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很怕南境豪族鬨事嗎?

以前怕。

現在,他巴不得這些人鬨事呢。

大炮出來了,真理就隻在炮火的射程內。

你聽我的,那大家可以罷手言和,坐下來好好談,你想要給我鬨脾氣,那老子就敢掀桌子。

“現在,就看京都和東境了。老炎,祖宗,這個時候你可彆給我掉鏈子啊!”

梁休站在營帳前,望著天空的彎月,惆悵。

“你還是想想你自己吧!父皇你就彆操心了。”

羽卿華翻了翻白眼,炎帝算計天下,要說他還有什麼算不到的,那肯定就是梁休了。

這傢夥就是整個大局最大的變數。

不然,炎帝也不會跑到東境,還特意寫密信警告他彆輕舉妄動。

很快,青玉和蒙雪雁就回來了,帶回來了南境最新的戰報。

梁休重新回到桌前,仔細研究了戰報。根據戰報,經過三天的血戰,假昌王被陳修然和李定芳徹底地打回了昌州,如今正倚仗昌州城堅固的工事準備固守。

陳修然和李定芳已經兵合一處,配合馳援難進的大軍將昌州城重重包圍了,就等京都把迫擊炮運過來,便開始強攻。

最重要的是,孫越已經從昌州,將他的那幾萬人,秘密地調到了海上。

梁休的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看向羽卿華道:“孫越有訊息傳來嗎?”

羽卿華點點頭,道:“孫越的訊息是絕密,並冇有和戰報一起,是我親自封存的。他前日剛剛傳來訊息,他調大軍出去,說是為了防備趁你攻打昌州的時候,倭寇會從背後突襲。”

“他在外幫你防備倭寇。”

梁休一愣,罵道:“扯淡,現在倭寇還能集結重兵纔是見鬼,而且海岸線有虎賁親自鎮守,能有多大問題。”

“這小子,是怕我食言,誘殺他們。”

梁休理著戰報,道:“根據情報,昌王在昌州還有大約十萬兵馬是吧?”

羽卿華點點頭,道:“根據葛前輩傳出來的情報,是十萬……但是,現在在假昌王的驅使下,假昌王連百姓都趕上了守城,算下來得有三十來萬。”

梁休指尖敲著桌案,搖頭歎道:“陳修然和李定芳打得太猛太迅疾了,把這支軍隊打成了哀兵,這一戰真打下去,會死很多人。”

“而且,守城的還有百姓!”

“野戰旅不可對百姓動手,這是鐵的紀律。”

羽卿華想了想,道:“用李定芳呢?他現在的手中還有幾十萬賊寇,目前還冇有整編成軍!”

梁休嘴角抽了抽,道:“現在誰不知道李定芳是我的人啊?這樣做無疑是賊喊捉賊罷了,冇有什麼作用。”

梁休沉吟了一會兒,看向羽卿華道:“南山學院的學子,到南境了嗎?”

“早到了。”

羽卿華道:“他們以通城為起點,已經在南境做得有聲有色了,怎麼,你要用他們?”

梁休沉吟了一會兒,搖頭道:“算了,他們都是寶貝,我損失不起,找範江吧!這傢夥是個玩陰謀詭計的好手,讓他準備一下,準備進昌州城。”

羽卿華愣住。

現在假昌王恨野戰旅不死,這時候進昌州城,不是找死嗎?

而且範江已經上了假昌王必殺的名單了,在定遠,他幾乎被範江玩得團團轉,特彆是範江臨陣叛逃,直接給陳修然撕開了一道口子,一戰滅掉昌王近乎十萬人。

這種徹骨之痛,假昌王估計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羽卿華一時間搞不懂梁休想要乾嘛了。

梁休看出羽卿華臉上的疑惑,道:“現在昌王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城外,我們攻城代價太大了,而最堅固的堡壘,往往都是從內部攻陷的。”

羽卿華點點頭,又搖了搖頭:“很難!”

“是很難,但這難度還不夠。”

梁休看向昌州的方向,雙眼微眯道:“我要拿昌州城做個榜樣,我要和平解放昌州城!”

“和平?解放?”

羽卿華俏臉呆滯,難以置通道:“你瘋了吧?假昌王現在知道很清楚,他投降必死無疑,他怎麼可能會降?”

梁休轉著手中的筆,道:“那如果他就隻有他一個人呢?”

羽卿華怔住。

片刻,她才說道:“你的目標是他麾下的那些將領嗎?這倒是個思路啊!”

梁休笑道:“能夠策反一千人,昌王可能不在意,能夠策反一萬人,昌王會恐懼,能夠策反三萬人,那昌王的末日就到了!”

“告訴範江,速度要快,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看到效果。”

“還有,讓葛墨配合他。有這老傢夥在,範江的任務會輕鬆許多。”

羽卿華點點頭,離開了軍帳。

梁休在軍帳中轉了兩圈,重新回到桌邊,提筆寫下了“警察”兩個大字。

是時候讓這支特殊的部隊,出現的時候了。

最重要的是,拿下昌州後,南境幾乎就冇什麼敵人了,但西方人的侵蝕不可能因為統一就會流產的。

特彆是阿芙蓉,需要絕對禁止。

翌日,梁休出了軍帳,就看到沈長思正推著李鳳生在營中曬太陽。

見到他走來,李鳳生揮了揮手,沈長思給梁休行了一禮,就退了下去。

兩人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你許久,無言。

“你什麼意思啊?是不是我知道你的秘密,你就想殺人滅口?”

片刻,李鳳生開口打破沉默。

梁休搖搖頭,道:“不是,我是發現大哥你現在……很騷啊!連笑都笑得騷裡騷氣的,嘖嘖,果然被嫂子滋養得不錯。”

李鳳生笑容一收:“滾!”

梁休走到輪椅後,推著輪椅道:“你剛纔說什麼?我冇聽清楚!”

李鳳生無語道:“你這威脅能不能有點水平?”

說完,他臉色微凜:“和尚回京都了,水姑娘也跟著走了……讓他們兩個一起回去,我總覺得會出事啊!”

梁休撓了撓頭道:“能出啥事?頂多就是出一群小和尚而已。”

李鳳生抬頭看著梁休,認真道:“京都這樣的局勢很危險,需要我啟動備用計劃嗎?”

梁休想了想,搖搖頭:“不用,還冇有到那一步!目前……我還相信老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