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東宮。

一早,錢寶寶便讓人將蕭玉顏、白秀芳叫了過來。

現在南山的教育問題,是蕭玉顏配合張公瑾在管理,至於商業上的問題,大多是白秀芳在處理,錢寶寶就是做最後的拍板。

她現在最大的任務,就是養胎。

羽卿華跑南境去了,皇後管不了,但她在京都,皇後幾乎一天一問。

她隻要敢私自跑出東宮,哪怕有劉安隨行保護,回來也會被皇後訓斥一頓。

為了不讓皇後擔心,她隻能乖乖坐鎮東宮。

現在將蕭玉顏、白秀芳叫過來,是因為她們已經是皇後內定了的,都是梁休的女人,這一點已經由不得梁休拒絕了。

既然是太子的女人,那她們的男人在外麵征戰,她們自然不能讓後院起火。

此外,還有守衛京畿的幾個將領,也被錢寶寶秘密召了過來,他們都是炎帝的心腹,自然都是值得信任的。

當然,此次會議為首的,還是大炎黑寡婦——長公主殿下了。

如果說錢寶寶是掌控全域性,那掌控全域性的幕後軍師,就是長公主。

要手段有手段,要心機有心機,現在整個京都,誰不是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就連原來對她不屑一顧的京都豪族,見了麵都得恭恭敬敬叫一聲:梁總好。

她現在,儼然是整個大炎當之無愧的商界女王了。

“今日叫你們過來,是因為京都最近不怎麼安穩。”

錢寶寶坐在長公主旁邊,將最新收到的情報推到桌上:“這是密諜司和情報處傳回來的最新情報,根據可靠訊息,暗影主宰聯合東秦、譽王殿下謀反,近幾日就會對京都發起突襲。”

“但具體時間,暫時還冇有準確的訊息佐證。”

聞言,會議室中頓時一陣喧囂,雖然今日被錢寶寶叫過來,他們已經有過猜測,卻冇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個重磅炸彈。

暗影,作為京都守備的各軍統領,已經對這個名字很熟悉了,這些年已經交過很多次手了。

原本已經在太子的手中羽翼折儘,冇想到這時候竟然死灰複燃,又跳出來了。

白秀芳和蕭玉顏相視一眼,美眸中都有些疑惑,這些情況她們自然不清楚,之前這方麵的訊息,錢寶寶都對她們隱瞞了。

“太子妃,長公主殿下,既然已經得到確實的訊息,是否需要向陛下或者太子殿下請示,將野戰旅即將撤出京都的部隊,暫時先留下來?”

片刻,一箇中年將領站了起來,拱手說道。

他是巡防營新上任的統領,名為齊熬,是剛從北境十皇子手底下調回來的將領。

眾人聞言,也都紛紛點頭,如今劉溫已經南下,魏青北上,皇帝在東境,太子在南境,京都能夠坐鎮全域性的大佬一個不在,野戰旅又因為集訓,從京都撤離。

而京都的軍隊,一部分抽出來援助南境,一部分援助東境,如今整個京都,隻剩下巡防營、禦林衛、金吾衛等幾支負責京畿安全的守軍,總兵力不足五萬。

而譽王的西軍,兵力就超過了十萬,還全部配備了火槍,並且剛剛經過了戰火的錘鍊,銳不可當。

暗影的兵馬,肯定也在秘密往京都集結,具體有多少兵馬不得而知……

不管怎麼算,都京都危矣。

錢寶寶看向長公主,見長公主點點頭,她才搖了搖頭道:“不行,野戰旅不能動,現在他們已經奉命,整裝撤出京都前往南境了,要是這時候再將他們調回來,恐怕會打草驚蛇。”

“一旦打草驚蛇,暗影提前動手或者就此隱匿,對我們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眾人聞言,都不由輕微地點了點頭,的確,現在要是將野戰旅的兵馬調回來,暗影肯定會知道計劃敗露了。

他們現在冇有絲毫的準備,一旦暗影搶先動手,京都的局麵肯定會更糟。

氣氛再度陷入沉默。

“那阻止譽王呢?”

這時,一道聲音打破沉默。

所有人抬頭看去,隻見坐在尾部的祝寒山,看著錢寶寶道:“太子妃,末將願望西境,勸說譽王罷兵。”

祝寒山是譽王的老丈人,譽王謀反,連他都得誅九族。

說實話這時候祝寒山心頭是有些崩潰的,之前譽王就想聯合他謀反,結果失敗了,是太子網開一麵留了他的小命,將他打發去禹州。

離開的時候,他記得譽王還和他來了一個五年之約。

五年個鬼,現在一年不到,你就再度率兵謀反,瘋了吧!

長公主眸色微凝,心說你女婿造反,你手中還掌控著兩萬大軍,我讓你出城去找譽王,你要是和他一起造反怎麼辦?那我豈不是放虎歸山!

她搖搖頭,道:“不必,祝將軍率軍守衛京畿即可,譽王既然想要聯合暗影造反,他就已經冇有了退路,祝將軍勸不住他的。”

祝寒山道:“那是否讓沿途的駐軍,攔截一下譽王。隻要譽王的十萬西軍冇有按計劃抵達京都,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對付暗影。”

錢寶寶道:“恐怕不行。譽王在西境大破西陵,對外是班師回朝,沿途駐軍不敢阻擋。而且冇有兵符,地方駐軍也不敢隨意攔截一個皇子。”

眾人聞言,再度陷入沉默,連氣氛都變得壓抑起來。

“既然攔不住,那就不攔了。”

長公主站了起來,目光掃過全場,道:“如今的京都,已經不是過去的京都。既然你們冇有什麼好計策,那就執行我的計策。”

“從現在開始,不要問為什麼,你們隻要執行命令就行了。”

……

京都,東城。

一處涼亭中,一個穿著白衣的女子,正在輕撫著琴。

琴聲幽幽,但細聽之下,卻藏著無儘的怨憤。

這時,一個穿著黑衣的男子,悠然落在了涼亭外,安靜地聽著她撫琴。

等她一曲終了,女子才問道:“你是誰?”

青年淡漠道:“暗影,龍青。主人讓我問你,是否一切已經準備妥當。”

女子微微一笑,笑容卻格外的冰冷:“當然,已經準備妥當了,我等這一天,已經瞪了很久了。”

“梁休,你給我的屈辱,我馬上就千倍萬倍地還給你,好好享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