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的小會,自然是冇有開成的。

雖說是在馬車裡,但青玉和蒙雪雁就騎馬跟在車邊,外圍還有野戰旅的部隊重重保護,在這樣的環境下,出現一些嬌喘聲很不合時宜……

羽卿華將梁休推到一邊,道:“現在不行,寶寶不允許。你要是忍不住,青玉和蒙家丫頭就在外麵,隨便逮一個鑽小樹林就行。”

馬車外,青玉和蒙雪雁聽到這話,俏臉都不由一紅。

兩人相視一眼,有下意識地避開了視線……但心裡都在暗想著,要是太子殿下有這樣的需求,那答應還是不答應呢?

應該,或許,可能……會答應的吧!

想到這裡,兩人的臉就不由更紅了,低著頭不敢在抬頭見人。

車內,梁休攏了攏衣袖,衝著羽卿華擠眉弄眼道:“沒關係,我覺得大家可以一起,其實我是不介意的……”

他腦海中腦補了一下那畫麵,青玉、蒙雪雁,羽卿華,錢寶寶,蕭玉顏……嘖,畫麵太美好,不敢直視呐。

羽卿華白了梁休一眼,道:“嗬,你想要我給你牽頭?去說服其他姐妹嗎?你覺得其他人會像我這樣放得開啊!單是錢寶寶那一關,你就過不了,蕭大小姐更是書香門第,臉皮薄,上官海棠?她會親手把你閹了……”

梁休尷尬地摸了摸鼻,道:“那啥,其實吧!我就是開玩笑而已。”

“嗬,離開京都快幾個月了吧?是不是憋得挺辛苦啊?”

羽卿華輕哼一聲,道:“但你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這是我在東秦的眼線最新傳回來的情報,老太監已經準備再給邊境增兵十萬。”

“他的兒子死了,他豈會善罷甘休。”

梁休接過密信看了一會兒,眉頭不由微微皺起:“冇道理啊!按理說現在舉世伐炎的局麵已經破了,老太監就算再不爽,也不會孤注一擲啊!”

羽卿華是老太監養大的,自然瞭解老太監,他是個滴水不漏的人,因此這些年纔將東秦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中。

但這次在這樣的局麵下,他竟然還如此大動乾戈,明顯不尋常。

“除非,有足夠的利益,能夠讓他動心。”

羽卿華沉吟了一下,看向梁休。

梁休沉吟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道:“說實話,現在的大炎局勢太複雜了,連我都看不透,可能就隻有老炎還能掌控全域性。”

“也許你說得不錯,但現在,南境豪族,京都,暗影主宰都有可能會和老太監勾結,畢竟邊境不平,才能牽製老炎和我的注意力。”

“但和他勾結的是誰,這個還真不好說,先查查吧!”

“京都那邊已經準備動手了,暗影主宰的可能性會高一點,但如果是暗影主宰,獨孤漠不可能冇有任何訊息。”

“要是南境豪族……那我們就有麻煩了。”

羽卿華一愣,就明白了梁休的意思。

現在大炎烽煙四起,密諜司、情報二處幾乎做到了嚴防死守,但在這樣的情況下,南境豪族還是和老太監神不知鬼不覺地完成了勾結,隻能說明,南境豪族並不像表麵那麼簡單。

“我立即讓情報二處,著手查一下南境豪族。”

羽卿華鋪開信紙就開始寫密信,但梁休阻止了,他雙眼微眯道:“不用全部排查,盯著江南李家就好,李家是南境第一大族,整個南境就像他家的一樣,他是不可能輕易就範的。”

“所以,南境豪族的所有變故,都會圍繞著李家展開。”

羽卿華道:“我明白了。但如果不是南境豪族,而是暗影主宰呢?如果是暗影主宰,那京都的局勢,恐怕就不會那麼簡單了。”

“你確定……不回京都看一眼?”

梁休雙手枕著頭靠在馬車中,撇了撇嘴道:“如果是暗影主宰,那事情會更糟。不過,你覺得老炎如果需要我,他會不讓我回京都嗎?”

羽卿華聞言不由輕微地點了點頭,的確,以炎帝坑人的德性,如果想要用到梁休,他會直接將梁休弄回京都。

隻是呆了一下,羽卿華的臉色就變得怪異起來,她盯著梁休道:“所以,父皇既然不繼續坑你了,那他……會不會換個人來坑啊!”

梁休嘴角猛地抽了抽,彆說,好像還真有可能啊!

但現在所有皇子中,燕王入獄了,還有點權勢的,就隻有在西境立下赫赫戰功的譽王了……

譽王?!

那個呆子……想到這裡,梁休忽然想到了什麼,頓時倒吸一口冷氣,抬手點了點額頭又點了點胸:“譽皇兄,祝你好運啊!”

羽卿華聽到這話,也有些錯愕:“譽王,為什麼是他?”

梁休拍了拍額頭,痛心疾首道:“因為,西軍是唯一一支全員裝備了燧發槍的部隊。”

羽卿華呆住,隨即她瞪大美眸道:“這一切都是父皇的陰謀,難怪當初,他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就答應給譽王換裝了,還假兮兮的發個信函問你的意見,這這這……這也太坑人了啊!”

羽卿華拍著桌案,道:“他是在故意養虎為患,讓暗影主宰或者是老太監,見到譽王的價值……我天,你爹咋這麼能玩呢?”

梁休扶額搖頭,道:“這是因為我率軍出征,壓製住了他的鋒銳,你信不信率軍出征的是他,由我坐鎮京都的話,現在整個世界已經大亂戰了?”

“我就是搞不懂,剛剛說好的休養生息呢?他怎麼又搞起動亂來了。”

“這個老陰貨,說一套做一套,果然還是宇文雄瞭解他,他的話,十個字中就隻能信一個!什麼罷兵言和,這分明就是唯恐天下不亂。”

“算了,京都的事情我們就彆操心呢!隨老炎折騰吧!”

說到這裡,梁休看向羽卿華,道:“東秦老太監一直霍霍大炎,我這邊有個方案,大概率能夠讓他早死早超生……”

“你彆說,我猜一下!”羽卿華笑了笑,提筆在信紙上寫了三個字:嬴二世。

嬴二世,東秦的傀儡皇帝。

梁休見狀,不由豎起大拇指道:“果然,夫妻同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