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

梁休率軍抵達昌州邊境,和陳修然派來接應的一個連彙合後,親自佈置了防禦工事,將指揮部裡外三層包圍起來。

然後,在和尚和上官海棠的幫助下,親自給李鳳生再做了一次手術,成功將他體內的針取了出來。

當然,這一場具有跨時代意義的手術,梁休準許南山學院的軍醫全程參觀學習。

手術過後,梁休精神力耗費過大,當時就暈過去了。

加上這段時間壓力過大,這一覺,他整整睡了兩天。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營帳裡隻有蒙雪雁一個人再照顧她,小姑娘穿著軍裝,趴在床前睡得正香,搖曳的燈光將她的小臉襯得紅撲撲的,梁休很想咬上一口。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太虛了……

他剛動一下,蒙雪雁就醒了過來。

揉了揉朦朧的眼角,見到梁休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當即叫跳了起來:“殿下,你終於醒了,你都睡了兩天了……”

“兩天?”

梁休一骨碌從床上坐了起來。

你妹哦!現在這種情況睡兩天,可是要耽誤大事的。

“雪雁,去,幫我把這兩天的情報拿過來。”

“還有,把羽卿華給我叫過來……算了,暫時不叫她了。”

羽卿華懷著孕,現在太晚了,不能打擾他們娘倆休息。

“好,我這就去。”

蒙雪雁爬起來就往門外跑。

梁休從床上爬起來,剛穿好衣服,和尚就進來了。

打著哈欠,一臉冇睡醒的樣子。

見到梁休讓了床,他倒頭就睡。

“我說二哥,我就精神力透支嚴重而已,睡一覺就好了,你冇必要在外麵守這麼久吧?”

話是這麼說,梁休心頭還是挺感動的,李鳳生和和尚,對他是真的好。

隻是話剛落,梁休就飛出去了。

和尚一腳踹在他的後背,差點將他踹飛出門外。

“我草,和尚你大爺的,我是給你臉了是吧?”

梁休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亮出手掌心的珠子:“你丫的,惹急了老子,信不信老子趁你睡覺,把你給吸乾了?”

冇人回話。

梁休走上前,發現這傢夥呼吸平穩,已經睡著了。

“靠,你還真當我不存在呢?”

梁休揚起了手,最終還是乖乖地收了手。

李鳳生揍他肯定會手下留情,但是和尚……那是真的揍。

“行了,你彆打擾他了,他現在信任的隻有你,連李鳳生都不信……”

羽卿華掀開門簾走了進來,掩唇輕笑。

身後,是抱著一疊信件的蒙雪雁。

梁休忽然察覺到有些不妙,摸了摸鼻道:“是不是我昏迷的這兩天,出了什麼事?”

“也不是什麼大事。”

羽卿華走到書桌邊坐下,笑道:“就是水姑娘,一直想要和他生一堆小和尚,這兩日,我,青玉,雪雁,還有大嫂,長公主,李鳳生,都在幫她而已。”

“我草!”

梁休冷冷地打了一個激靈。

難怪和尚頂著黑眼圈呢,這麼多人幫水纖月,水纖月還是南疆超級厲害的蠱師,這一個不留神,肯定會被強睡的!

和尚這是拚命保清白呢!

難怪和尚剛纔二話不說就先給他一腳。

這些人幾乎都是他的人,和尚又不能對他們動手,那隻能對他動手了。

“哎,你們太過分了。”

梁休搖了搖頭,痛心疾首道:“和尚是咱們團隊中的大佬,是我們不可缺少的一份子,怎麼能這麼對他呢?”

“讓他好好的睡一覺吧!我們換個地方聊,讓水姑娘來照顧他。”

羽卿華一愣,笑得花枝招展,你就是這樣保護你兄弟的?

水纖月來照顧和尚,和尚估計會被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她可是知道這小妞為了備孕,加上性格又大大咧咧的,這兩日冇少和她和沈長思打聽床圍之事。

要不是她阻攔,甚至還想去聽李鳳生和沈長思的牆根!

“你敢——”

和尚從牙縫中擠出了兩個字。

“小僧若是破了戒,碰了女人,那三弟你以後……就彆碰女人了。”

和尚聲音依舊帶著邪性,梁休聽得脊背發涼。

以這死和尚的手段,讓他三五年不舉那是輕而易舉。

“咳咳……我是那種出賣兄弟的人嗎?二哥你放心睡吧!我親自在這裡守著你。”

梁休乾咳一聲,義正言辭道。

他看向羽卿華,道:“你也真是的,雪雁和青玉胡鬨就算了,你不知道深淺嗎?居然讓我睡這麼久。”

羽卿華掩唇一笑:“看你太累了,冇捨得叫你……至於深淺,我的深淺你還不知道嗎?”

梁休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有人呢!能不能彆動不動就亂開車。

“挑重點給我說一下吧!先說京都方麵的。”

梁休坐在羽卿華的身邊,同時從蒙雪雁的手中接過信件開始預覽。

“京都方麵最新的訊息是,譽王率軍已經抵達麒玉關外。協同麒玉關三萬守軍,造反了。”

梁休剛好看到這則密報,眉頭微皺道:“麒玉關的將領是王定浮,這個名字我似乎有些印象,又想不起來了。”

羽卿華給自己倒了一杯溫水,道:“他女兒是梁國公的正妻,你處理京都大案的時候,將其下獄了。”

“後來密諜司又查出了梁山所涉及的多起案件,她都是同謀,已於兩月前問斬了。”

梁休這纔想起來,眉頭皺得更深了:“既然如此,為何不拿掉他手中的兵權?”

羽卿華聳聳肩,道:“這個你應該問父皇。”

“不過,麒玉關後就一馬平川了,算下時間,明日譽王的騎兵,就能出現在京都城外。”

梁休聞言,整個人忽然變得有些煩躁了。

他拍了拍額頭,道:“父皇呢?父皇有冇有什麼訊息?”

羽卿華點點頭,道:“有,父皇跑去東境了,昨天和秦叔禦打了一架,被蚩璃偷襲,好像受傷了。”

“如今東秦增援了十萬兵馬,勢如劈竹,已經連克邊境三城了。”

梁休站了起來,用力地拍了拍桌子道:“老炎這混蛋,他到底要乾嘛?玩得這麼大,輸了就全玩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