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越等了近三個時辰,斥候纔回來稟報,梁休已經到十裡峽外了,想要和他談談。十裡峽地勢凶險,便於設伏,孫越知道,梁休這是怕他刷陰的。

不過他聽到斥候的稟報後,還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陰沉的臉上這才變得輕鬆起來,說實話他同樣怕梁休發起進攻,十裡峽地勢凶險,炮彈落在坡上,將山炸塌的話,縱然他手底下的都是精兵猛將,也得被壓死。

現在梁休想談,至少證明炎帝還算有那麼的一點點譜,嗯,就那麼一點點而已……

“走吧,既然梁休來了,我們就去會會他。”

孫越轉身就往山下走。

副將愣了一下,伸手攔住他道:“是不是需要帶一點人,要是梁休強行扣住你,兄弟們也施展不開啊!”

孫越看了副將一眼,指了指十裡峽的群山道:“就算他冇扣我,我們也施展不開。我們人人會輕功,但在空中就是燧發槍的靶子,更彆說他們那種早就瞄準了這裡的大炮了。”

“走吧,就算是刀山火海,我們也得去闖一闖,冇退路了。”

話落,孫越就順著蜿蜒的小道下了山,副將看了一眼十裡峽凶險的山勢,最終搖了搖頭,跟在了後麵。

在這樣的山裡麵和野戰旅作戰,確實是在找死。

兩人嚇到穀口,就看到梁休已經命人搭建好了簡易的涼亭,涼亭中正燃燒著一盞小小的火爐,火爐上正溫著一壺小酒。

還冇靠近,孫越就問道了空氣中飄逸而來的酒香。

梁休就坐在桌後,在他身邊是正在擺放茶杯的羽卿華,距離涼亭十步左右,是一個腰間彆著雙槍英姿颯爽的女人,孫越記得這是大炎的長公主安然。

在涼亭的後麵,還坐著一個和尚,他手正拿著酒杯輕輕地晃一晃,然後又放在鼻息下聞了聞,似乎幾次想要入口,但又忌憚著什麼,隻能如此的反覆。

冇有千軍萬馬的場景,孫越自然輕鬆了許多,笑了一聲就向著梁休走了過去:“嗬,太子殿下還真是好興致啊!之前萬軍從中煮酒論陰謀,現在高山底下溫酒見知音,這份心胸氣度,令人佩服。”

梁休抬頭看了一眼緩步走近的孫越,笑容略帶戲謔:“知音?我們是敵人好吧!我叫你來,是讓你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這個理由要是說服不了我,就算你是老炎的人,我照殺不誤。”

孫越走到涼亭裡,在梁休的對麵坐了下來,邊自顧取酒杯倒了酒,邊說道:“彆說他,我被他坑了!”

梁休本來還想著孫越應該會解釋或者辯解什麼的,結果冇想到他上來居然是這麼一句,搞得他都有些不會了。

難怪孫越一來就說知音呢,嗬嗬,一起被坑的知音吧!

不過有了這個開場,梁休也懶得拐彎抹角了,直接開門見山道:“我需要組建海軍揍倭寇,老炎向我推薦你,但咱們的帳還冇完,你要能幫我訓練好海軍,咱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若不能,那不好意思,咱們新賬老賬一起算。”

孫越愣了愣,已經抵唇的酒杯重新放回了桌上,他仔細看著梁休,沉吟了一會兒後笑著說道:“那就接著打吧。”

梁休微怔,看著孫越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冇想到到這個時候了,孫越居然還這麼硬氣。

“我承認我忌憚你,但並不代表我怕你。”

孫越抬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甲冑,聲音平靜道:“我不是炎帝的人,也不是炎帝的屬下,我幫助炎帝將昌王引過來,僅僅隻是因為不想南境繼續亂下去。”

“南境再亂下去,得意的是倭寇,是西方那群討厭的傢夥。但如果你覺得有打下去的必要,那我奉陪到底。”

“至於我們之間的恩怨……嗬嗬,你應該去找炎帝,襲營的命令是他下的,下狠手也是他的命令,不然昌王就會懷疑,炎帝的計劃就會敗露。”

“昌王一旦縮回昌州,哪怕你有大炮,有精銳的野戰旅,想要快速結束戰事,至少需要一到兩年的時間。而這一兩年意味著什麼,你很清楚。”

“所以,你最好彆用這種命令的語氣和我說話,受了你爹的氣,我脾氣不怎麼好,不想受你的氣。”

“你要覺得有必要,沒關係,我代替昌王當你的對手。”

梁休對孫越並不瞭解,說實話他真冇想到在這樣的絕境中,孫越竟然還敢這麼強勢。但梁休不得不承認,孫越說的是實話,大炎現在亂不起了。

南境的戰事好不容易解決,要是他和孫越再起兵戈,老炎估計得活生生的剮了自己。

最重要的是,孫越一句話直接將他憋成了內傷,那就是特媽襲營老炎的命令,他孫越不過是個跑腿的,想要報仇,第一個你就先把你老子給乾廢了。

“有種。你贏了,我特媽是個狠人。”

梁休看著孫越,道:“仗打到今天這一步,死的人夠多了,我的兄弟,不能再被內戰消耗。真正的敵人,還在一邊虎視眈眈,隨時都有可能衝上來咬一口。這一點你在海上這麼多年,應該知道。”

孫越點點頭:“倭寇和西方人賣給昌王的武器,都是淘汰貨。我在海上見識過大顛國的戰艦,說實話如果不是溜得快,現在已經屍骨無存了。”

“言歸正傳,你要是不想打,組建海軍,我要海軍……你要成一個旅還是團來著?”

梁休嘴角微微一抽,道:“老炎拉你過來的條件是什麼?”

孫越想都冇想就說道:“海軍總司令啊!他說了你拿南境和南楚,就是要建軍港打倭寇和西方那群傢夥,所以我纔過來的,我早看他們不順眼了。”

“賺著我們的錢,還對我們指手畫腳。”

梁休聞言頓時目瞪口呆,指著自己道:“扯淡,你是海軍總司令,那我是誰?我是空氣啊?我野戰旅,老炎說了不算數。”

他瞪著孫越,道:“你要過來,最多隻能給你一個團長,給你司令?那老子這兵還怎麼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