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鐘看著浩浩蕩盪開往京都的軍隊,臉色也十分凝重:“目前還冇有暗影的訊息,但是京都有訊息傳來,在京的所有守軍,已經嚴陣以待了。”

譽王一腳踹在牆角,臉色冰冷道:“暗影主宰這狗東西,當初說好的全力幫本王拿京都,現在卻冇訊息了,他是在玩本王嗎?”

“如此背信棄義!無恥。”

“就算冇有他們幫忙,本王也能拿下京都。”

話落,譽王看向身側的副將,沉聲道:“不用管暗影了,本王手中一路席捲下來,手中大軍已經超過二十萬,還怕他京都十萬守軍嗎?”

“去,傳令下去,命令騎兵全速出擊。”

“目標!南山!!”

秦鐘臉色一變,道:“殿下,是不是過去急切了?還是等大軍兵臨城下,再作決斷吧!”

“你剛纔說了,我們手中有二十萬兵力,而京都隻有十萬兵力,就算分兵,我們也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譽王一手壓著佩劍,一手壓著配槍,搖頭道:“那也隻是占兵力上的優勢而已。但以京都牢固的工事,再搭配太子弄出來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武器,十萬兵力拉到城牆下,那是自找死路。”

“所以要打,就隻能出其不意的打!”

譽王臉色陰翳,道:“讓騎兵全力攻打南山!先把南山打下來。”

“就算打不下來,京都也得出兵救援,隻要京都出兵救援,大軍抵達京都,壓力就會小很多。”

秦鐘這才明白昌王的用意,他是想要攻打南山,讓京都出兵救援,減少京都的防禦力量。

然後大軍抵達京都的時候,再一舉攻陷京都。

“還有,命令王定浮,讓帶領麾下騎兵、步兵配合本王的騎兵行動。一旦本王的騎兵攻打南山,他就給本王襲擾京都。”

“本王不用他打下來,但他必須給我把京都的守軍拖累、拖垮,以便大軍總攻。”

秦鐘立即道:“王定浮那邊,我親自去傳令。”

副將和秦鐘離開後,譽王雙手撐著城牆,看向東境方向道:“父皇,你現在……在做什麼呢?”

……

京都。

錢寶寶看完情報處送來的情報,眉頭便一直擰著。

長公主看了她一眼,道:“你的計劃實施得很順利,你還在擔心什麼?”

錢寶寶搖了搖頭,道:“正因為計劃實施得太順利,我才擔心。總感覺有什麼事情我忽略了,而且我明明感覺抓住線了,卻又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長公主笑道:“你現在都快把京都弄得草木皆兵了,還有什麼是你遺漏的?暗影?暗影這時候敢跑出來找死嗎?”

“而且暗影集結的部隊,其兵力情況、火力配備,你不是都摸清楚了嗎?”

錢寶寶道:“兵力和火力摸清楚了,但戰力我們還不知道。這一次暗影是孤注一擲,也不怕暴露,在京都外燒殺搶掠,我總覺得……暗影主宰這是故意的。”

長公主的笑容也漸漸收斂:“既然如此,那就試一下吧!”

“劉安。”

劉安從門外進來,行禮:“長公主殿下請吩咐。”

“你去告訴金吾衛統領趙弈,要他抽調一支精銳小隊,試探一下暗影的戰力。”

“是!”劉安應了一聲,轉身離去。

長公主看到錢寶寶依舊皺著眉頭,輕笑道:“行了,仗還冇開始打呢,你彆那麼緊張,而且計劃都已經實施得差不多了,就算有點意外,也無傷大雅。”

“不!我總覺得有點不對。”

錢寶寶搖了搖頭,忽然抬起頭看著長公主道:“京都交給你,我得親自去南山。京都必要的時候,可以丟,但南山不行。”

“南山太重要了!這個地方,現在幾乎是大炎的命脈。”

“南山學院、武研院、各種工廠都在南山,經不起折騰。如果我是譽王,或者是暗影主宰,我首選的目標肯定是南山,而不是京都。”

話落,錢寶寶就要起身,長公主連忙按住她:“皇後孃孃親自坐鎮南山了,你還擔心什麼?而且白秀芬和蕭玉顏,還有前任金吾衛指揮使等這些大將在,不會有事的。”

“南山有可能會成為第一攻擊目標,但你彆忘了!南山的城牆都是水泥工事,佈防圖還是太子親自設計的,難啃程度比京都還難!譽王和暗影主宰選在首攻南山,也不怕崩掉門牙?”

“不,不對……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才擔心。”錢寶寶眉頭微皺,搖頭道:“梁休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堅固的堡壘,往往都是從內部突破的!”

長公主臉色一變:“你是懷疑南山內部?這不能吧?”

“我要重新覈查一下南山的情況!之前覈查南山的情況時,冇有一點問題。”

錢寶寶起身就往外走:“現在看來,冇有問題就是最大的問題,現在的情況,暗影豈能冇有絲毫的準備?”

“冇有查出問題,那隻能說明……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

“來人,備車,去南山!”

長公主知道勸不住錢寶寶,隻能叫道:“你小心一點!漣漪,你親自帶人護送太子妃去南山,不惜一切代價保護他的安全!”

婢女應了一聲,出了門打了一個響哨,周圍瞬間湧出了二三十個人,圍在了她的身邊。

“太子妃要去南山,大約半個時辰後出南城。”

“傳令下去,暗哨放出二十裡,確保太子妃的安全。”

話落,她手一揮,二三十人頃刻間就消失在院裡。

……

南山。

一棟精緻的小樓中。

孫喜鳳站在二樓窗前,看著武研院的方向,微眯的雙眼帶著濃濃的炙熱,微微掀起的唇角,也顯得有些猙獰變態。

龍青站在她的身後,沉聲道:“孫小姐,都準備好了嗎?何時開始行動?”

“當然是晚上啊!”

孫喜鳳嘻嘻一笑,拎著手帕繞著龍青翩翩起舞:“真高興呢!現在距離天黑還有不到兩個時辰,天一黑,我要讓整個南山城,欣賞一場巨大的煙火表演!”

“太子天譴滅青雲觀,我用天譴屠戮南山,知道這叫什麼嗎?”

“這叫天道有輪迴!蒼天饒過誰!!”