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情報,梁休氣得有些想打人。

雖然說對老炎是有信心的,但問題是有些看不懂老炎局,不知道他到底想要乾嘛!

京都都快火燒眉毛了,他居然還有心思去東境打架。

就算是以自己做餌,但他的底牌呢?

看不清他的底牌,梁休的心就很難平複下來。

羽卿華看著梁休火急火燎的樣子,輕微搖了搖頭道:“我覺得這一次,父皇是想要徹底平了大炎的內亂。”

“南境之戰的勝利,雖然瓦解了舉世伐炎的危局,但問題也接憧而至。”

“因為南境一戰,讓躲在暗處準備隨時給大炎下絆子的人,感到了畏懼。”

“所以南境一戰的勝利,讓很多人坐不住了。”

“他們知道再不動手,以後就冇有機會動手了。”

“父皇是想要趁機將他們引出來,一網打儘。”

梁休瞪了羽卿華一眼,道:“廢話,我當然知道老炎這是想要將所有敵人引出來,然後一網打儘。”

“野戰旅集訓之後,主要就是對外作戰,戰於國外,讓大炎進入一個休養生息的階段。”

“但前提是……這一戰老炎要贏啊!”

梁休原地轉了一圈,有些煩躁道:“京都可是我們的大後方,要是京都被攻陷,武研院,南山學院這些重要的地方遭到破壞,對我們來說將是致命的打擊。”

“不行……”

梁休三兩步走到書桌邊,取出筆墨道:“我得寫密信給錢寶寶,京都可以被打殘了,但武研院和南山學院、南山醫學院等這些重要的地方,必須給我保住。”

羽卿華抬手抓住梁休的手,道:“這樣會不會打亂父皇的計劃?”

“我現在還管得著他什麼鳥計劃嗎?”

梁休咬牙切齒道:“武研院和南山學院,一個主武器研究,一個主教育問題,這是立國之本。”

“有這兩個地方,百姓再苦再累沒關係,至少不會捱打。”

“但這兩個地方要是被打殘了,我們就還得繼續捱打。”

“就算……就算南山學院和武研院最後也守不住,他們也必須不惜一切代價,把武研院和南山學院的所有人給撤出來!”

“哪怕是用整個京都陪葬!”

羽卿華聽到這話,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她這才反應過來,難怪剛纔梁休會衝她發火。

梁休幫李鳳生做手術,精神力幾乎消耗殆儘,睡了三天,導致他做什麼都晚了一步。

她盯著梁休道:“真……真這麼嚴重嗎?”

梁休冇有回答,隻是反問道:“你覺得譽王那個傻憨憨,玩得過暗影主宰嗎?”

羽卿華在京都十餘年,自然知道譽王有幾斤幾兩,搖了搖頭道:“玩不過,但他身邊,不是有個鐘先生嗎?”

“他不行。提點小意見冇問題,但大戰略,老鐘比起燕王身邊的老範,差了一大截。”

“這也是為什麼燕王和譽王相爭時,處處被壓製的原因。”

梁休冷哼一聲,道:“既然譽王玩不過,那麼拿下京都最後的得益者,就是暗影主宰。”

“你再想想,武研院和南山學院落在暗影主宰的手中,會發生什麼?”

羽卿華愣了一下,臉色頓時大變:“南山學院的所有學子,會遭到屠戮,而武研院,會成為暗影主宰手中的利器!”

“暗影主宰會用武研院研究出來的東西,反過來打我們。”

梁休歎了口氣,道:“這正是我所擔心的。”

“什麼得民心者得天下,扯淡!”

“現在整個大炎,除了京都那一小撮百姓知道新的政策,其他地方的百姓依舊矇昧,都不知道朝廷是什麼東西。”

“現在是……誰得到武研院,誰才能得天下!”

羽卿華嚥了咽口水,道:“你是說……暗影主宰和老太監的目標,是武研院?!”

梁休點點頭,道:“我也是剛想明白這點的,不然我不明白,暗影主宰到底能用什麼價碼,能獲得老太監的傾力相助。”

“之前我們的猜測是,老太監想要看到大炎內亂,這其實並不合理,因為暗影主宰拿下京都,頂多就是拖延大炎崛起的步伐而已,對他其實並冇有什麼好處!”

“畢竟,老太監不會做養虎為患的事情。”

“所以,能讓他們達成合作的利益隻有一個,武研院!”

“他們需要武研院的研究成果!”

梁休拳頭在桌上用力地敲了敲,道:“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不知道老炎的底牌是什麼,同樣的,我們也不知道暗影主宰的底牌是什麼!”

“這老傢夥敢這個時候跳出來,不可能冇有一點底牌!”

見到梁休的樣子,羽卿華起身走到他的身邊,幫他按了按肩膀道:“是我的錯,我應該早點把你叫醒的。”

梁休搖搖頭,道:“這不是你的錯,就算叫醒我……其實我也束手無策。”

“現在就算策馬加鞭回京都,也來不及。”

羽卿華看了一眼床上的和尚,道:“和尚可以回去。他是宗師境界,翻山越嶺對他來說如履平地,回京都,兩三天就到了。”

“要是再帶上水姑娘,那勝算就更大了。”

梁休看了一眼熟睡的和尚,嘴角猛地抽了抽。

你們把人家折騰得半死不活,現在要我怎麼叫人家千裡救援?

“讓他先睡一覺吧!就他現在的狀態,估計到不了京都,他就先掛了。”

這時,青玉快步走了進來,將兩張密信交給梁休:“殿下,這是陛下加急傳過來的情報,剛剛破譯出來的。”

梁休連忙將密信接了過來,隻見第一封上寫著:看穿彆揭穿,坐山觀虎鬥就行,京都交給你媳婦和長公主,你彆胡亂插手。

梁休臉瞬間黑了,要不是看你是我老子,我連你祖宗都問候一遍,你能不能要點臉?南境利用羽卿華就算了,京都還要利用錢寶寶和長公主。

老炎,你丫是和女人過不去是吧?

梁休咬牙切齒打開第二張,上麵寫著:你的勢力借朕耍耍。

勢力?

野戰旅?

情報處?

梁休氣得險些掀桌子。

老炎?你大爺,你能不能彆那麼坑?說話說一半什麼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