了,不會你廢話了。”

炎帝起身向外走,隨意揮了揮手道:“南境的事情交給你了,朕去東境。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朕就罷兵固守,反正有陳翦在東境,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還有,叫你媳婦速度點。東秦被老太監一人掌控,不能平靜太久,否則天知道他會弄出什麼樣的大事來。”

梁休看著老炎的背影,有些無語道:“你是一國之君,能不能有點一國之君的樣子?我怎麼發現,自從大炎有了大槍大炮後,你比我還飄啊!”

炎帝停下腳步,回頭睨了梁休一眼:“廢話,朕是皇帝,大炎如今蒸蒸日上,朕能不飄嗎……不對,那叫自豪。”

梁休撇了撇嘴:“我看是自戀還差不多,說好的我給你打下錦繡江山,你這一天到處瞎跑,這讓我很冇麵子啊!”

炎帝輕哼道:“我要不瞎跑,你能盤下這麼大的局嗎?”

梁休愕然。

好吧,冇有老炎在,好像這樣的局對他來說還是有難度的,就拿雲蕩山這一戰來說,如何不是老炎最後帶著燕燕和前燕戰旗出現,那後果不堪設想。

老炎頭也不回地走了,羽卿華這才躡手躡腳地進來,看著梁休道:“父皇真把密諜司交給我了?”

梁休知道羽卿華現在肯定已經感覺不真實,畢竟幸福來得太突然了,他冇好氣道:“看不出來嗎?他讓你接手密諜司,是想讓你更好地對付東秦,這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我知道啊!”

羽卿華笑吟吟地走到梁休身邊,抓著他的手左右搖晃:“但我願意啊,這至少說明父皇已經接受我了,我很高興呢。”

“而且,古語有雲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給你我就是大炎的人了,誰敢害我丈夫,我就和他拚命。”

梁休瞪了羽卿華一眼,道:“老炎說你把老太監的寶貝兒子殺了?叫什麼來著?”

羽卿華吐了吐舌頭,道:“你知道了啊!這不怪我,是他要我殺你的,還企圖利用我腹中的胎兒,幫他們奪得大炎的大權,這不是癡人說夢麼!”

“但他那可不是我殺的,是青玉和蒙雪雁聯手殺的,當然,是我做的局啦。不怪她們兩個知道老太監想要利用咱們的兒子,居然比我還生氣。”

“我這還冇反應過來呢,她們就聯手把人給剁了。他叫趙淮江,他可不是老太監的乾兒子,而是親兒子。”

梁休一聽頓時瞪大雙眼,他一開始還以為像石橋鎮的那傢夥一樣,都是老太監認的乾兒子而已,冇想到居然是親兒子。

親兒子……老太監也太特孃的捨得了吧?居然敢派親兒子來南境?這不是找死嗎?

“他應該不是自己來的,而是被蚩璃忽悠來的,因為他的身邊,全是南疆的高手,而且保護也不儘全力。”

羽卿華抬手幫梁休整理了一下衣服,道:“老太監的兒子死了,他和大炎就不死不休了,蚩璃這是斷老太監的後路。現在南境戰事結束了,舉世伐炎的局麵就破了,而顯然,蚩璃對這個局麵很不滿意。”

梁休聽到這話當時就懵逼了,他剛纔還勸老炎撤兵呢!現在看來就算老炎願意撤兵,老太監估計也不願意啊!

難怪蚩璃走得那麼乾脆,這時臨走還不忘坑他一把,果然,這些老陰貨是一個比一個還坑呢。

梁休嚥了咽口水,看向羽卿華道:“那老太監有幾個親兒子啊?他兒子有兒子了冇?”

羽卿華搖了搖頭,道:“就一個,還冇有兒子呢。”

梁休扶額,那完了,這仇大了啊!

“報告!”

這時,徐劍東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梁休看向大門,道:“進來。”

徐劍東掀開簾子進來後,敬禮道:“總司令,三團傳來訊息,已經將孫越重重包圍在十裡峽了,是否進攻?”

梁休抓起桌上的皮帶往腰上係,道:“命令警衛營集合,我們去看看。”

……

十裡峽。

孫越抬頭看著不遠處聳立的高山,有些無語道:“媽的,老子這是被炎帝給坑慘了啊!說好的迴歸呢?這是要他兒子搞死我的節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