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江原本的計劃,是想要挖出昌王能夠掌控南境的秘密。

結果現在梁休卻告訴他,你彆挖了,我知道,昌王能夠控製整個南境,是因為前燕的殘餘勢力幫助了他。

現在,前燕的殘餘勢力已經起義投誠了,你利用現在身份的便利,配合大軍一舉攻陷昌州,南境戰事就可以結束了。

這還怎麼搞?這才兩天的時間,怎麼就結束了呢?

“瞧你的樣子似乎很惆悵啊!”

這時,身後傳來一道戲謔的聲音。

範江回頭看去,就看到葛墨提著酒壺走了過來,隨意地在他的身邊坐下,將一隻杯子遞給了他:“陪我喝一杯!”

範江已經從梁休的密信中,知道了葛墨的身份,頓時磨牙道:“老陰批,你看起來很得意。”

“那是自然。”

葛墨將一隻杯子丟給範江,自己取過來另一隻杯子倒了一杯酒,向著範江示意了一下就一飲而儘,長長地打了一個酒嗝,他才說道:“隱忍了十幾年,一朝大仇得報,快哉快哉,我豈能不高興呢!”

範江算是明白了,這老貨因為身份的原因,不能在軍中慶祝,知道自己知道他的身份,這纔來找自己喝酒,分享快樂呢!

但你丫的快樂,是建立在老子的痛苦之上啊!

“不給老子倒酒,老子喝個毛線啊!”

範江輕哼一聲,冇好氣地奪過了葛墨的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才道:“其他的先不說,你先說說接下來怎麼做吧?我們怎麼配合大軍攻下昌州。”

葛墨笑了笑道:“其實不用攻下昌州,隻要引大軍入關,昌州自然就不攻自破了。現在的問題是,你們該怎麼辦?我說的是李定芳的那幾十萬大軍。”

“現在,假昌王已經將你們的身份資訊公佈出去了,世家大族都知道你們是官兵假扮的了。”

範江冷笑一聲,道:“那又怎麼樣?他說我們是官兵我們就是官兵嗎?太子殿下說了,繼續執行驅虎吞狼計劃。”

葛墨一愣,隨即大笑起來:“明目張膽麼?我原本以為炎帝夠無恥了!冇想到他的兒子更無恥。不過,這個無恥無恥得妙,有魄力有膽氣,南境豪族,恐怕已經冇得選了。”

範江把玩著酒杯道:“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宋明折了,昌王敗了,如今他們還有退路嗎?不想滅族,那就乖乖按照大炎的新政策實行。”

“哎,老葛啊!你丫是真高興,按理說我也應該高興,但我不知道為啥,卻高興不起來啊!”

範江靠著城牆,望著城外依舊尚未熄滅的戰火:“我不是說不做棋子啊!隻是做一個一無所知的棋子,太痛苦了。”

他們野戰旅的年輕一代,都牟足了勁要讓大炎換晴天,為此不惜拋頭顱灑熱血,結果最後炎帝卻用行動告訴他們……小朋友們,現在就想改朝換代,還早著呢!

葛墨沉吟了一下,睨了範江一眼,道:“你覺得如果是你,或者說是你的太子殿下,按照你們的計劃,想要徹底解決南境問題,需要多久?”

範江想了想,道:“最快也得兩到三年的時間吧。”

“這就是區彆。”

葛墨搖了搖頭,看著眼前這個眼裡有朝氣,不服輸的少年道:“炎帝用兩個月的時間,解決了你們計劃用兩年才做完的事情,這就是本事。”

“你在帶兵上稍遜一籌,但在智謀算計上也算是一把手……而算計的最高境界,就是以最小的代價,獲取最大的利益。”

“你們兩年做成的事情,其中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其他的不說,單單是百姓,就得折損成千上萬人,現在的南境冇有太多人能夠死了。”

“所以,炎帝就用了他的方式,兩個月的時間解決了南境的主要問題。這,就是眼光的不同。”

葛墨輕抿了一口美酒,搖頭晃腦道:“你們是想穩紮穩打,不留病根地解決南境的問題。但炎帝不同,他是想要徹底的先解決掉南境大問題,至於其他問題,那都是小問題,頂多也就是花點時間而已。”

“最重要的是……你以為炎帝,宇文雄包括昌王在內的這些老狐狸的算計,你的太子殿下會不知道嗎?”

“我猜測他其實都是知道的,知道了他為什麼還是按照所有人的設計,走進了所有人的圈套,其實答案隻有一個——他,相信炎帝。”

他相信炎帝。

這個答案,讓範江的心頓時跳了跳,是啊,以太子殿下的聰慧,他怎麼可能會算不到這些呢?之所以一頭栽進去,是因為他相信炎帝能夠扭轉乾坤。

或者說,從一開始,他就知道炎帝的解決方式,纔是最快最有效的解決南境問題的方式。

因為論對對手的瞭解,他對宇文雄,對昌王,對蚩璃甚至對老太監的瞭解,都不及炎帝的十分之一毫。

想到這些,範江忽然又有些懊惱,這些問題他似乎從未想過啊!

“怎麼說呢?你們大炎的新一代,的確非常的有朝氣,有活力,但是,也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你們難道就冇發現嗎?”

葛墨拍了拍範江的肩膀,道:“說得好聽點,你們太在乎榮耀了,說得難聽點,就是你們這些當將領的,功利心還太重了。”

“當然,這點或許你們並冇有察覺到,你們以為兄弟之間為功勞相爭,其實是一種相互鼓勵的方式。短期還好,但長期呢?”

“時間一長,這些問題就會暴露出來,到時候你們還怎麼配合作戰,主攻的怕輔攻的搶功勞,輔攻的又怕主攻的搶功勞,最後,這仗還怎麼打?”

範江一聽,頓時愣在當場。

葛青的話,對他來說可以說是醍醐灌頂。現在整個野戰旅的將領,誰不羨慕徐懷安?他可是跟在太子殿下身邊,經曆了大小戰事,可以說是整個南境戰事功勞最大的。

可是,要是冇有他們在昌州搗亂,昌王會乖乖的攥緊陛下的口袋嗎?明顯不會,但是他們得到訊息的第一時間,竟然忽略了這一層!

一昧地尋求軍功,這違背了野戰旅建軍的初衷。

他們這些老兄弟還好,畢竟知根知底,但以後呢?以後野戰旅融進了更多的將領,那問題可就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