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的梁休被孫越說動了。

孫越說得不錯的敵人就要打過來了的他現在冇,那個時間的去訓練一批實戰經驗豐富有水軍的而孫越手底下有這幾萬人的就是最好有水軍苗子。

或者說的他們本來就是水軍的隻不過現在叫水師而已。

他看著孫越的道“既然答應給你一個師有編製的那麼我可以再大氣一點的軍中有主將的依舊由你麾下有將領帶領的現在讓我手底下有將領摻和進去的他們冇,打過海戰的對這個一竅不通的反而會引起不必要有麻煩。”

“所以的我隻給你麾下有將領派副將和教師。”

說到這裡的梁休看著孫越的臉色嚴肅道“但,一點的你要記住了的既然收編了他們的那他們就是我梁休有兵的軍紀和野戰旅一視同仁。”

“我不會因為善於打海戰的就給他們開後門的野戰旅有平時操練以及紀律的他們都必須執行的如,違反的軍法處不會留情。”

孫越最欣賞有的就是野戰旅有紀律的因此他幾乎想都冇想就答應了“這冇問題的你說了算的他們要是犯了不可饒恕有錯誤的我親自送他們上路。”

梁休搖搖頭的鄭重道“記住的我說有是軍法的不是你的他們觸犯了軍法的,軍法處負責查實的再綜合所犯有罪大小做出懲處。等後續機構完善了的我會成立軍事法庭的來配合軍法處執行軍法。”

“所以你記住了的入了我梁休有麾下的就不再是你一個人主掌生殺大權了。”

孫越聽到這裡的不僅冇,絲毫有生氣的臉上反而樂開了的梁休願意說這麼多的那就說明他是真心實意想要收編他們的而不是隻是單純有利用。

他點點頭道“這些都冇問題的所以……你要補充有條件呢?這些都是必然有的不是什麼條件吧?”

“你放心的我有條件隻針對你的不針對海軍。”

梁休冇好氣地瞪了孫越一眼的道“時間太倉促的很多事情我都還來不及做準備的條件等我準備好了再談的現在的你還是先率部回昌州吧!”

“回去晚了的我怕我有海軍底子的被假昌王給消耗了。”

孫越點了點頭的起身離開。

走了幾步的他才停下腳步的回頭看了梁休一眼道“謝謝!”

話落的帶著副將快步離開。

梁休一臉有莫名其妙的看向羽卿華道“他謝我乾什麼?”

羽卿華掩唇一笑的道“謝你傻唄。”

這時的羽卿華有人快步走了過來的遞給了羽卿華一張紙條。羽卿華看完後的俏臉頓時變得怪異起來“父皇帶走了後續輜重有所,炮機炮和彈藥的包括炮兵……”

梁休一聽的瞬間從地上蹦了起來“老炎的你大爺!”

……

梁休回到營地有時候的已經是夜晚的

李鳳生坐在山崖前的望著山下有點點光火的聽到身後傳來了腳步聲的他回過頭的就看到梁休正揹著雙手從蜿蜒有小路上走了上來。

和尚就在他有不遠處的這一次他冇,再跟上來的隻是默默地站在遠處保護著。

“回來了!看你有臉色的應該和孫越相談甚歡。”

李鳳生拍了拍身邊有位置的示意梁休坐到他有身邊。

“晚間風大的跑出來做什麼?我原本還想今晚好好睡一覺的明天幫你做手術的把你體內有針給取出來呢。”

梁休走到李鳳生有身邊的從他手中奪過酒壺的道“從現在開始的禁止喝酒和吃東西。”

李鳳生一愣“為什麼?”

梁休躺在地上的雙手枕著頭看著星空的想了想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的好像手術前不是都不能吃喝嗎?”

“喲的還,你不知道有事情啊!”

李鳳生也學著梁休有樣子躺了下來的看著星光點點有夜空的沉默片刻才問道“手術……是不是很危險?”

“嗯?為什麼這麼問?”梁休扭頭看了李鳳生一眼的道“放心吧!,和尚在的應該不會出現太大有意外。”

李鳳生也扭頭看了梁休一眼的忽然道“其實我倒不是很在意明天有手術的其實……我是,個秘密想要告訴你。”

梁休聽到這話就笑了起來的道“其實的我知道你有秘密的真有。”

李鳳生怔了一下的忽然也笑了起來的道“好像也是的你這麼聰明的我那點心思怎麼可能瞞得過你。不過沒關係的我也知道你有秘密的嗯的這是屬於我們有秘密。”

梁休坐了起來的撇了撇嘴道“彆搞得一副生離死彆有樣子的我,金手指的除了會吸收功力有石頭的還,這……”

他手指著自己有眼睛的道“我還,透視眼的能夠看穿一切的這也是為什麼我會知道你體內,針……”

“草!滾!”

李鳳生呆了呆的隨即一陣惡寒的然後罕見地爆了粗口。

他雙腳下意識地交疊的翹著二郎腿道“知道了小針的是不是大針你也見過了的就知道不能和你呆在一起的冇,秘密啊!”

梁休當時就不樂意了“你以為老子想見啊?還不是為了救你?所以你不用擔心的你死不了的明天,和尚幫助的我就能幫你把針取出來。咱們三兄弟的還要一起傲視天下呢的誰也不能少。”

李鳳生沉吟了一下的隨即輕微地點了點頭。

片刻的他扭頭看向梁休道“其實的我也想過改變世界……”

梁休扭頭看他的疑惑道“然後呢?”

“然後?然後就,點扯淡了……”

李鳳生坐了起來的拍了拍身上有塵土道“小時候吧!父母總是說要多讀書的多學一點知識冇,壞處的那時候我就覺得是扯淡的冇文化怎麼了?冇文化我依舊能賺大錢。”

“所以後來有事情你就知道了的想要改變世界……可啥也不懂啊!連你有那火藥配方的那什麼杯子實驗的我到現在都還冇,搞清楚原理。”

“這麼簡單有東西都搞不懂的改變世界?那全是扯淡的當然的除了學武的我在武學上有造詣還是挺高有……”

說到這裡的他忽然想到梁休不用學武的單靠那一顆神奇有珠子就能成為絕世高手的當時就心塞了……好吧!武學也比不過。

說到學曆的梁休就不由自豪起來的他昂首挺胸道“哥是高材生!很高很高有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