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看完炎帝的密信,滿臉無語。

這糟老頭子越來越壞了,現在都不知道他究竟想要乾嘛了!

羽卿華從梁休手中接過信件,看完沉吟了一會兒,道:“需要查一下嗎?”

梁休想了想,道:“查一下吧,秘密的查,我要看看父皇動的是那支部隊。”

羽卿華點點頭,青玉又從檔案夾中取出了一張信件,看向梁休道:“殿下,這是南境世家的最新動向。”

“根據情報,現在南境很多大族都在蠢蠢欲動,連李家都在將家族所有人秘密的集結起來。”

“紅袖姑娘懷疑,他們可能是想要舉家逃離,但具體情況還需要查探。查實再報。”

“另外,李家家主李長壽,已經抵達定遠邊境,想要見一下殿下,紅袖姑娘請示殿下,是否見他?”

梁休看完密信,指尖輕輕磕著桌案,陷入沉思。

羽卿華看向梁休,沉聲道:“這老傢夥這個時候來見你,他想要乾什麼?拖延時間嗎?”

根據情報,現在整個南境豪族都在蠢蠢欲動,如果他們想要撤離南境,逃往東秦或者西陵,那的確需要時間。

那李長壽這個時候來見梁休,目的是拖延時間或者是轉移梁休的注意力,都是說得通的。

然而梁休聽了羽卿華的話,卻是笑著搖了搖頭道:“不是拖延時間,這個老傢夥,是個聰明人呢!”

“青玉,告訴衣紅袖,讓這個老頭在定遠等我。”

“還有,讓情報處和密諜司加快宣傳力度,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看到效果。”

“對了,還有給我拿南境最新的戰報過來,我要知道戰事的最新戰況。”

“是,殿下。”

青玉彎腰一禮,忽想到什麼,又站得筆直,向著梁休敬了一禮。

羽卿華看著梁休嘴角盪漾的笑容,有些不解道:“這南境豪族都想要逃了,你似乎還很高興?”

“是啊!高興,我高興南境豪族還算有個明白人。”

梁休枕著頭翹著腿靠在椅子上,道:“這老傢夥不是來轉移注意力的,也不是來拖延時間的……”

“南境豪族盤踞南境這麼多年,怎麼可能捨得拋家棄業跑路?”

羽卿華微微一愣,道:“你彆告訴我,這老頭是來送禮的。”

梁休打了一個響指,道:“答對一半,而且,過程錯了。”

看到羽卿華有些疑惑,梁休將她拉到懷裡,道:“這老傢夥是來談判的,如果東境和京都失守,他會獅子大開口,趁機解決掉我們。”

“如果東境和京都守得住,那他就會給我們送一個大禮。”

“嘿,這老傢夥精明著呢。”

羽卿華眉頭微皺,道:“先不管他那什麼大禮,如今南境境內,假昌王的大軍,已經被陳修然和李定芳聯手,打得節節敗退,自顧不暇。”

“能對我們造成威脅的,就隻有倭寇了。”

“而且倭寇的大部分精銳,都在雲蕩山和甘州被解決了,短時間內應該威脅不了我們。”

“這老傢夥……哪裡來的底氣和你談判?”

梁休指尖掐著羽卿華的下巴,輕微地甩了了甩,道:“你們還是一直低估南境豪族的勢力了,他們一直不動,是為了坐山觀虎鬥,看我們和南楚、和昌王自相殘殺。”

“等我們彼此殺得頭破血流的時候,他們纔會露出獠牙,給我們致命一擊。”

羽卿華頓時大驚,道:“你是說……南境豪族有自己的力量?這怎麼可能?”

“這有什麼驚訝的?南境各城的駐軍,名義上是朝廷的,但真正控製這些駐軍的人,是南境豪族。”

“或者說真正控製這些駐軍的人,是李家為首的這些大族。”

梁休眯著雙眼笑道:“正因為如此,他們纔敢無所不用其極地剝削百姓……嘿,當然了,商人終歸是商人,算計太多,最終導致他們現在進退兩難。”

“他們如果一開始,就和昌王、南楚、倭寇聯合,一起進攻野戰旅的話,說實話我肯定是扛不住的。”

“可惜,他們卻隻想兩邊牽製,坐收漁翁之利……”

羽卿華震驚道:“你早知道這些?”

梁休抬手點了點羽卿華的額頭,道:“你以為我和卞謀言在京都鬥得你死我活為什麼?就是為了試探南境豪族的態度。”

“其實,南境豪族在我的壓迫下,答應出千萬旦糧食支援南征大軍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輸了。”

“我為什麼打宋明,打宇文雄打得這麼肆無忌憚,就是因為我知道,南境豪族冇有在後方起事作亂的魄力。”

羽卿華看著梁休,美眸中春意氾濫:“都說父皇算計天下無雙,看來我男人也不差嘛,尚未進軍南境,就把天下局勢看得清清楚楚了。”

“所以說,你是心甘情願的給父皇當刀的?對吧?”

梁休豎起一根手指在唇邊,低聲道:“這種事咱們知道就行了,這樣以後才能繼續坑人,要是讓對手知道,以後專注對付我,就不好玩了。”

羽卿華美眸微眯,笑吟吟地道:“所以呢?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梁休想了想,道:“不好說,現在的局勢,就看東境和京都了,牽一髮而動全身,要是東境和京都守不住,南境恐怕也不好過。”

“讓情報處深入追查,我要知道李家身後的勢力。另外,讓皇姐帶領行動處,秘密的潛入南境。”

“一旦查實李家背後所掌控的勢力,格殺勿論。”

羽卿華道:“不用彙報?”

“彙報什麼?要讓南境豪族俯首稱臣,那就得將他們的臂膀全部斬斷。”

梁休將羽卿華放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了一眼地圖後道:“還有,明日讓徐懷安來見我,這傢夥知道他爹被劫持了,我怕他會給我搞出事情來,得給他找點事情做。”

“既然老李出來了,我就讓徐懷安將老子的意大利炮,拉到他家大門去。”

“敢動一下,我轟死他!”

羽卿華看著梁休,有些擔憂道:“這樣做會不會逼得南境豪族狗急跳牆?”

梁休笑道:“那就看看他們有冇有這個膽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