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用計劃,這是個保命的計劃。

這也是絕密,隻有梁休和李鳳生知道的秘密。

連和尚都不知道。

現在李鳳生提到了備用計劃,顯然眼前的時局,讓他感到了危險,甚至危險程度還超過之前和南楚、昌王的大戰。

李鳳生聞言沉默。

梁休推著他走到了大門前,這時正是午時,兩人沐浴在陽光中,卻冇有絲毫的暖意。

“你要清楚一點,你手中的這些東西,是你保命的資本。”

李鳳生抬手遮光,看著遙遙的天際道:“現在你主動將手中這些力量交給陛下調配,若是發生意外,你想過後果嗎?”

梁休點頭笑了:“我相信老炎。”

“他首先是皇帝,纔是你父親。”

李鳳生看著梁休,道:“而且,現在的大炎已經不是之前的大炎了,之前的大炎死氣沉沉,現在的大炎蓬勃生機。”

“之前的大炎需要你衝鋒陷陣,現在的大炎……需要一個安穩的過渡期。”

梁休嘴角的笑容依舊:“我還是相信老炎。”

他明白李鳳生的意思,也知道李鳳生在擔心什麼!

他手中最大的依仗是什麼?是野戰旅!

野戰旅太過於強大,能夠震懾周邊諸國,但同樣能讓炎帝忌憚……譬如此次的京都大戰來說,明麵上大家都明白,這是炎帝企圖引出暗影主宰的一個局。

連譽王,都是這個局中的一部分。

但他梁休,卻被排除在了這個計劃之外。

他被排除在計劃之外,但他的勢力,卻冇有被排除。

那是不是可以理解為……炎帝已經開始防備他?

這正是李鳳生如此心神不寧的原因。

梁休被排除出計劃之外,野戰旅大部分軍隊又被炎帝控製,一旦炎帝反製,梁休幾乎必死無疑。

彆忘了!南境除了二十萬援助南境的大軍,還有林霆手中最為精銳的十萬虎賁軍。

當然,更讓李鳳生恐懼的,是情報處和密諜司合併。這明麵上看是好事,但這也讓梁休在炎帝麵前,幾乎冇有半點秘密可言。

京都一戰,說是針對暗影主宰的戰場,李鳳生卻懷疑……這是針對梁休的戰場。

這纔是他企圖啟用備用計劃的原因。

“你這是在賭!!”

李鳳生的聲音沉了下來。

梁休在李鳳生的對麵坐了下來,隨手摘掉半截草根丟在嘴中,嚼了一會兒澀味就在空中席捲開,他沉默不語。

李鳳生死死地盯著他。

許久,梁休吐掉嘴中的雜草:“我是在賭!都說帝王無情,我賭老炎不一樣。”

“他陰險,他狡詐,他狠毒,他殘忍……但是,他從未想過要害我,這一點,我能感受得到,他對我,是真正的喜愛。”

“如果冇有他!我融不進這個世界的,是他讓我明白了這個世界的殘忍,是他讓我知道了我的身份,該扛起什麼樣的責任。”

“最重要的是,為了救我,他願意用他的命來換,用他的皇圖霸業來換。”

“我把他當成父親,把他當成親人……我相信他不會害我,我也不想去懷疑他會害我。”

梁休看著李鳳生,道:“大哥,這件事到此為止,這件事也隻有我們知道……還有,引導你進入這個局,並且將你心中的懷疑無限放大的人,殺了吧!”

“懷疑的種子一旦留下,總有一天會長成參天大樹。”

“我是想一統天下,但我不想成孤家寡人,我不想失去你,不想失去那群傻乎乎的女人,不想讓母後掉眼淚,不想和父皇兵戎相見。”

“李世民做過的事情,我梁休!不屑去做!”

梁休說完,轉身離去。

李鳳生看著梁休離開的背影,雙眼微微眯起,隨即,嘴角又緩緩綻放出笑容了:“看來,你還是你,是我想多了……”

話落,他目光落在正在向他招手的沈長思身上,眸底寒意洶湧。

“動我可以,利用我也行,但是,你們怎麼能動他呢?”

“誰動他!我就讓誰死。”

梁休離開後,直接回了帥帳,徐懷安已經帶著二團的將領,在裡麵等候了。

“徐懷安,給你一個任務。”

梁休走到地圖邊,直接開門見山:“率領你的團,從定遠入關,配合南山學子,給我一城一城拔,解除所有地方守備部隊的武裝。”

徐懷安愣了一下:“要是他們反抗怎麼辦?”

梁休盯著他腰間的配槍:“你的槍是用來打鳥的嗎?敢反抗就往死裡揍!我要把南境豪族打疼了,再和他們談。”

“老子特媽現在不怕亂,怕的是不亂。”

“我倒是想要看看,南境豪族的底牌是什麼。”

徐懷安站得筆直,敬禮道:“是,保證完成任務,他們不服,打那就打到他們服!”

他本來就是梁休手中的劍,梁休說怎麼乾,他就這麼乾。

“陳渡,你的營明日也開始開拔。”

梁休看向坐在徐懷安對麵青年軍官,他是陳修然手底下的一個營長,負責接應和保護梁休的安危。

梁休指著地圖,道:“南疆,你的任務是南疆。我再給你配備四門迫擊炮,你的任務隻有一個,給我盯死南疆。”

“隻要是南疆有人敢出來,就給我打回去。”

“但你記住了,南疆的敵人,遠比你以前遇到的敵人還要凶殘狠辣,還要詭計多端,你必須時刻保持警惕。”

“否則,一個小小的過失,你手底下的幾百人馬,都得交代在南疆。”

“聽明白了嗎?聽明白了重複一遍。”

陳渡站了起來,高聲道:“聽明白了。目標南疆邊境,防止南疆敵人外出支援,出來一個打一個,並且時刻保持警惕,不給南疆敵人任何可乘之機。”

“很好。”梁休點點頭,道:“等下散會,你去找李鳳生,他那裡有水姑娘留下來的解毒藥和驅蟲藥。”

“諸位,南境之戰似乎順利收尾,就看你們的了。”

一眾將領立即站了起來,齊聲道:“保證完成任務。”

……

祈城,距離京都兩百餘裡。

譽王站在城牆上,看著正在從城中快速通過的部隊,看向秦鐘眉頭微皺道:“暗影在乾嘛?現在還冇有訊息嗎?照這個速度,明日大軍就抵達京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