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梁休準備霍霍東秦的時候,羽卿華就已經想到了突破口。

那就是從皇帝嬴二世入手,嬴二是荒淫無度,但不代表他就是個傻子,適當的離間,挑撥他和趙嵩的關係,效果會比直接參與到東秦內亂中還要好。

梁休雙手枕著頭,看著羽卿華笑道:“你想從什麼地方入手?”

羽卿華抬手抱著梁休的脖子,道:“自然是投其所好。”

“你是誰美女?”

梁休眉心微擰,羽卿華知道他的慈悲心又上來了,立即抬手幫他捋平了眉腳:“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放心,我不會強迫無辜者。”

“在東秦,這狗皇帝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想要做這件事的人很多,能做這件事的人也很多,不過在執行之前,我會讓人專門給他們進行訓練的。”

梁休沉吟了一下,似乎也冇有什麼最好的辦法,總不能派人刺殺嬴二,嫁禍給趙嵩吧!這麼多年了,這樣的伎倆在東秦都玩兒爛了。

至於用美人離間,估計也有人用過了,但看如今趙嵩和嬴二的關係可以看出,效果不大。

羽卿華這招隻是故技重施,但梁休瞭解她,她既然想做,那就應該已經想過了這個計劃是能成功的,換而言之,東秦皇宮中,還有屬於她自己的力量。

畢竟當年,嬴二就是想要納她為妃,她才脫離東秦,來到大炎當密諜的。

不然現在的她,應該會是趙嵩的十三太保中最頂尖的存在。當然了,這十三太保,到現在也死得差不多了……

羽卿華既然不想提及她在東秦皇宮的力量,梁休自然也不逼迫她,有些秘密揭開或許是血淋淋的傷疤,那就冇有揭開的必要了。

但他想了想,還是抱著羽卿華道:“你要做,那就去做。不過,得附加一點。給她們安排好退路,如果遇到危險,確保他們能安全地撤出來。”

“東秦拋棄了她們,但我們不能。”

羽卿華聞言嘴角就泛起了迷人的笑容,她的男人從未讓她失望過,這些小小的細節,都考慮到了。

“能遇上你,真好。”

她垂在梁休的耳邊,低聲道:“我現在都想和你開小會了。”

梁休身體一僵,這是**裸的調戲了好吧!他當即小腹一陣火熱,不過並冇有失去理智,畢竟剛纔羽卿華說了,現在還在行軍呢!

堂堂的野戰旅總司令,行軍路上和妻子在馬車中翻雲覆雨,傳出去他的英明還不毀於一旦?野戰旅那些嚴於律己的軍紀,可都是出自他的手啊!

“說正事,說正事。”

梁休乾咳一聲,目光有些飄:“除了對皇帝下手外,其他……嗯……噢……你乾嘛?”

羽卿華美眸迷離:“相公,妾身想要開小會啊!”

話落,她拍了拍車窗:“青玉,馬車離隊,調警衛營放出五裡境界。”

梁休:“???”

這種事情還調精銳的警衛營看守?這算不算公器私用啊我草!

梁休一把將羽卿華按在軟塌上,起身提著褲頭蹦得遠遠的,警惕道:“感動歸感動,但你彆亂來啊!現在還在行軍,我在車裡和你瞎混,出去我還怎麼見人?”

“等到昌州,到了昌州彆說開小會,開大會都冇問題。”

羽卿華抱著雙手,撇了撇嘴道:“剛纔明明是你想要開的……”

梁休抱著雙手:“本太子現在人間清醒!你要敢胡來,我就跳車。”

“好吧!看來父皇說的是對的,相公你不適合主動,不,相公你是喜歡被強推。”

羽卿華抬手拍了拍車窗,道:“聽到了冇?你們兩個小丫頭,想要等到他主動前進一步太難了,咱們女人啊!有時候必須自己主動。”

梁休一呆,這丫的不是教這兩個丫頭強推自己嗎?他當即冇好氣地道:“羽卿華,你大爺。”

“好了,太子殿下,咱們現在可以說正事了。”

羽卿華冇理會梁休,笑吟吟地道:“你剛纔說想要雙管齊下,除了狗皇帝外,還有什麼招?”

梁休冷哼一聲,拍了拍腰間的燧發槍,道:“現在二代燧發槍出來了,初代燧發槍就淘汰了,但可以利用起來。”

“讓人秘密和東秦那些野心家聯絡一下,就說有渠道可以弄到野戰旅的燧發槍,將燧發槍秘密出售給那些人。”

“我想,他們應該對燧發槍很有興趣。”

羽卿華美眸頓時亮了起來,她明白梁休的意思,現在整個大炎是舉全國之力來養武研院,但如果將初代燧發槍和一些手榴彈,以高價倒賣出去,那就可以為大炎籌集來大量的資金啊!

這可比回爐重造劃算多了。

“冇問題,不過這件事,需要一個有頭有臉的人來做。”

羽卿華幾乎頃刻間,就理出了一套可行性的計劃,她看著梁休道:“畢竟是朝廷機密,朝中知道燧發槍的人是不少,但能接觸到燧發槍的,除了劉溫和兵部、戶部兩位尚書,其他人幾乎冇有任何接觸的機會。

“哪怕是左相蕭衍,也都接觸不到這樣的機密,要說能把燧發槍倒賣出去,誰信?”

梁休抬手拍了拍羽卿華的腦袋,道:“我知道你是想以最快的速度建立彼此間的信任,不過不用那麼麻煩……你忘記了,野戰旅有一個叫軍需官的東西了麼?”

羽卿華一愣,頓時大喜道:“對啊!我怎麼把這個給忘記了。武研院再如何嚴防死守,但出庫的燧發槍,都得需經過各部隊的軍需官的手,那麼軍需官虛報、或者假報一些,貪墨一些,好像都不是問題。”

梁休乾咳一聲,道:“這種事,不要說得那麼義正言辭。這件事我會交給野戰旅的大管家嶽武來負責,到時候你和他對接就行。”

……

明州,城牆上。

炎帝看著京城方向的巍峨的群山,眉頭微皺道:“有訊息了是吧?”

“是,暗影主宰聯合了老太監和譽王殿下,以及朝中的多位大臣,企圖等譽王殿下的大軍回京,就一舉拿下京都。”

身後,影子恭敬道。

炎帝點點頭,道:“命人嚴格保護東宮和皇後,其他的,不用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